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臭屁蛋若是在這邊繼續搗亂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們和妹妹們一起穿小裙裙,到時候我再去把你們在私塾裡認識的那些小男娃全部都叫來,讓他們好好欣賞欣賞你們兩個穿小裙裙的樣子!”

張氏雖然平日裡看起來格外溫柔,但他畢竟是武將的妻子和自家夫君的性格還是有一些相似的,那就是說到做到。

她今日說著讓兩個兒子穿女裝,那她若是實行起來,就一定會讓那些同窗過來欣賞兒子們的小裙裙。

聽聞自家孃親竟然要這麼做楚家的兩個小男娃馬上就閉嘴,不敢再言語了。

隻不過當張氏笑著轉身過去,繼續和那兩個小囡囡說話的時候,楚子武有一些不理解的琢磨起來了。

“阿兄,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我們兩個之前可是和璐兒說過,要去她的衣櫃裡麵找和小福寶同款的裙子呢,這件事情如果被阿孃知道的話,她會不會去找那些臭小子們過來圍觀?!”

小老二這邊問了一嘴之後,馬上就被小老大給捂住了嘴巴,兩個小兄弟目光對在一起之後,馬上都安靜下來了。

他們此時心裡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守護我方小裙裙。

楚子璐倒是很輕易的就接受了張氏的饋贈,並且表示自己很喜歡那些小裙裙。

但是小福寶在一旁卻很安靜,一直不敢言語。

“福寶難道覺得大舅母做的這些小裙裙都不好看嗎?那福寶覺得你璐兒姐姐的裙裙好看嗎?”

張氏自詡自己也研究過很多小女娃喜歡的東西,就說她這一次做的這一批小裙子,那可都是小囡囡們最喜歡的顏色和樣式。

可是為何小福寶和其他孩子們貌似不一樣,她對於張是費了很大力氣選的小裙裙的,貌似都不感興趣,難不成是小福寶也喜歡楚子璐的那些小裙子?!

張氏還真是冇有想到小孩子們之間的喜好也會被互相影響,若是小福寶真的喜歡楚子璐的那一批小裙子的話,這或許要變成一個棘手的問題了。

就在張氏的問題剛剛落地之後,楚子璐那邊也略微緊張起來了。

她很擔心自己剛剛到手的小裙子就要這樣被這個比她年紀小一點的小福寶給搶走了。

在小福寶來家裡之前的一段時間,家裡人已經不止一次和楚子璐說著要學會照顧比她年紀小的弟弟妹妹。

如今弟弟倒是冇有,可是妹妹卻來了一個。

之前,楚子璐可是家裡被照顧的那一個,如今突然讓她轉變身份,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貢獻出去,她這心裡還真是有一些不情願呢。

所以,小丫頭這邊有一些不情願的看向了張氏,然後伸手摸著自己剛剛到手的那些小裙裙,眼睛裡全部都是不捨,就連語氣也多了一絲委屈。

“大伯母……璐兒的裙裙……”

大概是看出來自家小姐姐並不想把小裙子讓出來,小福寶這邊也不強人所難,更不會奪人所好。

“大舅母……你準備的這些小裙裙都超級漂亮,福寶很喜歡哦,隻是福寶隻有一個,就算是福寶每天穿一條小裙裙,也要穿好多天才能把小裙裙都穿到!”

小囡囡伸出自己胖乎乎的手指頭開始數算著這裡究竟有多少條裙子,但是她就算是把小鞋子都脫了,也冇有算清楚究竟是多少條。

“太多了太多了,阿孃說福寶有一件新衣服就可以穿個一年半載,一直到福寶穿不下這件新衣服為止,纔可以把它扔掉,那這些小裙裙福寶究竟要穿多少年呢?是不是要到好幾十歲纔可以穿完啊!”

小囡囡歪著的頭,滿腦子都是疑惑。

“大舅母,與其讓這些衣服放在福寶這裡被穿不到,還不如送給有需要的人,讓他們先穿著。這樣大家就都有新衣服了!福寶記得,方家後院的小巷子裡,那裡有好多穿不到新衣服的小娃娃……”

張氏剛剛還在擔心著,小福寶是因為不喜歡那些小裙裙纔會表現出這個樣子的結果。

當她聽到小福寶的解釋之後,卻被這個小囡囡的反應感動到了。

“福寶之前有送過衣服給後麵那條巷子裡麵的孩子們嗎?”

張氏揉著小福寶的頭,看了看眼前這些華麗的裙子,知道小福寶肯定是心疼那些小孩子,所以纔會這麼說的。

張氏都不敢想象楚家的女兒分明孫已經離世有一段時間了,小福寶卻還能夠在那樣的環境下長成如此善良懂事的一個孩子,這該是多大的毅力促成的。

張氏雖然冇能和那位已經去世的小妹相處過,但是如今看著小福寶張氏就覺得自己彷彿已經認識過那位偉大的母親了,而她教養出來的女兒也的確很棒。

“給過的,當時阿孃還在的時候,阿孃會把福寶穿小的一些衣服送給後麵巷子裡麵的弟弟妹妹們,但是後來阿孃不在了,福寶一年都冇有一件新衣服,福寶也會冷,也會冇有衣服穿,所以也就冇再給弟弟妹妹們送過衣服。不知道弟弟妹妹們還好嗎?!”

小福寶說著,眨了眨那雙好看的大眼睛,眼底滿滿的都是對那些孩子的關心和在意。

“福寶不要擔心,大舅母今天就安排人去給他們送一些衣服,還有用的吃的,我們福寶隻管在家裡健健康康長大,這就是對所有關心福寶的人的饋贈和感謝了!”

最後的最後,小福寶還是在張氏的勸說之下收下了那些按照她的身材量身定製的小裙裙,並且楚家的兩個小兄弟成功的被安排成幫她們姐妹兩個送衣服的搬運工。

“我身上的這件外袍都已經掉了些顏色了,阿爹阿孃也冇說給我做一件新衣裳,結果給小妹妹們就做了這麼多衣服,果真在阿孃的眼裡男娃是個草,女娃纔是寶!”

小老二這邊感慨一聲之後彆提有多羨慕了,而一旁的楚子璐聽到他說這話之後也想起了剛剛他們兄妹三人的約定。

“二哥哥不要慌,璐兒的衣櫃裡還有好多小裙裙,二哥哥不是要來選裙裙嘛,璐兒都可以讓二哥哥看一看選一選的!”

小老二聽到這話之後眼前一亮,然後嘿嘿嘿一笑,搓了搓小手手。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可就恭敬不如從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