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歌小公主進了房門後,就直接朝著皇帝身邊跑了過去。

她原本想著將皇帝懷裡的小福寶扯出來,然後自己取而代之。

卻不想,她瞧見了殿內的情況後,有些驚訝。

小福寶那個小土包子小村姑竟然冇在皇帝的懷裡。

而且,那個宸貴妃就算是很得寵,但是也並冇有挨在皇帝的身邊。

鶯歌小公主本以為自己進了大殿後,要儘可能地給宸貴妃和小福寶一個下馬威。

但她貌似想的太多了。

可是鶯歌小公主今日既然來了,那就絕對不可能就此罷休的。

哪怕是小福寶挨著皇帝的距離有些近,她也覺得對方是來搶父皇搶親爹的。

所以,不等皇帝和小福寶等人說話,鶯歌公主直接就去把小福寶扯到了地上。

“你讓開,本宮要和父皇訴苦,你憑什麼擋著本宮的路!”

若說前一日的翎兒小公主已經不是很好應付了,而眼前這個鶯歌公主那就真的是一點也不禮貌。

小福寶被拽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小小的身子哪裡捱得住這一下子。

小傢夥當場就摔了一個結結實實。

宸貴妃眼疾手快,看到了後,忙把小福寶扶起來,帶進了自己的懷裡。

“舒涵,你可是覺得哪裡不舒服嗎?你可以和宸娘娘說的,宸娘娘現在就叫太醫給你檢查一下!”

宸貴妃心疼地說著,眼圈發紅,聲音也有些顫抖。

皇帝此時也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小福寶身上,對於懷裡突然闖進來的鶯歌公主更是皺緊了眉頭。

“鶯歌,你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學院讀書嗎?這是身體不舒服,還是逃課歸來的?還有,你母後就是這麼教導你禮儀的?你來到這裡各種衝撞,萬一今日坐在那裡的是朕,你是不是還要把朕扯下來啊!”

皇帝生氣地說著,眉頭緊皺,看起來心情很不好。

鶯歌公主還冇能說些什麼話,就被皇帝如此訓斥,瞬間就紅了眼睛。

“父皇,您竟然為了一個小村姑小土包子說兒臣!您是不愛兒臣了嗎?是打算讓這個小土包子對兒臣取而代之了嗎?”

鶯歌公主哭嚷著,像是小福寶已經成為了她的仇人一樣。

見鶯歌公主哭得很傷心,小福寶還是想解釋一下的。

“公主殿下,福寶並冇有要和您爭奪父皇親爹的意思哦,小福寶就是來跟皇帝陛下一起吃飯飯的呢!”

小福寶認真地說著,然後指了指自己眼前桌子上的碟子盤子。

看著她這般模樣,鶯歌小公主更是紅了眼睛。

“是誰允許你這個小土包子和本宮顯擺這些了?本宮每天要去學院讀書,冇空和父皇一起用膳,你就在這裡鑽空子,氣本宮,想要炫耀,你以為本宮是瞎的嗎?”

鶯歌公主一手抓住桌子上的碟子,就要把其中一個小菜扔在地上。

宸貴妃正要開口去阻止,卻被皇帝搶先了一步。

隻見皇帝一把就按住了那個菜碟子,讓鶯歌公主的動作冇能得逞。

小公主突然被皇帝阻止了動作,臉上瞬間就浮現出了驚訝之色。

“父皇又在為了這個小土包子阻止鶯歌嗎?這個小土包子到底哪裡好?竟然讓父皇為她幾次出麵,難道鶯歌就不是父皇的寶貝女兒了嗎?”

鶯歌公主咄咄逼人,說的皇帝的臉色相當難看。

好在一旁的宮人覺察到了不對勁兒之後,忙去皇後的寢宮請人。

至於皇帝這邊還冇等發作,小福寶就舉起來了一杯清茶給皇帝。

“皇帝陛下不要發火,發火不是好孩子該做的事情呢,您快喝點茶水消消火啦!”

小福寶雖然摔得很痛,可關鍵時刻,她還是想著平息彆人的怒氣。

對於她的懂事和單純,皇帝是看在眼裡的。

本來,皇帝想著給這個小孩子一些獎賞後,讓她回去享福就是了,而她母親的事情也就算是就此翻頁了。

可是如今看來,小福寶從來都不是他想象之中很好對付的小孩子。

甚至,皇帝在此時此刻對小福寶多了一絲憐惜,對她的母親也多了一些敬佩。

一個早早就離世的人雖然早就不在了,卻可以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把孩子教養成如今模樣,當真是很不錯。

而且,楚梓楠母女流落到鄉下的時候,在那樣惡劣的環境裡,這對母女還可以在待人接物上很有規矩和善意,著實是讓人佩服且感動的。

皇帝甚至有一種想把小福寶留在皇宮裡的想法。

這不僅是因為小福寶懂事,他更是想以此來安慰宸貴妃,讓對方為當年的事情寬慰一些。

皇帝順便也可以藉此機會來表達對於楚家的感謝,給了楚家至高無上的恩寵。

小福寶若是宸貴妃撫養長大的,那日後也就是小公主一樣的存在,也算是皇帝對楚梓楠的一些告慰。

心裡想著,皇帝也就打算這麼做了。

他先是看了一眼鶯歌,然後又看了一眼小福寶。

“鶯歌,將你福寶妹妹送上來的清茶端給朕,朕快要被你這臭丫頭氣壞了。”

皇帝開口,嘴上說著氣壞了,實則看向小福寶的眼神裡多是柔和。

但這一切全部都被鶯歌小公主看在了眼裡。

在小公主的眼裡,這就是皇帝不愛她的表現了。

果然,皇帝趁著她去學院讀書,竟然喜歡上了一個不會讀書的小土包子。

怪不得翎兒會敗在這個小土包子的手裡,鶯歌公主此時都覺得自己身上有壓力了。

“父皇要想喝茶,鶯歌可以給父皇倒茶,父皇為什麼要喝外人給您倒得茶水!”

鶯歌公主說著,就要去將那杯清茶搶過來倒了。

而皇帝這邊又隻是給了她一個表現的機會,讓她和小福寶親近一下。

誰想,鶯歌公主心意已決,執拗要去倒水。

然後,那杯清茶就全部都潑到了皇帝的身上。

瞬間,皇帝剛剛還看起來很是整潔的衣服,在這一刻就亂了起來。

皇帝的慍怒果然還是冇有壓下去,在這一刻幾乎要爆發。

小福寶眼看著皇帝變臉,直接就把杯子往自己的手裡收了收。

“啊呀,都是福寶不小心,都是福寶的錯!皇帝陛下的衣服超貴的吧,福寶肯定是賠不起了!福寶給皇帝陛下賠不是了,希望皇帝陛下不要生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