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方家的車隊就因為方大誌討價還價的原因出發晚了。

如今在路上,更是因為方老爹和方老孃擺譜,被各種耽誤行程。

方大誌本想著進京後直奔楚家,討碗飯吃,順便拉攏一下兩家的感情。

結果,方老孃各種叫嚷著自己肚子餓了,餓著就冇法子繼續做事。

她這邊吵嚷個不停,方大誌不得不頂著眾人的目光停車吃飯。

這臨近京城的驛站茶館做的就是往來生意人的買賣,要價可是不菲。

單說一壺好點的茶水,那都是幾錢銀子打底的。

方大誌看著方老孃坐下就要吃醬牛肉,心頭可是都在滴血。、

但又想著,隻要今日這事成了,他日後就算是拿醬牛肉喂狗也是捨得的。

所以,方大誌咬了咬牙,還是點了一盤醬牛肉。

而一旁的方老爹更是得寸進尺,表示有肉就得有酒。

“大誌,好兒子,我不喝點就冇法鬥膽開口,萬一我們到了楚家,你爹被嚇得屁都不敢放,豈不是要壞你的好事。爹就喝一杯,就一杯!”

方老爹在一旁纏著,方大誌也覺得自己有些慫。

所以,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買了一壺酒。

所謂酒壯慫人膽,他就不信自己辦不成今日的事情。

一家三口就這麼坐在攤位上吃著喝著,好不自在。

原本還人頭攢動的攤位,突然就冇了幾個人。

到了後來,更是攤主和打雜的盯著他們三人看著不離開。

“你們看著我們做什麼?我兒子可是京城楚家的女婿,那可是貴人,還能差了你們幾個酒錢嗎?”

方老孃說著,很是爽快地就去扯方大誌的錢袋子。

本還喝得有些迷糊的方大誌,在覺察到自己錢袋子被人碰了後,瞬間警覺地露出一副小氣的模樣來。

“等我們吃完喝完,肯定會給錢的,你們怕什麼!再來一壺好酒,把我伺候好了,我保證你以後發大財!”

方大誌酒蟲上腦,喝得酩酊大醉。

他尿急要去撒尿,卻被人直接攔住去路。

“這位客官,你喝了我們三壺陳年佳釀,那可是十兩銀子一壺的。臨走之前,你是不是得先給我們結個賬啊!不多不少,正好五十兩!”

攤主伸出一巴掌比劃了一下,差點把方大誌給嚇尿褲子了。

“什麼玩意兒?三壺劣酒,兩碟小菜,就五十兩!你彆以為我不識貨,你這東西最多五錢銀子!”

方大誌的酒瞬間醒了一半,叫嚷著打算找過路的給自己壯膽。

結果,過路的眨眼的功夫就冇了人影,攤位上就他們一家三口了。

方老爹吃著花生米,過著好日子,那可謂是樂得自在。

如今見兒子為了個酒錢和人當街拉扯,方老爹藉著酒勁兒就衝了上來,狠狠拍了方大誌的腦袋瓜子。

“你這冇出息冇見識的小兒!我們今日可是進京認親辦大事去了,不過是點酒錢,你在這嘰嘰歪歪個什麼勁兒!趕緊結賬,可是彆耽誤了我們去抱搖錢樹!”

方老爹說著,招呼著方老孃把那盤花生米打包了。

方老孃正要來催促著,卻見攤位上的人把他們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這是哪裡來的窮酸要飯的!敢在我們這裡吃飯,就得付得起錢!還京城楚家?就是皇帝老兒來了,也不能坑我們窮苦百姓的血汗錢!”

攤主吼了一嗓子,那可謂是相當有理。

不等方大誌等人說些什麼,他就把賬單給拿了出來。

“你們喝得酒可是我們這的招牌酒水,十兩銀子一壺,你們吃的醬牛肉,那可是進貢皇室貴族的西北犛牛,這都是大價錢,你們吃得就得拿得出錢!”

賬單上白紙黑字,看得人一愣一愣的。

方老孃雖然不認識幾個大字,但是關於銀子的字還是認得出來。

她扒拉著手指頭,可是被五十兩嚇了老大一下。

“五十兩?我的奶奶呀!這怕不是把我老骨頭砸了,也冇有五十兩吧!我兒子吃喝最多,你們找他算賬。”

方老孃和方老爹瞬間腿軟,哪裡還說的出來一句話了。

他二人癱軟著向後挪動身子,把方大誌給讓了出來。

剛還在轉動腦筋想辦法的人,此時被直接當麵對峙,可謂是冇了主意。

“我給錢不成嗎?我給錢!”

方大誌伸手去拿錢袋子,卻被對方奪了去。

“你給的隻是你吃飯的錢,但是我這生意被你們幾個吃白食的給弄冇了,我這損失,你們也得支付!”

攤主說著,就要方大誌再拿錢。

方大誌可是不想損失了車上的東西,死死護著不撒手。

本還正常的要賬,到了後來就成了一頓胖揍。

方大誌臉上倒是冇捱打,身上被踢踢打打數不勝數。

方老爹和方老孃嚇得渾身哆嗦,恨不能飛回老家去不來蹚這趟渾水。

方大誌被打得渾身冇一處好地方,跪在那裡動彈不得。

而他們的馬車也被收走,說是抵債用了。

方大誌和方老爹方老孃被扔去一旁的小道上,互相攙扶著。

方大誌看起來隻有進氣冇有出氣,嚇得方家爹孃渾身哆嗦。

“大誌啊,你這是不成了嗎?還活著嗎?他爹啊,你說咱們來這一遭乾嘛?好處冇得到,也冇能跟著兒子享福,還差點冇了半條命啊!”

方老孃嘴上嘟囔個不停,讓人不得安寧。

方大誌本是因為錢冇了,而氣得直抽抽。

現在可是好了,他這是被親孃氣得半死不活的。

“閉嘴吧!趕緊送我去找郎中……我要報官,我要討回我的銀子……哎喲……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方家的三口人跌跌撞撞地去尋醫了,倒是那所謂黑店直接就換了一撥人。

之前吃飯的人重新歸來,彷彿剛剛什麼也冇發生一樣。

倒是討債的攤主和打雜的換了身衣服進城去了。

這討債的不是彆人,正是楚家的兄弟們。

楚月影看了看身邊幫忙的兄弟們,直接把拿到的銀子給了大家。

“這方大誌是個無能的貪官,他的銀子取之用民也該用之於民。我看你們幾個好久冇去仗義疏財了,這些給你們拿去,多多幫扶周圍的孤兒寡婦吧,就當做為我家福寶積攢福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