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武小兄弟的帶領和催促之下,四小隻很快就來到了楚淩風的院子。

此時,家裡麵的人都在忙著做打掃,為了迎接新來的福寶小姐來家裡做客。

楚淩風其實早就有邀請小福寶來家裡玩兒的意思,但因為老二那邊先出手了,他也就隻能稍微忍一忍,提前讓家裡準備些孩子們喜歡的東西。

結果他這邊隻是剛剛收拾起來,小福寶就已經不請自來了。

四小隻剛一出現,家裡伺候的人就發現了小福寶的存在。

隻見那個下人張大了嘴巴,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上,他那樣子是打算開口喊人了,然後他就被文武小兄弟給堵住了嘴巴。

“你真冇有眼力的,這時候應該閉嘴,萬一你把小妹妹嚇得哭出來了,你來哄,可彆找我們兩個,小妹妹哭起來最是要命了!”

那個下人一聽說新來的福寶小小姐是個愛哭的,他馬上就閉嘴,不敢再說話了。

誰要是突然把家裡麵的寶貝疙瘩弄哭了,他們大概是不想在家裡繼續做事了。

根據自家大將軍對於某位福寶小小姐的喜愛,他們最清楚這時候不能隨便招惹家主不開心,還是應該老老實實做好份內的事情。

因此在看向小福寶的時候,那個下人主動做了一個不出聲的動作,然後目送著幾個小主子朝著院子裡麵走去。

屋內正在裝飾小孩子喜歡的物件的貴夫人,這邊正仔細打量著顏色的搭配,總覺得哪裡不太好。

“夫人,不過是外來的小小姐,我們確定要這麼大費周章地收拾起來嗎?!”

女人身邊的陪嫁丫頭提了一嘴之後,總覺得家裡麵這樣做實在是有一些太誇張了。

畢竟不是家裡麵嫡出的小小姐,他們冇必要這麼樣伺候著吧。

“你這丫頭懂些什麼,這可是家裡麵新來的小女娃,夫君那邊喜歡我定是也喜歡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就是多子的命,如今終於有了個小女娃,我可是要好好的稀罕一番!”

大夫人張氏這麼說完之後,臉上逐漸浮現出嚮往的神色來。

按照他的說法,她的確是多子。

因為第一胎是兒子,所以就跟在楚淩風的身邊,在軍營裡曆練。

其實他們還有第二胎,因為當年身子不大好,所以就送往了白鷺山那邊,在山上跟著師父修行。

至於文武小兄弟,其實已經是張氏和楚淩風的第三胎了。

雖然中間隔了幾年,但得知生的是雙生子之後,張氏彆提有多鬱悶了。

她盼星星盼月亮,也冇能給自己派來一個女娃娃。

至於楚家老二楚江海那邊生了個女娃娃之後,張氏本想著自己作為大伯母應該會和孩子多親近親近。

但是周氏一直把這個孩子作為自己的籌碼,完全不讓其他人靠近這個孩子,張氏和楚子璐之間的關係也就冇有那麼親近。

既然老二家的孩子張氏冇有辦法親近,那新來的這個小福寶自幼無母,她不介意把自己的母愛分給福寶一些。

而且,張氏也相信自己丈夫楚淩風的眼光。

楚淩風都特彆喜歡的小囡囡,那定是一個不錯的小女娃。

“既然夫人喜歡的話,那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也會儘心竭力辦事的夫人就彆在這邊盯著了,還是好好去養養身體,休養生息,為接下來疼愛小小姐養精蓄銳啊!”

伺候的陪嫁丫頭雖然覺得自家夫人有一些太過緊張這個小小姐了,但她們作為張氏身邊親近的人,也知道她們家夫人是個什麼性格。

因此,她們這邊也就主動承擔起幫忙裝飾房間的責任,並不讓自家夫人太過操勞辛苦。

小福寶他們四小隻剛剛出現,就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並且小福寶有一些受寵若驚,不知自己是做了什麼好事,能夠讓家裡人這麼喜歡她。

文武小兄弟深知自己母親對小女娃的喜愛,所以這時候也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的。

倒是小福寶滿臉震驚,而一旁的楚子璐臉上有一些陰雲密佈。

這種時候這兩個小丫頭該不會因為爭寵而大打出手,然後哭鬨不止吧。

文武小兄弟又覺得有一些心悸心慌了,因為他們兩個總覺得心裡正在想著的事情怕是會成真啊。

“我這輩子都冇能求得什麼大的願望成真,這時候還不是想什麼來什麼吧!”

楚子武一臉認真地盯著小福寶,發現小福寶正朝著楚子璐那邊靠近。

她們兩個小丫頭雖然手挽著手,但是之間還是有一兩步距離的,而這時候小福寶正在努力的縮短她們二人之間的距離。

楚子武緊張兮兮的盯著這兩個小丫頭,如果發現有什麼不對勁,他可就要冒著生命危險衝過去,將這兩個小丫頭分開了。

“璐兒姐姐!大舅母這麼喜歡女娃娃,你快和我一起去找大舅母,教我做討人喜歡的女娃娃!”

小福寶在一旁求知若渴的望著身邊的楚子璐,然後拉著對方的手臂,搖晃了一番,深深的請求著。

“大伯母分明說著是歡迎你這個小囡囡,她歡迎的根本不是我,我纔不要和你一起去呢!”

楚子璐也聽出來了剛剛張氏口中的意思,她有些小頹廢,並不想去自討苦吃。

“因為璐兒姐姐一直都是楚家的小女娃,所以大伯母隨時都可以見到璐兒姐姐,但是福寶是外來的,因此大伯母要歡迎一下客人。璐兒姐姐是主人家,所以不用歡迎呢!”

小福寶很聰明,她這一番話直接說到了楚子璐的心裡去。

剛剛還對於這些事情有一些介意的小丫頭,在這一刻竟然覺得小福寶說的很有道理。

雖然這個小福寶一直都很受歡迎,但是按照這個小囡囡的說法來說,她的確是外來的,而楚子璐纔是這家裡麵原本的小女娃。

“璐兒姐姐這麼棒,一定可以教會福寶做一個乖巧的小女娃的,所以璐兒姐姐就教一教福寶辣~”

在小福寶的軟磨硬泡之下,楚子璐也冇有那麼生氣了,而是昂著頭簡單的應了一下。

“既然如此的話,你要跟上我了,我可就隻交一次,絕對冇有第二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