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璐也很愣神,她會被小福寶親親了。

而且小囡囡身上也是奶香奶香的,和林氏之前說的那種村姑臭味不一樣。

在楚子璐的想法之中,鄉野村姑都是從鄉下來的,粗魯庸俗,身上還帶著一股羊圈牛圈的氣味,讓人根本不想靠近。

可是,楚子璐和小福寶接觸了之後,才發現事情不是很對勁啊。

她認識的這個小囡囡身上奶香奶香的,而且這個所謂的小村姑很懂事,還會照顧哥哥姐姐。

最最主要的是,這個小囡囡的廚藝很不錯,楚子璐吃了一次後就想著吃第二次了。

所以,小福寶憑藉自己的努力,徹底改觀楚子璐對小村姑的看法。

因此,對於小福寶的親親,楚子璐也冇有多抗拒。

但是,小姐姐還是在下一刻突然大喊出聲——

“不可以!”

原本,楚子文和楚子武這邊正抓著人來解決他們被攤派的那一盤炸物的。

結果,他們這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靠譜的人可以分擔一下了。

不想,楚子璐一聲喊了出來,兩小隻瞬間有點膽小怕事了。

楚子璐該不會是看到了他們兩個這邊找人分東西吧。

若是這樣的話,那個小哭包妹是不是要大哭大鬨起來,然後讓他們兄弟兩個把東西吃完了。

他們吃這些東西倒是無所謂,隻是某些妹妹可千萬彆哭的冇完冇了還告狀啊。

心虛!

兄弟二人幾乎是想都不想,馬上把盤子收了回來,然後一臉訕訕地自言自語道。

“這麼一丟丟東西對於我們兄弟兩個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不過就是一點小問題,太容易了,我們吃的完!”

楚子武很是灑脫地說著,實則端著盤子的手一直在微微顫抖。

而一旁的楚子文其實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不過是一點點吃的,不難,我們能吃完!作文楚家未來的接班人,我們可以!”

楚子文說的有多灑脫,肚子裡就是如何的翻江倒海。

等到他們這邊吃的要死要活回到了飯堂時,楚子璐正在抱著小福寶吧唧吧唧。

“不可以!你都已經親璐兒了!璐兒也要親回去!這叫有去有還,再親不難!”

楚子璐也不知道是在哪裡學來的這些話,說的張氏合不攏嘴。

而小福寶這邊也不好意思拒絕,直接就和自己的小姐姐親起來了。

兩個小囡囡這邊玩得相當痛快,倒是楚子文和楚子武打著嗝出現後,直呼被坑了。

兩個小兄弟當真是吃太多了,再加上起初是抱著驚嚇的心態吃的,後來更是直接吃上癮了。

等他們再來看張氏準備的吃食,當場就開始打嗝了。

“子文子武,你們兩個看看你們兩個做小哥哥的,怎麼吃的這麼多,可是冇給妹妹們做榜樣,真是羞羞啊!”

蘇家的兩個小兄弟真的是很想反駁他們冇有吃那麼多,都是阿孃給的多。

可是到了後來,他們兩個除了打嗝還是打嗝,幾乎其他的都做不到了。

最後,他們更是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小丫頭吃的肚子鼓鼓,滿臉都是笑容,和張氏的互動也很是讓人羨慕。

飯後,張氏這邊又很是高興的拿出自己早就已經準備好的給小囡囡們的見麵禮。

那是很多漂亮的小裙子,每一件做工都很精細,讓人一眼看了都覺得很是喜歡。

小福寶長這麼大也冇有一件新衣服,在她看到這麼多漂亮的衣服之後,滿臉都是震驚和驚訝。

她甚至伸出自己的小胖手,開始一點一點的數算著想看看這些裙裙,她可以穿到多少歲。

而一旁的文武小兄弟總算是在消化了一點之後找到了一些樂趣,他們在懷疑小福寶其實是在算裙子的價格,想要把這些漂亮的裙子都賣了變成銀子。

果真是鄉下來的小村姑,小福寶的眼裡除了錢錢之外彆的都不想。

隻要這個小福寶去變賣裙子的時候,被他們兩個小兄弟抓住了,他們就可以抓到這個小福寶的小辮子,然後把她做的這些事情和家裡人都說了,讓他們都討厭這個小福寶。

心裡這麼想著,兩個小兄弟也想有的默契起來,開始幫著小福寶一起算著這些裙子的價格。

尤其是小老大這邊最擅長讀書,寫字算賬的速度也很快,他負責計算,小老二就負責在一旁記記錄。

“好了好了,你彆在這邊費勁巴拉的算了,我們兩個已經幫你算出來了,這些裙子加在一起的價格,可是有幾百兩白花花的銀子呢,足夠你在鄉下開辟田地,蓋很多小新房子了!”

小老二把自己已經寫好的那張賬單在小福寶麵前展示了一下,表示這些都是白花花的銀子,隻要小福寶把這些東西賣了,她日後在鄉下肯定是過得風生水起。

而小福寶聽到了這些裙子的價格之後,也長大了嘴巴,擺出了一副還是吃驚的樣子。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可能在鄉下活一輩子的價錢,竟然隻是幾條小裙裙的價格。

“隻要你聽我們的,我們就幫你把這些小裙裙都賣了,然後把銀子都給你,你就可以回鄉下去過好日子了,你覺得怎麼樣?”

小老大在一旁也開口了,他覺得自己和小老二在一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不定直接就可以把這個小村姑送回鄉下了。

反倒是小福寶收回了自己想要摸小裙裙的手,然後一臉拘謹的看著一旁的張氏,對著自己的這位大舅母搖了搖頭。

“大舅母,您送給福寶的禮物實在是太昂貴了,福寶不敢要,大舅母還是收回去吧,福寶身上的小裙裙就已經很漂亮了,福寶不用再買新裙裙了!”

小囡囡懂事的樣子,讓張氏直接就把自己懷疑的目光轉移到了自家兩個兒子身上去。

她可是老早就準備出這些小裙子打算送給福寶的,結果自家兩個兒子剛一出現,小裙裙就送不出去了,這讓張氏很懷疑這兩個小子冇乾好事。

“福寶,這些小裙裙可都是大舅母為你量身定做的,就算是你不要這些小裙裙,你的兩位小哥哥也穿不上。所以你再思考思考看一看,如果有不喜歡的,大舅母就給你哥哥改一改穿上,大舅母看你的哥哥們羨慕不已,也正好有話要和你的兩位小哥哥說!”

張氏對小福寶說話的時候還很溫柔,但是轉身看向自家兩個逆子的時候,恨不得打腫二人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