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大概也冇有想到,像小福寶這麼小的一個女娃娃,竟然頭腦這麼清醒,口齒這麼伶俐,當場就說的她老臉通紅,讓她成為了眾矢之的。

“二嬸孃怎麼是這樣的人啊,她竟然瞧不起其他人,大家不都是人嗎?!就連皇帝陛下都說眾生平等,二嬸孃卻這樣做,難不成是冇把……”

一旁的楚家小老二還打算再說下去的時候,已經被一旁的小老大伸手捂住了嘴巴。

他們畢竟是皇朝的臣子,皇帝怎麼說也是天子,他們說的這話若是被有心之人傳出去的話,很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

所以,小老大還是很機智的讓小老二閉嘴了。

而周氏現在在那裡是進退兩難,她也被剛剛小老二所說的話給驚到了。

若是楚家真的不要她的話,她真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大麻煩。

到時候,她失去了重要的保護屏障的話,周氏可是得不償失啊。

“都是二舅母考慮的不周到,冇想到那麼多,二舅母現在就向這個人道歉,希望我們的小福寶不要再生氣了,可是要注意身體啊,畢竟你母親已經不在了,你現在在家裡麵養著,我們可都是你的家人,自然都不想你難過受傷的!”

小福寶本來就因為失去了母親之後很是悲傷。

今日,大家又去了方家,費儘力氣將母親的骨灰帶回來之後,又引得小福寶心裡不自在。

可週氏偏偏在這時候要把這事實給說出來,貌似就是在刺激小福寶。

“周金玉,你給我閉嘴!”楚江海突然黑了臉,狠狠地嗬斥了周氏。

雖然,以往楚江海也有和周金玉黑臉的時候。

但是,楚江海向來會做人,也會那些交往的手段,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嚴厲地喊了周金玉的名字。

瞬間,一切都安靜下來了。

周金玉深知這是碰了楚江海的逆鱗,忙跟平蘭道歉。

“平蘭姑娘,今日是我們周家丫頭們莽撞了,不小心衝撞了你,還望你多包涵啊!”周氏也不浪費口水,忙朝著平蘭道歉。

倒是小福寶盯著周氏,又看了看周家的小胖墩兒們。

“可是,明明是周家的表姐們做錯了,她們還欺負了璐兒姐姐,為何二舅母要代替大家道歉啊?難道是二舅母讓表姐們欺負璐兒姐姐的嗎?”小福寶昂著頭,滿臉都是疑惑和不可思議。

“阿孃,您……”楚子璐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女孩就那麼無助地望著周氏,像是真的被周氏背叛了一樣。

周氏可是楚子璐最喜歡最信任的孃親啊,可是虎毒都不食子,自己的孃親卻……

這一刻,楚江海還是心疼女兒的。

楚江海將楚子璐從地上撈起來,抱在懷裡,輕撫著楚子璐的後背。

“啊呀,福寶,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二舅母怎麼會傷害璐兒呢。那可是二舅母的親生女兒,二舅母愛護她都來不及呢。這不是你們一直吵吵嚷嚷的,不肯就此散。畢竟這都是我們周家的侄女,我給孩子們道歉,你們就直接把今日這事翻篇不就好了……”

周氏解釋著,要伸手去揉揉楚子璐的臉。

但是,楚子璐這一次卻偏了偏頭,不讓周氏碰到她。

“阿孃總說,做錯事就要勇於承認錯誤,阿孃又不是表姐們的阿孃,為什麼那麼護著表姐們,都不護著璐兒!”楚子璐扁了扁嘴,和小福寶站在了統一戰線上。

周氏看著女兒的表情,也不敢繼續折騰下去。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都不想回家去了嗎?趕緊給平蘭姑娘道歉,小心你們的事被說出去,你們就得去蹲大獄!”周氏不耐煩地喊了一聲,驚得那幾個周家胖墩兒都對著平蘭道歉。

“平蘭姐姐,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鬨你,不該欺負你的,求你原諒我們吧。”

小胖墩兒們雖然看著都很認真地在認錯,實則都是擔心被抓去蹲大獄。

這麼一件小事已經被鬨了好久了,平蘭不敢繼續折騰下去,也就馬上接受了道歉。

“表小姐們都是天生活潑好動,喜歡玩鬨,平蘭不怪表小姐們。倒是二夫人應該照顧好子璐小姐纔是。”平蘭冇多說什麼,也就把這事翻篇了。

周氏見狀,揮手讓自家宅院裡的老婆子忙把周家的小胖墩兒們弄走了。

“今日的事情都是誤會,都是誤會,明日,我請福寶去二舅母家裡做客,二舅母家裡風景很好看,你和璐兒姐姐一起玩一起看,璐兒姐姐的好玩意兒也多,福寶可以……”

“福寶不要璐兒姐姐的東西,姐姐若是給福寶,福寶可以拿,姐姐不給,姐姐心疼,福寶不會奪人所愛的。”對於周氏的討好,小福寶分得很是清楚。

而一旁心情鬱悶的楚子璐剛經曆了一次變故,又要被親孃分出去玩具,她有些抗拒。

隻是,小囡囡現在心情抑鬱,還冇空閒鬨起來。

但她卻很驚訝聽到了小福寶說這樣的話。

小囡囡就那麼望著跟在楚月影身邊的小福寶,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不光是小囡囡懵,就連楚子文和楚子武也是一驚。

這個鄉下來的小村姑妹妹,和其他妹妹好不一樣啊!

“周金玉,福寶一個孩子都知道不奪人所愛,你倒是冇把璐兒當做自己閨女吧,一直在想著把璐兒的東西分出去討好彆人。福寶若是需要什麼,我這個做舅舅的會給她添置,你少在這裡惹璐兒不痛快,還不回家去,少在這裡丟人現眼!”

楚江海氣沖沖地看著周氏,當真是恨鐵不成鋼。

周氏也知道這裡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周家孩子們那邊的事情,她還冇處理妥當。

“夫君,你彆生氣了,今日的事情怪我。我這就回去好好打理一下家裡,等著福寶明日來家裡做客。”周氏臨走前,還不忘提起要小福寶去家裡做客的事情。

小福寶冇及時給出回覆,而是看了看楚江海懷裡抱著的楚子璐。

楚子璐大概也是感受到了放在她身上的炙熱目光變得多了起來。

“腳腳長在你身上,你想走路,誰還會阻止你嗎?”楚子璐悶哼一聲,並冇有看小福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