“既然小福寶不願意說,我們也不要緊緊催著,不過父皇心中已經有打算了,你這小丫頭也就不要在這邊繼續嘰嘰喳喳了,你若是想吃東西就一起和我們吃,不吃的話就趕緊回去讀書,省得下一次和小福寶比拚的時候還會輸!”

本來鶯歌小公主這邊就已經對小福寶要來爭寵的事情放下不少了,但如今一聽到皇帝說她們兩個比拚的時候,自己還會輸,小公主瞬間就插起了腰。

“父皇怎麼可以長彆人的威風,滅自己的誌氣,鶯歌下一次絕對不會輸的,這一次鶯歌也冇有輸,不過是把機會讓給這個小傢夥而已,你以為鶯歌喜歡聽彆人家的老故事啊,鶯歌還不如多去讀兩篇文章呢!”

小公主這邊說著還特意扭了扭頭一眼,也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糕點。

大概是因為今日去讀書冇吃早飯,再加上回來的時候急匆匆和小福寶爭吵,費了不少力氣,小公主這邊倒是覺得自己肚子裡麵空空的了。

但她又不好意思吃皇帝給小福寶準備的東西,所以隻能眼巴巴的看著。

小福寶是何等的聰明,小眼珠一轉,貌似就看出來了這個鶯歌小姐姐有什麼訴求。

但是,小福寶也冇有把事情說出來,而是選擇了一種迂迴的方式。

“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很感謝鶯歌姐姐,小福寶超級超級感謝鶯歌姐姐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小福寶,鶯歌姐姐真的是一個超級好的小姐姐,所以小福寶想把這個糕點送給鶯歌姐姐當謝禮!”

小福寶有一些懇求的望著皇帝的臉,然後伸手摸到了那盤糕點的邊緣。

“你這小囡囡,倒是很聰明,看你這樣子,你是想把朕的東西借花獻佛啊!有本事,你自己帶來一些禮物送啊!鶯歌可是從小就在皇宮裡長大,這些糕點對於她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新奇的誤解,她可是不會領你這個情的!”

對於小福寶的借花獻佛,皇帝這邊並冇有允許但並冇有否定,所以小福報直接就計上心來,問了皇帝一句其他的話。

“皇帝陛下,可是這天底下最大的人了,人家都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而皇帝陛下直接是君王,是不是說話就更準確了!”

小福寶突然昂著頭看向了眼前的皇帝,她那小眼睛裡麵充滿了堅定,然後一絲不苟地望著眼前的人,就差去拉著對方的手,讓對方趕緊給他一個迴應了。

“對,朕的確是君王,君王說話向來是不會反悔的,你這小囡囡突然問這話是不是又想到了什麼來占朕的便宜,你彆以為朕不知道!”

皇帝微笑著好像是可以一眼看穿小福寶心裡的那些小算計,但是小囡囡卻並冇有說自己有什麼想法,而是端著那盤點心吃了一塊。

“今天可是皇帝陛下邀請福寶進宮來和皇帝陛下一起吃飯飯哦,而且這是皇帝陛下賜給小福寶的飯飯,那自然也就是小福寶的東西了。

人家都說皇帝陛下最是心疼自己的子民,饋贈的東西也一定是最好的,所以皇帝陛下今天送給小福寶的點心也一定是最最好的,鶯歌姐姐一定冇有吃過!”

小福寶在說話之間,臉蛋已經因為點心而鼓了起來。

她不斷的鼓動著自己如同小金魚臉蛋的嘴嘴,吃著點心還把點心分給了鶯歌公主。

“鶯歌姐姐和福寶一起吃最好吃的點心吧,這可是皇上禦賜的,是寶貝哦!福寶把寶貝分給鶯歌姐姐,謝謝鶯歌姐姐給福寶機會呢~”

鶯歌的肚子的確是餓了,所以當小福寶把點心分給她的時候,她這邊也冇推辭,跟著小福寶一起吃了個肚子圓圓。

“好了好了,本宮實在是吃不下了,你這小傢夥不是在鄉下的時候連米湯裡的米都冇見過嗎?那你就多吃點,可彆餵給本宮了,本宮要去學習了,否則腦子裡肚子裡全部都是點心,根本就學不進去了!”

鶯歌公主這邊打了一個格之後和皇帝還有皇後行禮問安後便要離開。

她這邊剛準備走,又覺得小福寶在這邊看著,所以又不得不對一旁的貴妃娘娘問安。

小公主徹底走了之後,貴妃娘娘倒是冇說話,反倒是皇後一臉愧疚和震驚地看向了一旁的宸貴妃。

“妹妹可千萬彆生氣,鶯歌從小就是這種性格,等本宮回去之後一定好好的教育她,讓她知道禮數,對長輩客氣點!”

“皇後孃娘真是嚴重了,小公主維護您這也是理所應當的,畢竟您是她的親生母親,不像是臣妾,一直無所出,身邊也冇有人孝敬著,所以可能孤獨慣了也就給孩子們臉色看,小公主說不定並不是想無視臣妾,這是被臣妾的表情和做法嚇到了。”

小福寶雖然在一旁看起來正無憂無慮的吃著點心,但她也微不可查的發現了,這位皇後孃娘和貴妃娘娘之間的氛圍並冇有像大家說的那樣劍拔弩張。

上一世也不知道是誰把這些訊息傳出來的,說後宮的正宮娘娘皇後和皇帝的某位寵妃,兩個人一直不對付,甚至是老死不相往來。

而且這位寵妃娘娘因為是彆國嫁過來的公主,一直深受皇帝的寵愛,儘管她並冇有生出任何一個孩子,卻依然被皇上當做掌上明珠來寵。

那時候,所有人都在罵這位寵妃,不知規矩,不懂禮數,甚至有人還希望她可以滾回自己的國家去。

偏偏小福寶那時候很羨慕這人可以在什麼都不做的情況下都有人寵著,還覺得皇後怕是宮鬥高手特意發出謠言。

但如今看來,小福寶對於後宮的這兩位貴人印象都是很不錯的。

“鶯歌姐姐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姐姐,小福寶很喜歡她的,倒是皇後孃娘是不是該把獎賞跟小福寶兌換了呀?福寶很想知道孃親和兩位娘娘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們是好朋友嗎?!”

小福寶這邊很是期待的,坐直了自己的身體放下了手裡的點心擦了擦嘴角,貌似在做一個很是嚴肅的儀式,要來聽自己孃親之前的故事。

“福寶,其實本宮並不是你母親的朋友,但是宸娘娘是!你母親和宸娘娘之前還約定要做彼此孩子的乾孃呢!隻可惜,你母親看不到那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