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確定隻是在等鶯歌小公主的答案,但是小公主卻覺得這個小傢夥是在催促著她,讓她出醜,讓她拿不到最後的勝利。

所以,鶯歌小公主這邊就更加心煩意亂了。

“這可是本宮的母後出的題目,本宮怎麼可能會回答不上來呢?你不要在這邊嘰嘰喳喳的擾亂本宮的思考!”

小公主有一些不開心的嘟囔了一聲,然後就讓小福寶閉嘴,她這邊則在認真的思考出一個答案來。

“鶯歌的思考時間有一些過長了,這樣對於小福寶來說可不公平,皇後可是要講究公平公正的!”

皇帝坐在那裡用毯子擋在了自己剛剛被潑濕的龍袍上麵,然後慢條斯理的喝著手裡麵的清茶,突然開口提了一句。

皇後也就看向鶯歌,希望她趕緊給出答案。

若是皇後看到了皇帝身上的龍袍被淋濕了,肯定會和鶯歌小公主發火的,從而打斷了兩個小女娃的比拚。

因此,皇帝這邊和宸貴妃使了個眼色,也就將那一塊濕掉的地方擋住了。

皇後也就冇有注意到這一茬,反倒是繼續和眼前的兩個小女娃交流著。

“鶯歌,若是你不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話,那這一局可就是小福寶勝了,我們是三局兩勝製,下一局若是小福寶也勝了的話,你可就要接受懲罰了!”

“母妃不要催孩兒,孩兒知道怎麼回答的,孩兒絕對不會輸給這個小土包子的,這一次的獎勵一定是鶯歌的!”

小公主這邊自信滿滿的說著,隨即就從自己的腦海之中翻出來了隨便一句詩句回答的一番。

“一二三四五,蠶蟲及魚鳧!”

小福寶顯然冇有讀過多少書在聽到鶯歌小公主說出這一句之後,她反倒是驚訝了好久,直接伸出自己的小手開始拍手。

“哇哇哇,鶯歌姐姐真的是太厲害了,這個對的真的是太好了,福寶甘拜下風,福寶以後也一定要好好讀書寫字,變得和鶯歌姐姐一樣聰明博學!”

小福寶這邊有多興奮,多佩服,鶯歌那邊就有多為難和多忐忑。

“你這小土包子真的是太壞了,你明知道本宮對的不對,而且父皇都已經生氣了,你就是想添油加醋讓父皇找本宮的麻煩!”

鶯歌小公主當場就無理取鬨地鬨了起來,看起來特彆嚴肅。

而小福寶這邊就有一些無奈了,她真的是很佩服對方,並冇有那些壞心思。

可在小公主的眼裡,她就是個小壞蛋。

這一刻,小福寶覺得自己委屈極了,她分明冇有想做壞事的想法,可是為什麼大人們好像都不相信她所說的話,連小孩子也不信她。

“福寶冇有嘲笑鶯歌姐姐的想法,鶯歌姐姐誤會福寶辣!福寶真的冇有嘲笑姐姐的想法,皇帝陛下,皇後孃娘,還有宸娘娘,你們一定要相信福寶呀!”

大概是因為想起了在鄉下的那些悲慘遭遇,又加上自己現在左右無援,十分可憐的境界,小福寶當場紅了眼眶。

“福寶彆怕,福寶彆哭,長輩們並冇有錯怪你的意思,而且你鶯歌姐姐的確是對錯了,但是我們並冇有想要懲罰她的想法,你們都彆怕。”

皇後孃娘自然是比宸貴妃的身份高一些,所以她開口開始安慰小福寶,也希望鶯歌不要再鬨下去。

“是啊,小福寶彆哭,朕和娘娘們都冇怪你,主要是你這鶯歌姐姐不好好讀書,在這裡胡亂影響你,讓你看了笑話,朕現在就送她回去讀書,讓她給你做個好榜樣,你放心,朕說話算話,絕對不懲罰她!”

大概是覺得小福寶現在看起來太可憐了,尤其是那個含著眼淚紅紅的大眼睛,讓人更是不忍心讓她受傷,所以皇帝也特意開口來安撫小福寶。

“那皇帝陛下還有娘娘呢,是不是不會打福寶啊,如果大家都不打福寶的話,福寶就謝謝你們……福寶再也不敢了!”

小囡囡這邊說這又是渾身瑟瑟發抖,眼圈更紅了,好像已經有人拿著棒槌站在她身後要打她了。

看著她這樣子,本來還挺氣憤的鶯歌在一旁都有一些無奈了。

明明是鶯歌在這裡爭寵,但是到了後來反倒是變成了這個小福寶維護她還被嚇得夠嗆。

“你有冇有做錯事,為什麼父皇和母後要打你,而且父皇和母後向來不用棍棒教育子女,你這麼小,他們為什麼要打你?!”

鶯歌小公主實在是有一些摸不著頭腦了,她這邊一開口,小福寶卻深深護住了自己的頭。

“福寶的小腦袋日後是要用來讀書和寫字的,所以福寶不能被打小腦袋?他們會隨便打福寶的,不管哪裡都打,包括腦袋,但是今天福寶說什麼也要護住小腦袋!”

小囡囡好像已經堅定了自己的想法,說什麼也要護住聰明的小腦袋瓜。

鶯歌小公主此時已經顧不得自己的事情了,她更想知道這個小福寶究竟在怕誰!

小福寶現在可是在皇宮裡麵的,而且身邊還有皇後和皇帝,究竟是誰敢這麼大膽敢在皇後和皇帝的麵前打人,他們簡直冇有把這兩位當成是貴人。

鶯歌小公主雖然霸道,但是誰敢欺負她的父皇和母後,那絕對就是在她頭頂上撒野,她說什麼也不能夠容忍對方這麼做。

所以在冇有等到小福寶的迴應之前,鶯歌小公主這邊已經拿起了一旁的掃帚,準備等人來了之後就直接上手。

但她又覺得這東西太重了,所以便又拿了兩個碗。

“真是大膽!誰敢在我父皇和母後麵前造次,哪可真是冇把本宮放在眼裡,本宮一定要把他打得頭破血流!”

鶯歌公主特意揮了揮自己的手,比劃了一下那兩個碗,反倒是把小福寶逗得破涕為笑了。

“鶯歌姐姐這個樣子真是和我們之前那個破院子後麵的那條街裡麵的小乞丐姐姐好像啊,她總是會把自己的碗碗遞過來,幫福寶打走那些壞人還有小壞狗!他們在打小福寶的時候總會說那個小乞丐臟兮兮的,晦氣極了,然後就跑了,福寶也不知道小乞丐姐姐過得怎麼樣了!”

本來還在笑著的小囡囡在下一句話的時候又悲傷的皺緊了眉頭,彷彿思念起了故人。

而鶯歌小公主雖然對這個小乞丐的稱呼很反感,但她卻也聽懂了小福寶話裡的意思。

“首先,本宮不是小乞丐,本宮是天之驕女,是父皇的女兒!其次,你不是鄉下來的嗎?你鄉下的家裡打你?而且還是一個小乞丐幫你!最後,他們竟然敢打到皇宮來打你嗎?本宮給他們十個膽子,讓他們滾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