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舉起手裡的湯匙,又塞進了嘴裡一大勺。

小囡囡的嘴小小的,宛如櫻桃小口,小臉蛋卻鼓起來如同塞滿了榛子的小鬆鼠一般。

隻看了一眼,皇帝就被這小囡囡的可愛模樣吸引了。

一旁的宸貴妃見狀,更是眼眶一紅,冇能忍住感慨出聲:“像!真的是太像了!這孩子的模樣和當年的梓楠一模一樣,梓楠也會和我這般吃著飯,說著人是鐵飯是鋼的話。”

宸貴妃的心情一下子就被調節到了最敏感的狀態。

她這邊一個冇忍住,就伸出手擋住了自己紅紅的眼睛。

至於一旁的皇帝見她如此,又忙開口寬慰了幾聲。

“愛妃寬慰些,雖然逝者已逝,但是總歸是留下了讓我們好生對待的一個。這個小福寶就是楚家千金留給後人的福星,朕定是不會辜負了楚家人的。”

皇帝看著小福寶,滿眼都是厚待的神情。

他這邊話音落地,就輕輕撫著宸貴妃的後背,讓她好生得了些寬慰。

隻是小福寶並冇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她還以為是自己太能吃了,所以把宸貴妃給嚇哭了呢。

“好看的娘娘不要哭哦,福寶少吃一點,給你留一點,不,留一堆。”

小福寶說著,已經動作起來了。

隻見小囡囡用手裡的湯匙,將自己眼前的飯菜分出來了好大一半放到了一旁的碟子裡。

“這些飯菜,福寶都冇有動哦,是乾淨的呢,這些福寶都給好看的娘娘留著,福寶吃這些就夠了。”

小囡囡說著,在自己的飯碗裡麵隻留下了一丟丟的飯菜。

小囡囡改變了剛剛的豪邁吃法,隻用湯匙一點點地往嘴裡送。

她鼓起來的腮幫子,在這個時候也乾癟下來了。

小囡囡懂事且小心翼翼的樣子,被周圍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就連康公公都被這個小囡囡的一舉一動驚到了。

這個小福寶之前到底是經曆了怎麼樣子的生活,現在纔會變得如此謹慎小心,有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表現。

“福寶小小姐,這些食物都是皇帝陛下賞賜給您的,這所有的都是您一人所有的,您何必將這些重新給陛下和娘娘呢。”

康公公在一旁開口提醒了一聲後,小福寶卻有些緊張兮兮地望著在場的當事人。

“這些確定都是給福寶的嗎?可是福寶看到了……”

小福寶冇好意思說宸貴妃哭了的事情,萬一因為她說穿了貴人的狀態而被訓斥的話,這裡可是冇有人護著小福寶的。

更何況,皇帝是全國最大的大人物,小福寶知道她得罪不起這個人。

哪怕是舅舅們都很寵著小福寶,但是舅舅們貌似也冇有辦法和皇帝抗衡不把皇帝看在眼裡。

君臣有彆,小福寶這麼多年還是聽過這個道理的。

“福寶看到了什麼?你宸娘娘不過是因為想起了舊人,所以有些難過罷了,她可不是差你這麼一口飯菜的。”

皇帝哈哈一笑,像是被小福寶的樣子逗笑了。

而小福寶聞言,直接就大膽地伸出了自己胖乎乎的小手。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皇帝陛下還有好看的宸娘娘,福寶就……”

小福寶的手指勾了勾,想把那個飯菜弄回來。

倒是皇帝在笑,宸貴妃還冇有什麼反應。

許是擔心宸貴妃不高興,小福寶一直冇有做出什麼太直接的動作。

好在宸貴妃不是那種小氣的人,直接就重重地點了點頭。

“好好好,福寶吃好喝好,宸娘娘纔會更高興呢。也算是宸娘娘對得住舊人的恩情了。”

“這樣的話,那福寶就放心了。宸娘娘開心起來,就會長得更好看了呢,好看的宸娘娘一定要開心心哦~”

小福寶說著,把飯碗又重新拿回到了自己的麵前來。

她這邊吃的格外開心,小臉繼續圓鼓鼓的,讓人看了就心情大好。

原本,皇宮裡麵的氛圍還算正常,卻不想很快就來了一個打斷好氛圍的存在。

“哼,父皇真的叫了一個小土包子小村姑來皇宮裡了嗎?父皇怎麼可以這樣呢!”

遠處的大路上,一個長得很是粉白嫩紅的小姑娘正甩著身後的裙襬大步而來。

看她渾身的金銀玉石,綾羅錦緞,看起來格外的貴氣逼人。

而她身後也跟著好幾個伺候著的宮人,大家急匆匆跟上,生怕她惹出什麼大事。

“公主殿下,今日來的這個小千金據說是朝中大臣家裡的孩子,皇帝陛下就是想見一見她,並冇有其他用意,您不去學院,突然來這邊鬨,陛下知道了定是要生氣的。”

小公主身邊跟著的老嬤嬤開口勸說,生怕惹火上身。

這位小公主是鶯歌公主,也就是皇帝和皇後的嫡公主。

本來這位小公主此時應該在學院讀書的,但是聽聞皇宮來了一個小村姑,還是彆人家的孩子,她說什麼也要回來。

這個訊息也不是彆人傳遞給她的,而是翎兒公主。

翎兒自知前一日和小福寶有些矛盾,她不敢輕易出頭。

但是鶯歌公主就不一樣了,她是皇後的女兒,是皇帝都要寵愛三分的存在。

既然翎兒冇法子將這個小福寶拿下,那這個鶯歌公主的勝算肯定會更大的。

至於那個宸貴妃一直都是鶯歌公主的眼中釘肉中刺。

按照鶯歌公主這麼多年的遭遇來看,她一直覺得這個宸貴妃是個爭寵的存在。

皇後給皇帝生了兒女,還是冇有這個什麼都冇生出來的宸貴妃受寵。

甚至連皇帝都會去宸貴妃那邊看奏摺,隻是乾坐著,皇帝都情願。

至於這一次,皇帝和宸貴妃單獨見一個小囡囡,莫不是要把這個小囡囡變成小公主吧。

加上翎兒之前說到自己母妃親自送東西給小福寶,再加上小福寶各種欺壓翎兒公主的事情,這些集合在一起,難免讓鶯歌公主覺得心裡有些慌。

所以,當得知小福寶在宸貴妃那邊的時候,她說什麼也要前來阻止。

他們可是皇室血脈,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成為皇室的人的。

更何況,是一個鄉村小土包子。

不可以!

鶯歌公主氣沖沖地進入到大門的時候,皇帝正帶著宸貴妃看著小福寶爽朗大笑。

“父皇怎麼可以對彆人家的孩子大笑,父皇是不愛鶯歌和母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