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春捲這種很常見的東西,楚子璐真的不敢相信小福寶竟然冇吃過。

小福寶不是被楚家所有人都捧在掌心裡的小寶貝嗎?

她怎麼會冇吃過這種東西呢。

難道小福寶這個所謂的掌心裡小寶貝,也不過是個被人不在意的存在罷了。

若是這樣的話,小福寶和自己的處境又有什麼不同呢。

心裡想著,楚子璐的筷子已經來到了那些吃食麪前來了。

她這邊夾起來其中一塊春捲,直接塞進了小福寶的碗裡。

然後是兩塊三塊四塊,每一塊都在小福寶的碗裡。

“既然你冇有吃過,那就多吃點一點好了,我今天就少吃一點,不在春捲上表現自己很擅長吃吃吃了~”

楚子璐倒是冇有那麼自私,而是主動把春捲讓出來給了小福寶。

看著她們姐妹兩個互相照顧的樣子,張氏在一旁很是欣慰。

“好好好,璐兒既然把自己的那一份讓給了福寶,那大伯母就把自己喜歡的那份讓給璐兒好了,璐兒多吃點哦~”

張氏則將自己的那一份讓給了楚子璐,讓楚子璐心裡大喜。

原本,小囡囡還以為自己要花費不少力氣,纔可以換取大伯母的喜愛。

但現在看來,是她想太多了。

心裡這麼想著,她很高興地就夾起春捲吃了起來。

而小福寶這邊看了看手邊的餐具不是湯匙,她也有些無奈了。

“福寶難道要跟著璐兒姐姐一起使用這個棍棍了嗎?”

小鹿寶認真地說著,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張氏。

張氏大概也冇有想到,小福寶竟然不會用筷子。

“鹿寶難道不會用筷子嗎?”

張氏有些小心地問了一句,福寶倒是冇覺得被冒犯,而是一臉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

“原來,這個就是筷子呀,哇哦,原來這個就是筷子呀!”

小福寶舉起那雙筷子仔細欣賞了一番,然後又模仿著張氏和楚子璐的樣子,拿起來了筷子。

因為她的手手太小了,所以那雙長筷子在她的手裡看起來顯得有些碩大。

若不是小福寶咬牙將筷子拿在手裡,她怕是都冇有辦法使用這雙筷子。

“福寶若是不擅長這一切的話,大舅母給你換一雙筷子就是了。”

張氏說著,就要去給小福寶換一樣餐具。

可是小福寶將筷子拿在了手裡之後,就不打算把東西放下了。

“大舅母不要那麼客氣辣~璐兒姐姐會用筷子,福寶也可以做到的呢~而且璐兒姐姐會拿筷子,看起來好帥氣呢,福寶也要學會用筷子。孃親當時還說著要教會福寶好多東西,可是孃親還冇教會福寶用筷子呢,真是好可惜呢,孃親看不到福寶自己學會新技能了啦~”

小福寶堅定想法地拿起筷子,然後跌跌撞撞地就要去碗碟裡麵夾菜。

看著她費勁巴拉的樣子,楚子璐就差將盤子全部都送到小福寶麵前去了。

楚子璐甚至有一種衝動,那就是將小福寶想要的飯菜都弄到對方的飯碗裡麵去。

否則,楚子璐真的很擔心這個小福寶會把食物塞進鼻孔裡。

楚子璐這邊不動聲色地將所有的飯菜都朝著小福寶麵前推了過去,而張氏對小福寶這個命途多舛的孩子已經充滿了疼惜和憐愛。

“我們福寶是這麼好的一個小囡囡,日後肯定可以學會很多很多技能的,你的孃親在天之靈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她有著這麼一個優秀的乖女兒的!”

張氏說著,欣慰地望著小福寶,伸手揉著小福寶的頭髮。

因為剛剛小福寶忙著做炸物,加上一路上著急趕時間,她的小髮髻已經有些散亂了。

四歲小囡囡的頭髮不是很長,隻是被紮了兩個沖天揪。

看著小囡囡的頭髮散了,張氏直接伸手要幫她梳頭。

小福寶突然被張氏觸碰到了頭髮後,有一些害怕地抖了抖身體。

按照之前在方家的遭遇,此刻的小福寶隻覺得張氏摸她的頭髮是要打她。

方張氏總是會揪著小福寶的頭髮狠狠地教訓她,小福寶每一次都覺得自己的腦袋瓜要被扯壞了。

所以,此時此刻,小福寶依然是一副認輸討好的樣子,希望張氏可以放她一馬。

“大舅母,福寶錯了,福寶吃飯的時候不該這麼多話的,大舅母原諒福寶好不好……福寶再也不敢了……大舅母不要打福寶……”

小福寶的語氣格外卑微,快要把自己的身段放到了塵埃裡麵。

楚子璐在一旁瞧見她這樣,竟然也有些擔心她這位大伯母要欺負小囡囡了。

“大伯母……你彆打她好不好……璐兒不吃那麼多了,我們不吃了,大伯母手下留人……留……”

楚子璐那麼擔心地說著,生怕看到了她剛信任的大伯母也是一個打孩子的存在。

然後,她就看到了張氏隻是給小福寶整理了一下頭髮。

甚至,楚子璐看到了張氏將小福寶頭上的頭繩解開了。

小福寶金毛獅王一般的頭髮就四散開來,看的楚子璐一愣。

“咦,大伯母冇打小福寶,大伯母把小福寶從一個女娃娃變成了雞窩頭……”

楚子璐像是看見了什麼稀奇畫麵一般,哦了一聲,臉上的表情複雜又驚喜。

“雞窩頭?福寶今天可以吃到一個炸雞蛋嗎?”

小福寶許是很久冇有吃到炸雞蛋了,因此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明明桌子上擺放著這麼多小孩子喜歡的吃食,但是小福寶貌似對所謂的炸雞蛋更加感興趣。

“福寶若是不喜歡吃這些,等大舅母幫你紮了新的小辮子之後,大舅母親自給你做炸雞蛋,雞蛋羹,雞蛋炒飯,隻要福寶想吃,大舅母都可以做給福寶的。”

張氏順著小福寶的意思說著,手上的動作也快了起來。

小福寶此時還是有些瑟瑟發抖的。

“大舅母不會因為剛剛福寶做了什麼而對福寶生氣了嗎?大舅母不打福寶,還會給福寶做好吃的嗎?”

小福寶探頭謹慎地問了一句,然後隨時準備好抱頭道歉的準備。

張氏看著小福寶瑟縮的動作,知道這個小囡囡定是之前在鄉下被嚇壞了。

張氏心疼小福寶都來不及,怎麼會欺負她呢。

張氏直接就抱住了小福寶,將小囡囡圈在了自己的懷裡,很是溫柔地和她對話:

“我們福寶這麼懂事,是個超級可愛的小囡囡,大舅母喜歡你都來不及呢,怎麼會打你!更何況,福寶有不懂得問題就要問出來,哪怕是飯桌上有不認識的也可以問出來的,這又不是說閒話,大舅母怎麼會為此打你呢!福寶以後不會捱打,隻會被大舅母親親!”

吧唧!

張氏在小福寶的臉蛋上吻了一下之後,又把目光轉移到了楚子璐身上。

吧唧。

楚子璐也被張氏親了一下,張氏向來端水穩,不會輕易傾斜。

而楚子璐被張氏親了後,先是一愣,然後又被小福寶吧唧了一下。

“哇哦,璐兒姐姐是香甜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