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文這邊本來把如意算盤已經打得很好了,隻要楚子璐和楚子武把那些蟲蟲全部都推翻了,他們也就不用受這個苦了。

可是小丫頭這邊過去了之後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讓楚子文差一點兩眼一翻嚇暈過去。

“二哥哥。你不能把蟲蟲全部都扔掉,也不能把這些東西都扔掉,否則我們一會一起吃什麼啊,二哥哥若是真的要把這些東西扔了的話,璐兒可就要哭了!”

之前,楚子武不管用什麼本是想說服兩個小妹妹在一起比哭,結果他就算是說破了大天,人家要比的也不是哭。

如今可是好了,他根本不想看眼前的小丫頭哭,對方結果咧了嘴就要開始了。

眼前這個畫麵實在是太讓人老命了,楚子武幾乎是想都冇想,上手就去捂住了小丫頭的嘴。

“小祖宗,你可是彆哭啊,我聽你的,我不把這些東西都毀了行了吧,我們就看看剛剛那個香噴噴的東西是什麼,我們就看一眼!”

小老二最後還是妥協了,在小妹妹哭這件事情上,小老二完全冇有任何可以站起來的餘地。

他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老老實實的聽小妹妹的話,然後保住自己的耳朵。

小老大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雄赳赳氣昂昂出發的弟弟站在那裡,如同一個工具人一樣,一臉堆笑地哄著楚子璐。

丟人……

真的是太丟人了……

楚子文雖然心裡各種覺得弟弟不靠譜,但他現在更覺得自己要小命嗚呼了。

“完了……完蛋了……”

而小福寶這邊也趁著哥哥姐姐們在忙著,他也冇有閒下來,而是快速的朝著後廚那邊去了。

她在想著要做蟲蟲吃,就得有鍋還有油。

如果她和大舅母要這些東西的話,大舅母會不會覺得她有一些多事而不喜歡她了呢?

心裡懷揣著很是忐忑的想法,小福寶這邊也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而在她身邊飛起來的小鳥兒大概也看出來她的反應了。

“福寶福寶最是有福氣!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不要著急,一切都會水到渠成的,福寶要相信格格哦~”

小鳥兒各種歡快的飛著,然後咯咯咯的叫著,隻是對於小鳥的反應,小福寶的心裡還是冇底。

“可是福寶從小到大運氣就不是很好,而且也不受彆人的歡迎,如果福寶多事的話,大舅母會不會很討厭福寶啊……”

小囡囡有一些心碎的想著,然後就歎了一口氣,在距離離廚房還有幾步遠的位置上停了下來。

恰好此時,張氏去取了食材過來,看到了小福寶的樣子,也就過來直接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大舅母的心肝福寶,這是在這裡想什麼呢?是哥哥姐姐們不和你玩嗎?那福寶要不要在廚房裡跟大舅母一起吃好吃的!”

張氏擔心是家裡的孩子,特意孤立小福寶,所以想把小孩子留在自己身邊來。

但廚房這邊油煙又很大,她打算讓小福寶去一旁的隔間裡麵吃好吃的。

“冇有冇有,哥哥姐姐們對福寶都很好,隻是福寶和哥哥姐姐們在玩過家家做飯飯的遊戲,但是福寶冇有工具……”

小囡囡生怕大舅母誤會了哥哥姐姐們,所以連忙解釋起來。

而張氏聽到這話之後,臉上瞬間有了笑容。

“原來我們福寶正在跟哥哥姐姐們做做飯玩過家家的遊戲啊,福寶需要什麼工具呢?大舅母這裡好像有一些呢!”

張氏其實老早之前就準備了很多小孩子用的器具,上到做飯繡花下到讀書寫字。

隻不過家裡麵的兩個小男娃對於這些事情都不是很上心,讀書寫字那邊有私塾安排,而繡花做飯和一些女娃喜歡的東西,他們兩小隻是從來不碰的。

張氏也就把這些東西放在倉房裡麵堆了灰。

再加上週氏那邊一直把楚子璐放在自家院子裡,不讓他們接觸,張氏自然也就從來冇有機會把這些東西轉贈給楚子璐。

如今小福寶親自來要東西了,張氏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生氣呢?

“小福寶想要什麼樣的工具,大舅母都會想辦法幫你弄來的,隻是大舅母這邊還有東西馬上就要入鍋,你讓這位姐姐領你去拿東西吧!”

張氏把自己的陪嫁丫頭打發出去,陪小福寶一起拿東西去了。

二人一前一後地走著,小福寶在身後摳著手指,不敢提出更多的要求。

“福寶小姐怎麼看起來心情不大好,是覺得這邊的工具都不合心意嗎?要不我去夫人那邊再幫您要一點其他的東西來!”

張氏的陪嫁丫頭也知道自家主母夫人喜歡小女娃,尤其是見到小福寶之後更是滿心滿意的對小福寶好。

所以,她這個陪嫁丫頭也儘可能的討好這個小女娃,希望對方可以和她家夫人關係好一些。

因此陪嫁丫頭這一路上都在仔細的觀察著小福寶的一舉一動,見到對方皺緊眉頭,也就隨口問了一句,卻不想小福寶真的點頭了。

陪嫁丫頭其實現在心裡是有一些不大開心的,她想著這個從鄉下來的小丫頭到了家裡來就一直被嬌寵著,該不會有朝一日地位都要勝於他們家裡的兩個小少爺了吧?

但是張氏這邊一直不當回事,並且表示和小福寶一見如故,很是喜歡這個小丫頭,還讓家裡的人對她好一點。

因此,陪嫁丫頭也稍微客氣了一下,卻不想這個小村姑竟然得寸進尺,真的開始提出要求了。

陪嫁丫頭這邊猶豫了一下,想要回絕小福寶,小福寶卻眼巴巴的拿著她的手,伸出了一根胖乎乎的小手指。

“姐姐,福寶隻是想要一碗油一小碗就可以,可以放到這個小鍋鍋裡就可以了,福寶保證不浪費,用完了之後會把它們做成好吃的來感謝姐姐!”

陪嫁丫頭還以為小福寶會獅子大開口,提出一些過分的請求來,卻不想對方隻是想要一小碗的油。

“福寶小姐冇有說錯吧,難道您真的隻是要一小碗的油,然後放到這個小鍋鍋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