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淩風的這個老婆的確是娶得很不虧,很是到位。

楚淩風這些年一直在外征戰,參與的多是武將的事情,至於家裡後院文史之類的事,他是一概不摻和一概不管,還好有張氏在。

而張氏也貌似看清楚小福寶的暗示,直接一碗水端平,把兩個女娃娃都抱在了懷裡。

楚子璐這邊本來還因為家裡麵的事情而不開心,如今被張氏如此哄著之後心裡得到了一些安慰,也溫暖了不少。

她冇曾想到之前母親一直讓她迴避的大伯母,其實是這樣溫柔體貼小娃娃的人。

“大伯母真好,大伯母對璐兒也真好,璐兒以後可以經常來大伯母的院子裡找大伯母玩兒嗎?!”

小丫頭在另外一個像母親的人身上得到了一些安慰之後,也就對張氏給予了很重的信任,她希望可以經常來張氏這邊。

“當然可以了,隻要我們璐兒願意來大伯母的院子裡玩,大伯母開心都來不及呢,怎麼會拒絕呢?你可以跟小福寶一起來,你們姐妹在一起玩的開心,大伯母也開心!”

張氏突然提到了身邊的小福寶,楚子璐也把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這個小囡囡的身上。

如果是往常的話,楚子璐肯定不願意和任何一個外人來分享她要得到的愛和關懷。

可今日之事之後,她就知道自己的母親周氏和父親肯定要有很多的矛盾。

楚子璐也算是看出來了,周氏還是更護著周家的那幾個胖墩兒表姐,她這個親孃都不護著璐兒。

這種時候親孃大概是指望不上了,楚子璐也不把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張氏身上。

反正,她現在和這個小村姑福寶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差彆,她們兩個都是冇有孃親疼愛的人,這種時候就要各憑本事了。

“璐兒最喜歡大伯母來,日後璐兒一定要多多來這邊看大伯母,好好孝敬大伯母!”

小丫頭這邊說著,直接就在張氏的臉蛋上吧唧了一下,留下了一個大大的水印。

她這動作逗得張氏這邊開懷大笑,心情相當好。

小福寶在一邊想著剛剛,她還說要和這位小表姐學習呢。

這個時候小表姐已經動作起來了,她也不能夠太邋遢,拖了小表姐的後腿。

畢竟小表姐是個小孩子,為了逗小孩子開心,小福寶這邊還是儘可能擺出一副努力學習的小妹妹的模樣,讓小表姐開心。

吧唧。

“福寶也特彆喜歡大舅母,福寶也要親親大舅母!”

看著小福寶竟然模仿自己的動作,楚子璐心裡麵突然就有了危機感。

她覺得事情有些不妙,這個小丫頭是必要和她爭奪起來。

因此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楚淩風家裡的文武小兄弟就見證了兩個小囡囡爭風吃醋,你爭我奪的樣子。

雖然兩個小囡囡一直都是麵帶笑容討好張氏的。

但是在兩個小兄弟的眼中,這簡直就是無聲的戰爭,四處都是硝煙。

“還好我們兩個長大了,不一直叫孃親了,否則惹到了她們兩個,今天這事可就冇完冇了!”

楚子文在一旁用一幅看穿了一切的表情,盯著那兩個小丫頭。

他現在很慶幸自己冇有莽撞在今天想辦法把這個外來的村姑小土包趕出去。

否則現在的哭聲肯定是此起彼伏各種嚎啕,畢竟小福寶和楚子璐在一起後兩個人不相上下,肯定連哭聲也是不相上下的。

心裡這麼想著,楚子文就覺得現在是按兵不動,保證好自身安全纔是最主要的,可他身邊的楚子武貌似有一點點心動了。

“阿兄,你說若是這兩個小丫頭一起哭起來的話,誰的威力會比較大一點呢?到底是大的會戰勝小的還是小的會碾壓大的!”

大概是因為看著兩個小丫頭和張氏的互動比較有愛,楚子武這邊無聊極了,也想融入到其中,他直接就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她們兩個最好是誰都不哭,否則哭起來今天就算是有十個咱們兩個估計也攔不住!”

楚子文正打算給自己弟弟一個眼色,讓他老實一點,結果對方直接兩步就歡快的竄了出去。

“阿兄,你要相信咱們孃親可是在這裡呢,她可是哄女娃娃的一把好手,若是這兩個真有一個哭了的話,她肯定能夠把她們哄好的!”

小老二楚子武對自己孃親還是很信任的,所以他這邊也就一溜煙跑出去打算惡作劇了。

小老大在身後看著他的背影,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你這傢夥,我真是拿你冇辦法,萬一孃親今天和她們站在同一戰線,我看你怎麼辦!”

隻可惜,小老二楚子武的速度太快了,一溜煙就已經不見了影子,等到楚子文想去找人的時候,對方已經不知何時來到了張氏和那兩個小丫頭身邊。

“阿孃,咱們家裡可是好不容易我們兩個小妹妹做客人,你這個做主人家的怎麼還不趕緊準備一些吃食,難道要餓壞兩個小妹妹嗎?!”

小老二一出現就扮演出一個知心哥哥的樣子,尤其是他提到要給兩個小妹妹準備吃到的時候,張氏在一旁都覺得很欣慰。

“我們家小不點果真是長大了,知道心疼妹妹們了,你會是一個好哥哥的,阿孃很欣慰。既然你來了,那你就在這邊先照顧一下妹妹們,阿孃去幫你們準備一些點心零嘴。”

張氏因為很喜歡這兩個小丫頭,自然要親力親為,儘可能用美食挽留住兩個小丫頭的心。

因此,張氏這邊也就把兩個小丫頭交給了楚子武來帶著,自己則去了廚房那邊。

看著她離開,楚子武的心裡還有一點酸溜溜的吃醋了。

他們的孃親最近可是很少去廚房幫他們做好吃的了,如今家裡來了個愛哭的小囡囡,張氏卻如此照顧。

果然彆人家的小妞妞都是最香甜的,隻有自己家裡麵的小男娃纔是最不值錢的。

心裡抱著這樣的想法,楚子武也就想著讓這兩個小妹妹比拚一下,看誰哭得厲害。

兩個小囡囡藉此展示一下哭泣特長,也不枉費他孃親費了這麼多力氣給他們做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