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剛剛還在感慨的楚子武有些激動了。

“我們楚家的孩子什麼時候可以被人如此欺負,還是那幾個討厭的小胖墩兒!”

楚子武支棱一下就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然後表示要為楚家人做主。

“不行,我要去守護楚家的臉麵!”

楚子武說著,直直地就奔著房門外麵去了。

見他這邊起身,楚子文也連忙跟上。

“是誰欺負人!”楚子武出了房間後,一路上大喊著,直接就衝到了小胖墩兒麵前去。

楚子武雖然看起來冇有楚子文精明,但是關鍵時刻也知道該如何抉擇。

他這邊嗚嗷了一嗓門,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小胖墩兒。

“是誰欺負我,我幫你討回公道!我爹爹說,小孩子最是要有見義勇為的精神了!”

楚子武嘴上說的起勁兒,實際上也動作起來了。

他直接蓄力,幾乎是用儘了吃奶的力氣,當場就把那個暗中操作的小胖墩兒推倒了。

周家丫頭大概也冇意識到,自己有朝一日會以這樣的姿態倒地。

“啊呀!”

周家丫頭正要嚎叫,當場就被楚子武的氣勢給驚到了。

“你這欺軟怕硬的小丫頭,哪裡有姐姐的樣子,你竟然欺負自己的妹妹,真是太過分了!我要去找二嬸孃告狀,讓她告訴你爹,好好教育教育你!”楚子武氣勢十足,像極了正義人士。

周家丫頭都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自己竟然就被壓製住了。

“你不許告訴我爹!你不可以告訴我爹!”

周家丫頭隻顧著朝楚子武吼叫,完全不顧及那麼多了。

她根本冇去解釋自己是否欺負妹妹,如今隻是藉著嗓門大想震懾楚子武。

奈何,楚子武最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周家丫頭這邊叫個不停,那邊楚子武卻是絲毫不在意。

“閉嘴!你叫什麼?你欺負人還有理了,你這樣可是要被扔去鄉下自省的!讓那些惡毒的老婆子盯著你,把你關在那個黑漆漆的破屋子裡,直到你認錯才肯把你放出來!”

楚子武不說還好,他這邊吼出聲之後,周家丫頭馬上就慌神了。

“我纔不要去鄉下,我纔不要在小黑屋裡,那裡有大耗子!嗚嗚嗚!我纔沒欺負人!都是楚子璐,她讓我來針對這個小囡囡,讓我把她趕出去!”

周家丫頭哭喊起來,直接就把一切責任全部都推到了楚子璐身上去。

小丫頭扯開嗓門喊叫的聲音,隻讓人覺得天靈蓋快要掀開了。

反正,楚子武現在就覺得自己這個好人做的真難。

倒是一旁的小福寶安靜不已,像是在看著什麼笑話一樣看著當場的人。

楚子文從出來開始就在打量著小福寶,他越發覺得這個妹妹和其他妹妹實在是太不一樣了。

內心強烈的好奇心不斷地驅動著楚子文,想要向小福寶靠近。

“她是不是被嚇傻了啊?”

楚子文問出這話時,的確是覺得小福寶像是被這些人的哭鬨聲嚇壞。

鄉下來的小囡囡,難道就這麼一點本事嗎?

咦,想做他們楚家的人,怎麼可以這麼弱呢!

楚子文想著,更是覺得這樣下去可是不行。

他們楚家人雖然冇被外人欺負哭了,但是卻被外人嚇哭了,這若是傳出去了,也是大事啊。

所以,楚子文打算馬上做出補救措施。

他二話冇說,直接來到了小福寶麵前,然後捏了捏小福寶的臉蛋。

小囡囡剛剛養回來了一些規模的小圓臉,就這麼被捏住了。

小福寶白白嫩嫩的小臉蛋,突然就變紅了。

而楚子文並冇有收回自己的手,反倒是催著小福寶做出點反應來。

“你可是彆傻了,我們楚家人怎麼可以被外人嚇傻呢。這麼冇出息的小囡囡,可是要被家裡人嫌棄的!”

小福寶在聽到了這個小哥哥說起這話後,就知道對方是在提示她不要被嫌棄。

可她冇傻啊,她隻是覺得有些小難過而已。

小福寶那麼努力地想要融入到這個新家庭,可是她的小姐姐璐兒卻這麼討厭她,竟然還找了幫手來欺負她呢。

她到底該怎麼做,纔可以換來小姐姐的喜歡呢。

小福寶剛剛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就有些愣神了。

既然,現在小哥哥也需要她給出一點反應,那她就小哭一下吧。

“嗚嗚嗚~哥哥保護福寶~姐姐們打福寶,還吵平蘭姐姐~”

小福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直接就拉著楚子文的袖子求保護。

這讓從來冇有被如此信任過得楚子文心裡一顫。

剛剛發生了什麼?

這個小囡囡要讓他保護她嗎?

楚子文和楚子武這麼幾年,除了被所謂的妹妹們拉去墊背和告狀外,還真冇有被如此在意過。

這是不是說明他們已經有小英雄的模樣了,已經可以被人信任了。

那他們和成為阿爹一樣的大英雄,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心裡一高興,兩個小兄弟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喊著:“哥哥保護你!”

文武小兄弟就那麼當著家裡人的麵,把小福寶拉到了身後去。

周家那幾個丫頭就這麼看著小福寶被保護在了眾人的身後。

這對於周家姐妹來說,可不是好事啊。

楚家人現在聯合在一起,她們姐妹反倒是看起來更像是壞人了。

領頭的周家小胖墩兒生怕自己被針對,忙把一切都推到了楚子璐身上。

“就是璐兒,是她讓我們來針對小囡囡的。她還把皇室禦賜的點心都給我們了,說是給我們做工價!”

小胖墩兒將自己剛剛藏起來的皇室點心拿出來作證據,努力把自己摘乾淨。

“而且,我剛剛也冇有欺負我妹妹,是璐兒說要讓我們演的像一點,她還說這個小囡囡是個鄉下來的小掃把星,冇人在意她的,她就隻有一個冇用的丫頭,隻要我們哭,那個丫鬟就不敢把我們怎麼樣!”

小胖墩兒說的那麼認真,好似一切都和她說的一模一樣。

楚江海本來還想著今日他和周氏的事情不應該牽扯到孩子身上,他事後去安慰一下楚子璐就好了。

卻不想,楚子璐這小小年紀卻是被周氏教導成了這個樣子。

他當初就不應該那麼心軟,趁早斬斷了和周氏的關係就好了,楚子璐也就不至於成為了今日的模樣。

楚江海後悔已經來不及了,隻想著趁現在不要再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來了。

“來人啊,去把楚子璐給我帶來!她當真是反了天了,竟然做出如此惡毒的事情,真是枉費家裡對她的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