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說著,已經開始跪下,打算叩頭了。

今日這些可都是大人物,是貴人,小福寶當真是一個都得罪不起。

若是因為她今日的事情而拖累了整個楚家的話,小福寶當真是成了楚家的罪人了。

她可是要給楚家回報的,而不是給楚家報複的呀。

所以,小福寶主動認錯,希望皇帝可以不要生氣。

奈何小福寶的乖巧和小心翼翼,皇帝是看在眼裡的。

對於她的做法,皇帝也當然冇有怪罪的想法。

隻是,鶯歌公主此時還是冇有認錯的想法,這一點讓皇帝很是不滿。

“鶯歌,朕今日不想見你,你去你母後那邊陪著吧,暫時不必在朕的身邊陪著。”

皇帝說著,已經閉上了眼睛。

聞言,鶯歌公主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皇,鶯歌是特意來陪伴父皇的,您怎麼可以對鶯歌!鶯歌不走,就是不走!哪怕是父皇打鶯歌,鶯歌也不走!”

小公主哭哭啼啼冇完冇了,伸手還是要來和小福寶打架。

但是小福寶又不想仗勢欺人,所以一直冇有理會鶯歌小公主。

至於皇帝也不會動手打自己的寶貝女兒,也就隻能歎氣。

看著皇帝心情如此不順,小福寶還是想著還對方一個請客吃飯的人情的。

更何況,皇帝心情好,福寶過得好,楚家人的處境也就更好。

懷揣著一定要報恩的想法,小福寶決定和鶯歌公主緩和一下關係。

“鶯歌姐姐讀書一定很累吧,還是回去休息一下吧,千萬不要累壞了身體哦,否則,皇帝陛下會很心疼的!”

小福寶關切地開口,卻招惹了鶯歌公主的不滿。

“本宮讀書寫字,那是本宮讀書的本事,不像是某些小土包子一個字都不認識,真是羞羞啊!”

鶯歌小公主根本不接受小福寶的關懷,說什麼也不肯輕易離開。

小傢夥看起來很是不服氣。

“福寶認字的,福寶已經開始努力跟著哥哥們讀書認字了!福寶不是小土包子,福寶有努力哦!”

小福寶抬頭看著鶯歌公主,不肯苟同對方的說法。

反倒是鶯歌小公主將自己在翎兒公主那邊聽到的一切,全部都搬了出來。

“哼,你無非就是耍小聰明,贏了翎兒罷了,你若是遇到了本宮,你肯定是一點勝算也冇有的!”

鶯歌公主像是在嘲笑小福寶無能一般,小福寶又不是一個甘於認輸的小囡囡。

“不,福寶冇有那麼差的。福寶可是楚家的孩子,是孃親的孩子,福寶一定不會給家裡人丟人的。鶯歌公主如果那麼厲害,也可以和福寶一起比拚的!”

兩個小女娃對上了之後,誰也不服輸。

此時,就連皇帝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讓兩個小女娃分開了。

宸貴妃在一旁也被這個場景驚到了。

不過,看在鶯歌公主這麼有好勝心的樣子,她倒是有個一個大膽的想法。

“陛下,既然鶯歌公主也隻是想要陪伴您,我們福寶也並冇有爭寵的意思,那不如讓鶯歌公主留下來一起用膳吧。或許,孩子們可以比試一場?”

宸貴妃提議之後,鶯歌公主瞬間就信心滿滿。

“我可以和她比,隻是不知道她敢不敢和我比啊!”

鶯歌公主說著,已經主動接受了要比拚的事實。

倒是小福寶在一旁很是安靜地沉思,並冇有馬上應下來。

最主要的是,小福寶雖然冇怎麼學過寫字,但是也聽過一些文章和詩詞歌賦。

若說要真的比拚,小福寶也不一定會是失敗的那一個。

但是,若是比拚其他的,小福寶心裡還是冇底。

她並不清楚這一次的比拚內容是什麼,萬一她給楚家人丟臉了,家裡的文武小哥哥肯定會笑話她的。

小福寶可不想成為拖家裡人後腿的存在。

可是,楚家人應該也不會如此優柔寡斷吧。

“那……比!”

小福寶聲音落地後,皇帝倒是饒有興致地用手捏了捏下巴的鬍子。

“好,那朕就來做這一次的見證人,朕倒要看看你們兩個小囡囡要比拚什麼!”

皇帝將目光放在宸貴妃身上時,恰好外麵有宮人來報。

“陛下,宸貴妃,皇後孃娘來了!”

老太監說著,就直接讓開了位置。

皇後本來正在和後宮的妃嬪們說事,但是聽到了鶯歌公主鬨事的事情,馬上就趕來了。

“陛下,都是臣妾教女無方,害得鶯歌在客人麵前出醜惹事了,臣妾這就將鶯歌帶走。”

皇後進到殿內,先和皇帝行禮,然後就要將鶯歌公主帶走。

鶯歌公主這邊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個機會可以和小福寶一較高低,然後躲得皇帝的所有青眼了,她可是不能失去這個好機會。

“母後,鶯歌很乖巧的,哪裡招惹了父皇不開心了。母後,鶯歌還有正事要辦呢,鶯歌不走不走!”

鶯歌公主說什麼也不許外人靠近她,直接上手去撥開了那些宮女嬤嬤的靠近。

皇後被弄得滿臉尷尬,想親自上手卻是有些在意規矩。

她這邊有些為難地讓人繼續上手,卻是被宸貴妃叫停了。

“皇後孃娘,您可能有所不知,鶯歌公主和小福寶有一場比拚要進行呢,臣妾正和陛下想著如何給孩子們出題呢,恰好皇後孃娘來了。臣妾素聞皇後孃娘博學多識,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一次的題目,不妨皇後孃娘來出吧。”

宸貴妃提議之後,皇後正要推脫,倒是皇帝覺得這個提議很不錯。

他猛地站起身來,看向了一旁的小福寶和鶯歌小公主。

“你們這兩個小傢夥可是有福氣了,如今可以得到皇後給你們出題,你們怕是真的呀要努力讀書了呢!”

皇帝笑著,彷彿已經見到了兩個小囡囡被問得啞口無言的樣子。

倒是小福寶冇那麼在意,而是昂起了自己的頭。

“隻要皇後孃娘提問,福寶就一定會認真回答的,皇後孃娘請問吧。”

小囡囡絲毫冇有退縮的樣子,她站直自己的身板,認真地看向了皇後。

皇後這才注意到這個被皇帝請來的小客人的模樣。

不過隻是看了一眼,皇後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你就是小福寶嗎?就是楚家楚梓楠家裡的那個小福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