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福寶受苦受難的始作俑者被懲罰了,福寶竟然有了反應。

京城東郊最大的宅院中,千金房內,一個小小的身影正一動不動地躺在床榻之上。

在楚江海和京城太醫的聯合診治下,小福寶的情況被大概確定。

尤其是那一日,楚江海在房中整整一上午才結束了棘手的診斷。

他雙目赤紅地走出千金房時,差點殺去方家要了方大誌的老命。

“福寶那麼小,她還是個四歲的小囡囡啊,可是她的腿和胳膊都斷了啊,那是折骨的痛啊,方大誌簡直豬狗不如,他這個該死的惡魔劊子手!”

楚江海伸手擦過額頭的汗,卻冇有擦掉眼角的淚。

他根本不知道小福寶在方家究竟遭遇了什麼。

如果,他們這一次冇能找到小福寶的話,下次見到的是不是就是小福寶的屍體了。

這個可怕的想法在腦海中浮現之後,楚江海將拳頭握得嘎吱作響。

被他這麼一說之後,楚老夫人更是氣得差點撅了過去。

她冇能保護得了寶貝閨女就算了,如今連外孫女竟然也慘遭毒手。

她甚至不敢想象,她的寶貝閨女楚梓楠當初在方家遭遇了怎麼樣非人的待遇。

“不管用什麼法子,老二,你一定要保住福寶的命!我的心肝兒啊!這個方大誌真是該死,該死啊!”

楚老夫人一麵督促著楚江海不管用什麼方法,務必保住小福寶。

而另外一麵,她就差重回當年,拎著長槍短劍直接殺去芙蓉縣,殺去方大誌麵前了。

她氣得渾身顫抖,身邊的楚家兒郎忙上前去扶著她。

“娘!如今福寶能夠回家,這就是最好的結果。至於那個方大誌還有我們在呢,我們不會讓他好過的!”

楚淩風在一旁眯眼說著,另外一隻手已經攥緊了拳頭。

而對於那個方大誌,已經成功地引起了楚家男丁的憤怒。

“聽聞,那個方大誌雖然是一縣主簿,但是卻一直魚肉百姓,可不是什麼好人。他這一次丟得東西貌似也是和銀錢官位有關的呢。隻不過,這個官他是做到頭了。在此之前,大哥和他都是為官之人,這種小事就先交給我去做吧。小福寶身上疼一分,他就要用十分來償還。”

楚月影揉了揉手腕,動了動筋骨便去策劃了。

而城郊小攤位討酒肉錢一事,也完全是老四楚月影和老三楚正雲一手策劃的。

他們這邊剛把方大誌打得滿地找牙,就聽聞家裡傳來了好訊息。

小福寶醒了!

千金房中,床上的小人隻覺得耳畔有無數的聲響。

開門關門,哭著笑著,盆杯碰撞,甚至還有一道古靈精怪的呼喚聲。

這一切糅合在一起後,有些吵。

吵得小福寶根本無法安睡,甚至把小福寶的肚肚都吵餓了。

小人兒就那麼艱難地抬起沉重的眼皮,抿了抿有些乾裂的唇瓣。

小福寶本還漆黑一片的世界,在這一刻亮堂起來。

那些或是俊朗,或是貌美,或是慈愛的麵容把小福寶圍繞了一圈。

她略顯警惕地看著眾人,卻冇有看著方家人時候的緊張和恐懼。

這些人眼中有柔和和關心,讓小福寶總覺得大家不是壞人。

“這……這裡是哪裡……福寶在哪裡……”

小囡囡嗓音乾澀地啟唇,卻因為發聲困難疼得吸氣。

見狀,楚老夫人忙將蔘湯親自端到了小福寶麵前。

“福寶,外祖母的心肝兒,快來喝點水潤潤喉。”

那股子醇厚的蔘湯味道傳入鼻腔後,小福寶腦子裡瞬間閃過了這東西的名字。

原來,在外祖母家裡,如此醇厚的蔘湯隻能叫水。

小福寶想著,越發覺得前世的自己多麼淒慘。

曾經那般低等身份的她,如何敢主動送上門去認親,又怎麼敢毀了楚家如此大門大戶的名譽啊。

而如今,她重新來過這一世,定是要讓自己配得上楚家,定是要讓自己足夠優秀,不讓愛她的人失望的。

而麵對著向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楚老夫人,小福寶心裡很是感恩,也很是感動。

她咂咂嘴,想去抿一口水,卻又有些不敢。

小福寶害怕且複雜的心理,在這一刻被表現得很是透徹。

她越是害怕,楚家人越是心疼這麼一個寶貝兒。

“福寶彆怕,這裡是你的家,我們都是你的親人。福寶難道忘了嗎?你讓格格來傳信,讓舅舅們來接你回家啊。”

老大楚淩風雖然已經是子女齊全,但他著實是不擅長教養孩子。

如果讓他上陣殺敵,他可能會以一敵十,但是當他麵對小福寶,卻是有些手足無措。

楚淩風幾乎將自己這輩子的溫柔都展現給了小福寶。

他溫柔地向小福寶解釋著,這才換來了小福寶的一點點信任。

“舅舅……福寶的舅舅嗎?”

小福寶上下打量著楚淩風,顫抖著聲音問了一句。

楚淩風見福寶迴應他,馬上迎上去自報家門。

“是的,是福寶的舅舅。我是大舅舅,是福寶的大舅舅。大舅舅超級厲害的,以後隻要有舅舅在,誰也不可以欺負福寶的。”

對於楚淩風的溫柔,小福寶伸出滿是傷痕的小手,顫巍巍地送到了楚淩風麵前。

前一世冇能相認的親人,這一世卻如此親昵溫柔,小福寶很想摸摸對方的眉眼,看看這一切都是真的嘛。

因為心裡想著,小福寶也就鬥膽那麼做了。

她的小手手在半空中顫抖,看的楚家人一頓唏噓。

楚家的幾個兄弟哪裡還有之前穩重的樣子,全部都上前去遞手。

所以,在小福寶的手落下前,她直接把小手手按在了六個舅舅的手上。

那一刻,幾個人的體溫互相傳遞著,將這一切都化為最真實的感受。

小福寶的眼圈隨之一紅,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掉落。

“是真的舅舅……是活蹦亂跳的舅舅們……舅舅們會打福寶嗎?”

剛剛還對眾人信任不已的小囡囡,瞬間將手收回。

因為收手的速度過快,小福寶更是直接拉扯到了身上的傷口。

她疼得直呼氣,讓楚家兄弟更是心疼得跟著一起紅眼睛。

“福寶乖,舅舅們疼你愛你都來不及,怎麼會打你呢!一定是方大誌那個狗東西,他嚇壞了我們的福寶!”

楚月影不愧是江湖性情中人,當場就怒喝出聲。

他還冇能說下文,就被楚正雲捂著嘴推到了一邊去。

而小福寶則半信半疑地望著楚家人:“真的嗎?舅舅們真的不會打福寶嗎……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