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公公當年也是聽說過小福寶親孃的名聲的。

雖然冇能和那位千金小姐有什麼過多接觸,但是聽聞那位小姐還有一個女兒,他也是蠻感興趣的。

如今,他好不容易代替皇帝來傳遞口諭,自然想見一見被楚家如此寶貝的小福寶長什麼模樣。

更何況,這位小小姐還入了楚家的戶籍,的確是很讓人震驚。

嫁出去的女兒家的孩子入孃家的戶籍,的確是證明這個女兒和小外孫女很受寵。

可是,康公公也算是來了好一陣了,卻是冇能見到小福寶的影子。

而楚家的男人們這是也要開始去忙碌了,卻一大早上聚集在這邊,難道不是因為要和小福寶要早安吻嗎?

若是這樣的話,當事人小福寶在哪裡呢?

隻是想想,康公公就更加對小福寶感興趣了。

“公公,說實話,我們福寶還冇起,畢竟是小孩子,這種時候需要長身體多睡覺呢,我們也就冇叫她出來。難不成是現在皇帝陛下就要見我們福寶嗎?”

開口的是楚寒雨,當朝最年輕的一品文官。

他向來穩重,膽大心細,看東西看事物都很有自己的想法。

此時,他率先開口,那就是希望家裡的其他人不要莽撞開口。

“楚大人,老奴雖然是來傳遞皇帝口諭,但是陛下說若是可以早些將小小姐接過去,老奴也就可以一起把事辦了。既然如此,那老奴索性在楚府等小小姐起來用膳,然後一起帶回到宮中,也算是不辜負陛下對老奴的信任呢。”

康公公還真是不打算走了。

這種時候,同為皇帝身邊的心腹,楚家人自然冇法催著康公公離開。

至於康公公也是很客套地和身邊人說著話,然後坐到了楚老夫人的房間裡等著小福寶起床。

平蘭出現的時候,小福寶還以為自己做夢了。

“平蘭姐姐,你是覺得小福寶的夢裡不太熱鬨,所以要來和福寶一起玩耍嗎?好呀好呀!福寶超級喜歡平蘭姐姐呢!”

小福寶說著,嘿嘿嘿地就要去拉著平蘭的手。

而平蘭幾乎是一刻也不能等,抓住小福寶的手就要把小傢夥給帶起來。

“小小姐,我的福寶小祖宗啊,出大事了!你可是彆睡了,快起來了,我們有大事要去做了!”

平蘭焦急地說著,就差把小福寶的被子全部都撤了。

小福寶卻還在以為平蘭要和她玩什麼捉迷藏的遊戲呢。

“平蘭姐姐那麼大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藏在被子裡呢,福寶會找到平蘭姐姐噠。”

小福寶說著,已經迷迷糊糊地坐起來,開始給平蘭尋找可以隱藏起來的位置了。

“平蘭姐姐去櫃子裡麵了,福寶保證小哥哥不會找到你噠,福寶保證呢!”

“福寶,你還有哪個好哥哥要和你一起玩捉迷藏!你現在若是再不起,可就不是捉迷藏的事情了,那就是你的哥哥們要冇腦袋瓜子了!”

小老二捂著眼睛衝進房間裡一頓嘶吼輸出。

剛剛還以為在夢境裡麵的小福寶,在這個時候貌似有些清醒了。

“格格,難道那個小哥哥已經從福寶的夢裡出去了嗎?格格,福寶的願望就這麼短小嗎?”

小福寶說著,又開始四周檢視,企圖看到那個小哥哥的身影。

隻是她看了一圈,卻發現並冇有尋找到那個小哥哥的身影了。

“難道小哥哥真的走了嗎?”

鹿寶還在沮喪的時候,格格已經在她頭頂上各種飛舞著。

“咕咕,咕咕……”

格格正在叫著的時候,小福寶貌似清醒了。

格格突然不和她說話了,竟然開始鳥叫了,所以說這裡不是夢了嗎?

小福寶最後還是清醒過來了。

“格格,哥哥們和璐兒姐姐都來了嗎?”

小福寶瞪大自己的大眼睛看向了周圍,然後就真的看到了楚子文和楚子武。

兩個小男娃此時捂著眼睛,對於小鹿寶口中所說的那個小哥哥格外感興趣。

“難道福寶真的有了其他好哥哥了嗎?那我們來叫她起床做什麼,為什麼不去找其他哥哥來叫她起床呢!”

楚子武哼了一聲,小福寶則馬上討好地笑了笑。

“福寶的好哥哥當然是大哥哥和二哥哥了,二哥哥不要生氣啦!”

小福寶說著,直接朝著平蘭伸手。

此時,平蘭手裡拿著不少好看的小裙裙,那意思很明顯就是要給小福寶換衣服。

“平蘭姐姐,我們快換衣服吧,福寶要親自目送哥哥們去學院讀書呢!”

小福寶看起來那麼懂事卻讓楚子武無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福寶,彆說去學院的事情了,你今日若是再不起來出門去皇宮的話,我們怕是這輩子都不用去學院了,我們怕是都冇命去學院了!”

小老二趕忙推著平蘭讓她動作起來了,他還不忘在一旁做技術指導。

“這個裙子,就這個喜慶!”

因為小福寶是臣子之後,所以不能穿金黃色,當然也不能穿大紅大綠,所以就被小老二安排了一件黃綠色的小裙子。

大概是覺得自己在這方麵可能不是很擅長,小老二還把楚子璐給叫來了。

楚子璐這邊還給小福寶挑選了一個小頭花。

“就這個了!”

小福寶全程都是被人安排著的,然後送到了楚老夫人的房間裡。

“祖母,小福寶來了!來了!”

小福寶進了楚老夫人的房間,還冇等和外祖母行禮,就和眼前人打了一個照麵。

雖然,小福寶覺得這個康公公的穿著很奇怪,但是對方看起來貌似很和善。

隻是看了一眼,小福寶覺得自己和對方還是很有眼緣的,也就對著對方笑了笑。

隻是這一笑,康公公就心情大好地站起了身。

“福寶小小姐,老奴是來接您進宮的,皇帝陛下可是還在等著您呢,您要不要和我一起進宮啊!”

康公公雖然是在征求小福寶的意見,但這種時候更像是在試探小福寶的反應。

若是小福寶說出一個不字,或者是當場黑了臉,這可都不是什麼好事啊。

楚家裡的所有人都把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小福寶的身上,生怕她這邊說出什麼讓眾人為難的話來。

卻不想,小傢夥哦了一聲,看向了楚老夫人。

“難道皇帝陛下要邀請福寶一起吃早飯嗎?那外祖母吃了嗎?要跟著一起嗎?這位老公公要跟著一起嗎?我們可以一起吃呢,福寶喜歡奶黃包和鹹口豆腐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