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的記憶力還是很不錯的,開口就提起了上一次願望換來的那個小夥伴小哥哥。

“福寶真的確定這一次的願望還是要換和上一次那個小哥哥有關的事情嗎?福寶難道不後悔嗎?”

格格這邊特意確認了一番,生怕小福寶是做錯了選擇,要想再換的話可就有一些困難了。

“福寶希望這一次的願望是和上一次的小哥哥,可以做一直玩耍的夥伴,而不是從來不見麵的夥伴,若是可以一起讀書寫字,做遊戲就更好了!”

小福寶這邊說著閉上自己的眼就雙手合十許了一個願望,然後格格這邊就圍著她咕咕咕轉了幾圈,便有金光散了下來。

“既然如此的話,那福寶就快點睡一覺吧,第二天早上起來一定會有奇遇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格格說的話比較有魔力,小福寶在聽完哥哥說話之後還真的是有些困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大眼睛,扯過小被子就乖乖睡覺了。

這一天福寶做了一個很是甜美的夢,夢裡麵大家都很愛她,她也過得很好,連那個上次見到的小哥哥也在她身邊陪著她一起笑,大家和樂融融的一起度過了每一天。

而第二天一大早上,小福寶這邊還冇有起床,楚家的男人們就已經全部都聚集到了楚老夫人的院子裡麵,而這一次他們又麵臨著一件大事。

“你們是說貴妃娘娘和皇帝陛下那邊已經知道了小福寶在家裡麵的事,並且說著要邀請小福寶進宮去吃頓飯呢!”

楚老夫人有一些驚訝的說著,然後伸出手順了順氣。

她大概也冇有想到皇帝陛下那麼日理萬機,竟然還會關心他們的家務事。

“是啊!宮裡傳來的訊息的確是這樣的!據說前來傳遞陛下口諭的公公馬上就要到了!”

楚家的男人們風風火火的趕過來的時候,紛紛都圍住了楚老夫人,看自家母親是如何決斷的。

他們也覺得讓小福寶此時進宮會有一些麻煩,畢竟小傢夥前一天晚上可是剛剛和那位小公主大戰八百回合呢。

說不準就是那個小公主告狀了,要讓小福寶難堪。

而且小福寶還是這麼小一個孩子,進到皇宮裡還不知要如何被欺負呢。

隻是他們畢竟是臣,人家是君,若是他們這做臣子的,就這麼輕易的拒絕了皇帝的提議和要求的話,那日後的日子他是就更不好過了。

更何況進宮用膳這件事情,他們還是應該征求一下小福寶的意見。

隻不過現在楚家的男人們一個個都冇有反應,完全不是因為他們在於深深的糾結,而是因為小福寶此時還在睡覺。

他們若是風風火火去吵醒小可愛的話,那簡直就是楚家的罪人。

“這事是真是假,該不會是你們道聽途說的就回來誆騙我吧,這麼一大早上皇宮的大門可能也就剛開,皇帝就派人過來,這不太現實!”

楚老夫人還以為兒子們和自己開玩笑,不太相信兒子們所說的話,因此她擺擺手向小福寶的房間看了一眼,然後就真有人來了。

“老夫人,您說巧不巧,老奴也是一大早上就被陛下派了差事,所以緊趕慢趕趕了過來,生怕您不相信各位大人所說的話!”

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皇帝身邊最信任的公公康公公。

如果說其他人來的話,那肯定都不是什麼大事,但若是康公公出現的話,那就絕對不是什麼小事了。

他來也就代表著是來傳皇帝的話,看樣子皇帝則是下定決心要見小福寶了。

“老夫人,您也知道皇帝陛下向來比較喜歡小孩子,尤其是聰明伶俐的小孩子,咱們楚家的孩子皇帝陛下就更喜歡了,先不說那兩位小公子,隻說璐兒小姐,陛下還親自賜了平安鎖呢,何況七小姐的女兒呢!”

楚淩風家裡那些兒子們都是皇帝很喜歡的,畢竟是朝臣家裡的孩子,而且還很懂事,為此皇帝也見過兩次。

至於楚老二家裡的那個女兒雖然不是大官的孩子,但也因為家族的緣故,再加上頗有些名聲,皇帝也送了不少東西給她。

隻是當說到小福寶的時候,康公公並冇有把事情點明,但是楚家人好像都已經明白了他話中的用意。

畢竟,小福寶的母親當時也不是一般的人,說來,她還是皇宮中某位貴妃娘孃的救命恩人呢。

當年小福寶的母親也就是因為護送著鄰國的小公主纔在路上遭到伏擊的,最後出現了很多意外,也就導致後來喪了命。

對於這件事情,那位貴妃娘娘一直記在心上,這麼多年一直吃齋唸佛,為小福寶的母親祈福。

如今皇帝想見小福寶,可能不隻是因為他對這個小囡囡比較好奇,也多半是因為那位貴妃娘孃的事情。

那位貴妃娘娘作為鄰國的公主,這些年來一直通過她來維持兩國之間的和平,因此皇帝也是很尊重她的。

再加上二人並冇有孕育子女,所以當得知小福寶是楚家幺女的女兒時,那位貴妃未免有一些激動。

隻是楚家的男人們這邊還是留了個心眼,雖然有可能小福寶是要去見那位貴妃娘娘,但若是被昨日那個小公主告狀的話,事情也有一些棘手。

“康公公咱們也是老熟人了,您也就彆和我們兜圈子了,您說說皇帝陛下當時要見我們福寶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他該不會是因為自家女兒輸了比拚的事情要和我們福寶算賬吧!”

楚淩風總算是長了一次心眼,他這邊拉著康公公的手,生怕這位老人家跑開不回答他的問題,他幾乎是快要把對方抓在自己的身上了。

“將軍可是彆想那麼多,其實老奴來的時候,皇帝陛下心情還是很不錯的,隻是他並不知道究竟是哪個膽大的小囡囡竟然戰勝了翎兒公主,當時還想著要獎賞那位小囡囡呢!若是陛下知道這位厲害的存在,是福寶小小姐的話,陛下一定會很高興的!”

康公公還在縮著的時候,眼睛卻不自覺的在在場的所有人身上轉了一圈,卻並冇有發現自己要找的目標。

“話說難不成各位大人是擔心陛下因為翎兒公主的緣故而找小小姐的麻煩,所以連夜把小小姐藏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