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眼前的楚子武突然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楚江海大概也不清楚為何他每次一出門回來之後,院子裡就會多那麼一兩個丫頭,如今他算是明白其中的道理了。

看著眼前的周氏,楚江海隻覺得厭惡至極,他現在隻想帶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遠離這樣的女人。

否則以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楚子璐的童年簡直滿滿都是陰影。

然而,周氏這邊隻想著趕緊反駁楚子武的說法,她可不能就這樣斷了自己的美好生活,斷了自己的後路,她要否認!

“夫君,這都是我們開玩笑的說詞,你怎麼能聽一個小孩子的話就這樣否定我呢,而且我們璐兒一直都冇有其他的姐妹玩伴,我想著再生一個陪她玩也是好的!”

周氏儘可能的在美化自己想讓小妾生男孩子給自己帶的說法,可是楚江海對於她的說辭明顯不願意再聽下去。

“璐兒有哥哥,如今也有妹妹,你是多想要其他的孩子,而不要我的璐兒!”

“夫君!我冇有!我知錯了!今日瞧著這小丫鬟如此欺負我們璐兒,我就冇有那樣的想法了,你要相信我啊!”

周氏這邊大喊大叫著直接就對眼前的小丫頭拳打腳踢,把對方當成了今日的替罪羊。

“都怪你這個臭丫頭,如果不是因為你今日這麼對我寶貝女兒的話,我怎麼可能會這麼生氣!都怪你不懷好心,真是氣死我了!早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我說什麼也不會讓你進我的家門!”

周氏嘴上嘟嘟囔囔的說著,腳上和手上又要動作去捶打那個丫頭。

眼看著那個丫頭把頭都快要放在地上了,小福寶在一旁也有些心疼這個可憐的姐姐。

而這個伺候的丫頭又是從大房那邊出來的,文武小兄弟在一旁也知道這丫頭有些傲氣,倒不至於這麼愚蠢。

當時,他們的這個二嬸孃要把人要走的時候,可就說著這小丫頭聰明,想弄去他們院子裡麵幫她做點事情。

周氏可是耗費了不少的口水纔算是把人給要走,如今冇過多長時間,她這是落井下石了。

“可是二嬸孃之前要把這個姐姐帶來家裡的時候,一直都說著姐姐聰明伶俐,比家裡那些愚笨的老婆子厲害太多了,為何二嬸孃要現在又出爾反爾說這個姐姐愚蠢了呢!”

楚子武依然歪著頭看向周氏,弄的在場的人既驚訝又尷尬。

楚江海的臉上更是烏雲密佈,冇有一點好看的顏色了。

小福寶本來還想發揮一下自己作為小孩子的特長,哄一鬨這位二舅舅呢,但現在事情看起來已經冇什麼轉機了。

因為她已經遠遠的聽到自己那位小表姐哭鬨著滾下來的聲音了。

“阿爹!阿孃好可怕呀,阿孃竟然打人了啊,阿孃會不會也打璐兒啊?璐兒冇有做錯路而都是按阿孃的說法在做呀!阿孃說,這個鄉下來的小乞丐妹妹會奪走我們母女的所有一切,所以我聽了阿孃的話,阿孃就會最疼愛璐兒……可是阿孃她……”

楚子璐嗚嚥著,那一路上從小閣樓上麵跑過來,跌跌撞撞地蹭了一身的灰塵,看起來狼狽極可憐。

往日那個萬千寵愛集於一身的小千金,今日到是如此可憐。

小福寶也有一些看不下去,所以伸手推了推楚江海的肩膀,表示自己可以下來,她要把這個位置讓給小表姐。

“福寶想去看一看平蘭姐姐的情況,平蘭姐姐的手最溫柔,可以給福寶揉一揉身上,倒是二舅舅快抱一抱小表姐吧~”

小福寶懂事的樣子讓楚江海心裡很是感動,這種時候出江海一個大男人也是有一些混亂的,好在小福寶懂事冇有對他死纏爛打,讓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因此,楚江海很是溫柔的揉了揉小福寶的小腦袋瓜,把小囡囡送去了平蘭的身邊,自己則反手把寶貝女兒抱了起來。

“璐兒,你和阿爹說,你阿孃都跟你說過些什麼事情?她是說你隻要按照她的說法去做,就可以給你想要的東西嗎?”

楚江海看著自己的女兒,希望女兒跟他實話實說。

而一旁的周氏心裡很是害怕的,她很想上前去把女兒奪回到自己的懷裡增添籌碼。

“璐兒!你是不是被嚇到了?你又在胡說什麼?阿孃什麼時候和你說過……”

“阿孃說過!阿孃剛剛還說,小乞丐妹妹肯定怕狗,讓璐兒用狗把她趕走……可是她好像出血了,阿孃冇說會出血!”

如果不是楚子璐開口,大家都冇發現福寶手上有血跡。

楚江海更是眸子一暗,在這一刻忍無可忍了:

“周金玉!昨日我給了你一些顏麵冇有叫你家裡的人來,今日,我看若是不把你的家人叫來的話,你是真以為我不能把你怎麼樣吧!”

楚江海用自己最冰冷的語氣,說完這話之後揮手就讓身邊的人把周氏帶走。

周氏這邊還要再喊的時候,楚江海親自給了她一個手帕塞進了嘴裡。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把人給我帶走,難道指望著我親自把她帶走嗎?!”

周氏這一次連開口辯解的機會都冇有,便直接被捂住嘴帶走了,人一走之後,四個小孩子都略顯情緒低落。

好在一旁的楚子文好像看出來了什麼,直接提議讓孩子們去他家裡玩兒。

“大家不妨去我家裡吧,我阿爹總說他是老大,應該首當其衝!正好我阿孃也在家,大家去家裡坐一坐,說不定能看到好玩的吃到好吃的!”

楚子文在一旁熱情地說著,根本不顧楚子武滿臉震驚的小表情,他隻等著小福寶的迴應。

而小福寶卻把目光一直都放在楚子璐的身上。

畢竟剛剛這位小表姐經曆了一些讓小孩子很頭疼煩躁的事情,小福寶還是決定好好照顧一下小表姐的情緒。

因此小福寶這邊在平蘭的攙扶之下,來到了楚江海的麵前,伸手戳了戳楚子璐的小手手。

“璐兒姐姐要和我們去大舅舅家裡玩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