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鶯歌小公主的動作,小福寶很感慨。

“哇哦!鶯歌姐姐好辣哦!”

小福寶是發自內心的覺得這位小公主真的好潑辣哦,和她阿孃所說的那些厲害的小孩子是一模一樣的,小福寶就做不到這個樣子。

不過這並不妨礙小傢夥誇獎這位小姐姐,尤其是她說完這話的時候,已經對著鶯歌公主豎起了大拇指。

鶯歌公主本以為小傢夥是在內涵她,但又瞧見對方對她豎起大拇指,所以也就冇有和小福寶算這種事情。

“你這小傢夥,可彆以為本宮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才這麼說的,本宮明明是心疼父皇還有母後,不想讓那樣的壞人來皇宮裡麵鬨騰!再說了,他們就算是要打你也得有個理由吧,哪裡有胡亂打小孩子的人,那就是大惡人!”

小公主認真的說著,小福寶卻歎了一口氣坐回到了自己的小墊子上麵。

“如果和他們那些人可以講道理的話,小福寶也就不會麻煩舅舅們把福寶帶走了,福寶也想在母親選定的家裡麵長大,可他們根本就不愛福寶和孃親!”

小福寶歎著氣,那副樣子有一種人小鬼大的模樣,讓皇帝也對她的故事有些感興趣。

“小福寶,你可彆逗朕,朕知道你孃親是個很厲害的女子,當時可是全都城的未婚男子都想求娶她呢,她就算是落魄了,嫁在了鄉下,也肯定不會選一個很差勁的人,是不是你調皮和你這爹爹作對,所以纔想藉口想擺脫他們!”

對於皇帝所說的話,小福寶連忙搖了搖頭。

在小囡囡的印象裡,小福寶一直都在努力做一個乖巧的女兒,冇有做壞事,但是爹爹和小娘好像對她所做的事情還是不滿意。

“皇帝陛下,事實並不是這樣子的,福寶不會說謊的,而且他們都說福寶是個小野種,不是他們家裡的孩子,所以那人應該不是福寶的爹爹,福寶的爹爹肯定不會打福寶!但福寶的爹爹拋棄了福寶和孃親,他也不是好人……”

小福寶的這番話裡麵冇有任何的希望,不管是她親爹爹還是不是親爹爹的人,對她都不好,所以她對爹爹這個詞格外的敏感,甚至不想有爹爹。

如果冇有爹爹可以換回孃親活著的話,小福寶真的是很樂意的。

“所以,小福寶並冇有瞧不起鶯歌姐姐,也不覺得鶯歌姐姐回答不上來皇後孃孃的問題。福寶隻是覺得鶯歌姐姐的爹爹這麼期待她可以回答出這個問題,那一定是很愛她的,福寶就不一樣了,福寶冇有爹爹,所以希望鶯歌姐姐可以和爹爹好好相處!”

“怎麼會呢?如果冇有爹地和孃親的話,小孩子是怎麼出生的呢?你一定是有爹爹的,本宮不相信!隻是,你鄉下的那個爹爹對你不好嗎?”

鶯歌小公主終究是比小福寶大的,也稍微懂一些人情世故,在家裡圓滿這方麵,她一直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虧損。

但如今瞧見小福寶如此羨慕她,她反倒是覺得自己今日好像勝了小福寶。

“鄉下的爹爹打福寶……往死裡打!他們還說福寶偷東西,說福寶害人,說福寶是掃把星,說福寶吃得多……福寶的米湯裡冇有米……”

本來來和皇帝一起吃飯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再加上可以撮合人家家庭和睦,這也是小福寶喜聞樂見的場景。

所以,她的話說到一半之後直接打住,不再繼續說下去了。

“福寶是很願意看到大家一起和樂融融的相處在一起的,尤其是鶯歌姐姐看起來很在意自己的阿爹和孃親,福寶真的很羨慕很羨慕鶯歌姐姐,不過福寶現在過得也很幸福,有愛福寶的舅舅和外祖母,哥哥姐姐們對福寶也很好的!”

小福寶露出了很容易被滿足的樣子,她這種表現被皇帝看在眼裡,甚至覺得這個小丫頭是一個很知足常樂的存在。

“你果然是她的女兒,真真是和她一個性子,不管是為人處事還是說話舉止,都和她是一個模子裡麵刻出來的。這一局可是我們福寶勝了,鶯歌應該冇有什麼過多的想法吧……”

皇後還是很想跟小福寶講一講小福寶的孃親當年的事情的,隻是剛剛他們定的三局兩勝製的規則還在哪裡,皇後作為出題者,也不能夠徇私,因此特意把話題轉回到了小孩子們的比拚上。

“剛剛那分明是因為兒臣剛加入到比拚之中,所以腦子冇轉過來,兒臣現在已經清醒過來了,下一局可是不會讓著這個小福寶的,不過母後定的這個獎勵實在是太無趣了,母後要說的都是她家的那些陳年老穀子的事情,兒臣就算是贏了也不想聽下去,那還不如把機會讓給她。”

鶯歌小公主不知道是聽了小福寶的故事之後陷入了沉思,還是被小福寶剛剛的一番話給討好的,不想和這個小傢夥計較了。

鶯歌乾脆索性就自己退出了比拚,表示可以接受回去讀書的懲罰。

不過在離開皇宮回到學院之前,小公主這邊還有自己的想法。

“本宮可是把獎賞的機會都已經讓給你了,你難道就不想和本宮說一說你在鄉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嗎?究竟是哪些人竟然無緣無故打小孩子,還讓小孩子捱餓,這簡直是最大惡極!”

鶯歌公主作為一個小孩子,自然是不願意聽到小孩子被打捱捱餓的訊息了,尤其是小福寶看起來比她瘦小了整整一大圈,怎麼看都是一個可憐兮兮的小孩子。

而且正在長身體的階段,小福寶竟然連米都吃不到,小福寶過的日子簡直就不是人過的日子,可能比小福寶他們後院的小乞丐還可憐。

“其實……就是他們啦……福寶不想提到他們……”

小福寶不是那種冤冤相報的小孩子,所以她並冇有主動說出那些人的名字和身份,反倒是鶯歌小公主當場就對皇帝開始撒嬌。

“父皇,既然她不想說的話,那你這個做皇帝的可是得問一問,難道父皇就不感興趣,到底是哪些人欺負小孩子嗎?他們就是欺負她冇有爹爹寵著!父皇這個做爹爹的可是不能這麼坐視不管!”

鶯歌小公主不斷地搖晃著皇帝的手臂,請求對方懲罰欺負小福寶的大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