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就那麼看著小福寶,就差上手去將小福寶抱在懷裡了。

鶯歌公主本以為自己的母後來了,底氣也來了不少。

結果,皇後還冇有出題來為難小福寶,小福寶卻直接被皇後看在了眼裡。

鶯歌公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燃燒起來了,反倒是小福寶有些疑惑。

“皇後孃娘難道也認識福寶的孃親嗎?孃親竟然和這麼多的貴人都認識嗎?那孃親之前的朋友多嗎?”

小福寶有些焦急地說著,滿臉都是渴望的表情。

小福寶的確還想知道自家孃親之前和誰的關係能好一些,她要代替母親還了這些人的恩情呢。

皇後本以為小福寶剛剛被鶯歌公主冒犯了之後,肯定是不想和他們這些人交往的。

卻不想小福寶直接開口就和她說了話,而且語氣還那麼懇切,看起來很是熱情友好。

為此,皇後眼圈更是紅了,差一點就當場流下淚來。

小福寶的這個母親雖然在世,活著的年歲不多,但是卻一直與人交好,甚至和皇帝後宮裡麵的這些老嬪妃們關係也很是不錯。

皇後和她的關係也相當好,如今見到舊人的女兒還活著,並且長得這麼好,皇後除了高興之外,當真是想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了,當然傷感也是在所難免的。

所以,皇後這邊還冇有開口來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情,她的眼圈又紅紅的,而且很難抑製住自己此時的悲傷。

“好……你母親向來與人為善,與眾人的關係都很好,若有人說你母親的不是,那就是打本宮的臉,你讓她來找本宮辯論,本宮定是不會後退的!”

宸貴妃這邊算是看出來了皇後為什麼如此傷心,所以特意送上了自己的手帕,想讓眼前人稍微剋製一下悲傷。

但是鶯歌公主卻不是這麼想的,在鶯歌公主的眼裡,她總覺得自家母後如今哭泣,肯定是被這個小福寶還有那位宸貴妃欺負了。

最主要的是現在皇帝也在這裡,而且鶯歌公主也是當事人,她竟然冇有發現自己的母後究竟是如何被氣哭的,這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太荒唐了。

“你這個小土包子休想欺負我母後,你肯定是和本宮比拚不過,所以就要在這裡欺負母後,你當真是無恥!”

大概是因為之前被後宮之間的爭鬥所影響了,鶯歌公主現在看向宸貴妃的時候,就覺得腦海之中已經開始浮現出自己身邊伺候著的那些人所說的話。

大家都說這個宸貴妃雖然並無所出,但是卻憑藉一己之力,讓後宮裡所有的女人在她麵前都黯然失色,皇帝最是寵愛她。

如果不是因為皇後給皇帝生了不少孩子的話,或許連皇後的位置都要給這位貴妃娘娘去坐。

心裡這麼想著,鶯歌公主覺得自己好像被冒犯到了,她很想把這位貴妃娘娘推開,讓她遠離自己的父皇和母後。

“不許你靠近我母後,你把你那個臟兮兮的手帕拿開,我母後可是母儀天下的皇後孃娘,怎麼會用你給的手帕!”

鶯歌公主這邊還在大喊著的時候,皇後已經回神看了過來,主動把宸貴妃遞過來的手帕接在了手裡,還按住了鶯歌公主的手。

“小囡囡,你的母親很好的,她有很多好朋友的,而且大家在得知她出事之後都很悲傷,等有空等本宮一一和你說清楚的,隻不過你現在和鶯歌不是還有比拚嗎?那本宮就要出題了!若是你能把題目答對的話,本宮一定和你事無钜細都講清楚,到時候鶯歌你也要老老實實在一旁為自己今天做的事情道歉!”

皇後給了身邊的親生女兒一個眼色之後讓對方安靜下來,自己也就開口出題目了。

“本宮看你們都是小孩子,那今天的題目就和數字有關吧。一二三四五,接下一句。”

皇後認為自己出的題目並不是很難,隻要是讀過書,認識這幾個數字的,大概都能夠把接下來的句子接出來。

而鶯歌公主這邊腦子裡已經浮現出夫子教導她的各種文章,然後亂成一團,她想要尋找一句最恰當的來拔得頭籌。

隻可惜,小公主這邊貌似想的有一些太多了,她越是想著給自己得出一個最為恰當的結果來,結果腦子裡越是空白。

而小福寶這邊本想著尊老愛幼,讓小姐姐先說。

結果,她等了幾句話的功夫,也冇能等到對方說出一句話來,小福寶這邊也就直接回答了。

“一二三四五,老貓抓小鼠。”

小福寶一開口奶聲奶氣的就說出來了這麼一句話,在場的幾個大人本來還認真的打算分析一下孩子們的對子,然後皇帝就主動帶頭笑出了聲。

“果然是個有趣的小囡囡,一開口就直接讓朕哭笑不得!如果朕也是楚家人的話,肯定會被這小傢夥逗得每天開懷不已的,怪不得人家是楚家的寶呢,原來這都是有理由的!”

皇帝這邊心情很是不錯,鶯歌公主卻有一些懷疑人生了。

她本來都已經開始思考著如何把自己那五個字說的有文采一些,卻發現像小福寶這樣的表現竟然能夠能夠得到皇帝的寵愛,皇帝最近到底是怎麼了?

“父皇昨日還說兒臣最近讀書不用功,文章看得不夠多,為何今日卻因為這幾個字如此開心,父皇是不是偏心不愛兒臣了!”

鶯歌公主嚴重覺得自己的地位開始受到了脅迫,這位皇帝對她冇有之前那麼寵愛了,這讓她覺得自己心裡很是發慌。

而且皇後為何會出這麼簡單的問題,皇後看小夫婦的眼神也不對了,難不成這個家裡已經開始冇有她的地位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鶯歌公主覺得自己真的是可憐極了,她該做點什麼來為自己爭取最後的權利和地位呢?

就在小公主還在沉思的時候,小福寶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然後襬出一副關懷和體貼的樣子。

“鶯歌小姐姐彆擔心哦,肯定是你還冇有回答皇後孃孃的問題呢,所以皇帝陛下還有皇後孃娘和宸娘娘都在這邊等你回答哦,當然福寶也在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