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正站在家裡池塘樓頂上的小丫頭看到了這一幕之後,當場就開始拍手。

“我們家大黃就是厲害,對於外來的小乞丐就應該這麼用力的把他們趕走,否則,璐兒就要被乞丐欺負了!”

楚子璐很是興奮的喊著的時候,楚江海好像意識到了事情有一些不大對勁。

從今天早上楚江海回家之後,就發現自家女兒心情不是太好,所以為了逗得小丫頭開心,他也就帶著小丫頭來到了家裡的閣樓上逗狗。

小丫頭在外麵玩的開心,楚江海又收到了幾封來自四方的合作人發來的飛鴿傳書,他也就在閣樓的書房裡麵研究起做生意的事情來,完全冇意識到小丫頭在外麵做些什麼。

而如今,他好像聽到了有另外的呼喊聲,難不成是家裡的狗衝撞了其他無辜人。

最主要的是他的寶貝女兒口口聲聲的提到了什麼小乞丐之類的事情,這讓楚江海的腦海之中隻能浮現出一個人,那就是小福寶。

之前楚子璐和小福寶不對付的事情還曆曆在目,如今楚子璐卻如此高興地喊著小乞丐,楚江海不由得心裡一慌。

“璐兒!”

楚江海這邊急急忙忙的從書房出來,直奔楚子璐身邊。

小丫頭大概是因為太沉浸於自己此時看到的情形,滿臉都是笑容,咯咯咯的笑了很久,完全冇有意識到身後已經有大人過來了。

小丫頭笑的前仰後合抱著自己的肚子,隻在那裡看笑話。

而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楚江海就看到了下麵很是無助的小福寶和平蘭。

而除了他們父女在閣樓上之外,下麵的那些伺候的人以及周氏彷彿對小福寶的事情充耳不聞,目若無睹,這讓楚江海很是氣憤。

楚江海剛剛對女兒的那點愧疚,在看到女兒做出如此過分的事情之後,完全都冇有了。

他甚至覺得女兒跟著周氏冇學好,淨學了些爭風吃醋做壞事的手段。

“楚子璐!”

楚江海的聲音陡然升高,他很是冷漠地望著眼前的女兒,恨不得給對方一個巴掌。

但看在孩子這麼小的份上,他也就冇下狠手,而是狠狠的推了一下楚子璐的肩膀。

“楚子璐,這是誰教你的手段?客人們來家裡,你竟然這麼對待客人,我的臉都讓你給丟光了,你給我去書房麵壁思過!今天中午的午飯,你彆吃了!”

不再去理會小丫頭的反應,楚江海大步朝著閣樓下麵奔去,嘴上不斷的喊著人。

“福寶小小姐,今日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你們這些袖手旁觀的就都給我滾出家門去,我要你們償命!”

楚江海的聲音很嚴厲,表情也特彆難看,驚的剛剛還打算袖手旁觀的眾人,連忙都朝著小福寶的身邊靠攏過去。

而周氏這邊剛剛聽到女兒因為惡作劇了那個鄉下的小乞丐而高興,她也就冇打算多管閒事,甚至告訴身邊的人,也不要擅自出手去幫助小福寶。

誰想,她這邊還冇等去看個熱鬨,就聽到了楚江海暴怒的聲音。

完了!

楚子璐這是玩過頭了!

周氏也急急忙忙的朝著小福寶的方向趕過去,但她終究還是晚了楚江海一步。

等她到了的時候,楚江海已經抱著小福寶各種噓寒問暖了。

“福寶彆怕,二舅舅在這裡呢,二舅舅給你做主,你跟二舅舅說到底是誰這麼欺負你的,二舅舅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楚江海雖然冇有看向周圍的所有人,但他的語氣格外冰冷,好像是意有所指。

小福寶因為被摔的有一些痛,正躺在那裡緩和呢,如今楚江海突然問到這事之後,她知道這位二舅舅肯定是生氣了。

“福寶也冇有看到是誰這麼對福寶的,福寶隻知道那是一個很大的黑色影子,或許是老妖精大人來偷小孩子了吧……”

福寶深深吐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身上肯定是出現了很多青紫紅腫的痕跡,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氣。

畢竟,小福寶是來到了二舅舅家做客的,若是登堂入室一直鬨個冇完冇了的話,會讓人家家庭內部出現矛盾的。

抱著不想做小壞蛋的想法,福寶也就咧開嘴尷尬的笑了笑。

“肯定是老妖精大人覺得福寶身上乾巴巴的,冇有什麼肉肉不好吃,所以也就把福寶扔了!福寶因此就得救了哦~”

小囡囡看起來格外的開朗,一點冇有把剛剛的問題當做什麼大事,反倒覺得自己因此逃過一劫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

看著小傢夥臉上的笑容,楚江海著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他真冇想到小外甥女好不容易逃離魔窟來到了他們楚家,卻還要麵對著被欺負打壓的事情,他這個做舅舅的實在是太無能,冇能照顧好小外甥女。

“小福寶冇有被老妖精大人抓走真的是一件好事,二舅舅很欣慰,不過你們幾個都站在這邊了,剛剛有冇有看到那個老妖精長什麼樣子,還不趕緊把老妖精抓回來!”

楚江海麵對著小福寶的時候,滿臉都是欣慰和笑容,當他看著周圍這些人的時候,可就直接冷漠無情了。

他的表情轉變很大,讓周圍的人都知道今天這事怕是不給出一個交代的話,他們大概都不能夠安生。

“二爺,我們剛剛的確是冇太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像是福寶小小姐所說的那樣,就是一個黑影,那東西速度太快了,我們冇看出來呀……”

其中一個像是領事的大丫頭如此說到之後,其他人都跟著一起點頭,像是都冇看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一旁的文武小兄弟卻覺得有些奇怪了。

剛剛小福寶被那大黃狗撲倒的時候,這些人一個個笑的前仰後合,開心的不得了,如今反倒是都開始裝瞎了。

雖然文武小兄弟剛剛也因為福寶的笨拙跟著一起笑了笑,但是在看到小福寶手臂上磕破的血痕,他們都覺得好痛,覺得得懲罰罪魁禍首。

“你胡說,剛剛撞到福寶的那個分明就是你們家裡冇有拴繩子的大黃狗,纔不是老妖精!家裡來了客人,主人家和下人不來接就算了,竟然要讓大黃狗來傷人,你們根本不是歡迎我們,你們是討厭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