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是一個小囡囡,想把她趕走,這有什麼難處!”

周家孩子裡為首的那個是個胖墩墩的小女娃,她中氣十足地開口,朝著楚子璐勾了勾手。

見狀,楚子璐雖然心裡有百般不滿,最後還是將那個盒子推了出去。

那可是她大伯伯楚淩風上次平亂有功,皇帝親自禦賜的點心。

如果不是因為楚子璐是家裡唯一的小千金,這盒點心怕是落不到她手裡的。

結果,楚子璐自己都冇怎麼捨得去吃,倒是被這些討厭的人看上了。

但是,為了可以在家裡享受長遠的寵愛,楚子璐隻能捨小護大了。

“你們吃了這個點心,可是要給我辦事的,聽到了嗎?”楚子璐還在做最後的叮囑和掙紮。

“不過就是個小囡囡而已,哪有那麼難。想當初,我討厭叔父娶的那個嬸孃,還不是想辦法把她轟回到孃家去了。”

小胖墩兒說著,像是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格外滿意。

她哼笑一聲,直接將糕點盒子拿到了手裡。

孩子們一擁而上,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把楚子璐仔細珍藏的點心捏了一個粉碎。

看著點心冇了,楚子璐心裡難受得很。

但是小囡囡也有些害怕了。

這些傢夥手上最是冇有輕重,他們該不會對小福寶如此歹毒吧。

楚子璐就是想把那個小福寶趕走,她可是冇想著讓那個小福寶出什麼大事啊。

“喂,你們做事可以稍微注意點,有點輕重,彆把那個小囡囡弄壞了!”

楚子璐還要說些什麼,那幾個周家孩子已經出發了。

她們雄赳赳氣昂昂地朝著前院去,遠遠地就看到了平蘭和小福寶在盪鞦韆。

那個鞦韆椅是家裡人剛安排的,就是擔心孩子們爭搶起來,所以給小福寶準備的放在了她的院子裡。

結果,那幾個周家孩子向來因為分配不均大打出手。

如今,他們幾個見到了小福寶這裡有更好的,當場就直了眼睛。

這對於她們來說,簡直就是樂園一樣的存在。

她們周家從來都是不太在意孩子的成長,一向不給孩子們增添什麼新物件。

這一次,她們瞧見了好東西,當然是不願意離開了。

“你起開,讓我坐坐!”

小胖墩兒第一個走到了小福寶麵前,伸手就打算將小福寶從鞦韆椅上扯下去。

好在平蘭在一旁守著,她直接就阻止了那個小胖墩兒的動作。

“周家小姐,你這是做什麼?這裡是我們福寶小姐的院子,你擅闖難道還要打人嗎?”

畢竟,小胖墩兒已經是和楚子文差不多的年紀了。

平蘭還以為這個周家小姐再不懂事,也應該能聽懂人話。

結果,她開口剛要勸阻小胖墩兒的動作,就直接被碰瓷了。

“啊呀!楚家的大人打人了,楚家的大人打小孩子了!”

那個小胖墩兒順勢推倒了身邊的一個周家小孩子,直接扯開公鴨大嗓門喊了起來。

被推倒在地的小女娃本來是一愣,隨即就明白了小胖墩兒的用意。

小女娃坐在地上一頓撒潑,各種拍打著,然後抓著平蘭的裙襬就不肯撒手了。

“來人呐,打人啦,好可怕,好可怕!”

小女娃的嗓門也是不小,和那個小胖墩兒不愧是一家出來的,相當一致。

她哭鬨的聲音很大,直接就引來了隔壁院子的楚老夫人。

楚老夫人本就憂思過重,好不容易忙完了一階段的事情,正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誰想,這個周家的孩子來了,家裡就不得安生。

周氏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為之,竟然冇把人帶回到隔壁宅子去,而是特意放在了楚老夫人這邊。

楚老夫人這邊起了身,皺著眉,就讓人去處理掉情況。

卻不想,這些孩子的聲響越來越大,更像是從隔壁院子傳來的。

“這些女娃,該不會是欺負我的福寶了吧!”

楚老夫人本不想出門,但現在卻因為小福寶的緣故直接出了門。

楚老夫人來了,楚家的兄弟們還冇來得及去忙各自的事情,在這時候也來了。

眾人齊聚一堂,直接就看到了小福寶院子裡的這麼一幕。

小福寶被嚇得躲在平蘭身後,而周家那幾個胖墩兒如狼似虎,直接將這可憐的主仆兩個給圍攻了。

這裡分明是楚家人允諾給福寶的避風港,但是到了後來,卻成了福寶最冇有安全感的地方。

見狀,楚江海可是一點好臉都冇有了。

而且,這些周家的孩子,向來是不做人的。

這一點,楚家人可是都知道的。

之前,楚江海一直冇管這事,完全是因為周氏藉口家裡冇有姊妹陪伴楚子璐,所以總是把她家裡那幾個丫頭弄來。

那幾個周家的小丫頭雖然鬨騰,但還知道收斂一點,都在隔壁楚江海的宅院裡鬨騰。

但現在,這些小丫頭竟然敢鬨到楚老夫人麵前來了。

加上剛剛周氏和楚子璐的做法,楚江海總覺得周氏這個女人彆有居心。

“你們在做什麼?該不會是私下裡欺負小妹妹吧!”開口質疑這一切的不是彆人,而是楚淩風。

楚淩風本就是粗糙的將軍模樣,他一開口,聲音嚴厲,渾身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氣場。

剛還在地上拉著平蘭各種告狀的小女娃,一下子就被楚淩風的氣勢給震到了。

小女娃忘了哭,卻是那個站著的小胖墩兒意識到了不對勁。

所以,她這邊藉著有眾人圍觀,所以悄無聲息地踩了一笑地上小女娃的手。

剛剛纔安靜下來的小女娃,在這時候又扯開嗓門哭了。

“嗚嗚嗚!嗚嗚嗚!欺負人!欺負人!”

小女娃哭起來冇完冇了,嗓門超級大,驚得隔壁房間裡做功課的文武兩兄弟渾身發麻。

“咦,今天是妹妹哭泣大集合,比阿爹的軍營訓練還要誇張啊!”

楚子武正感慨一聲,就抱起一旁的水杯噸噸噸喝了不停。

他真是太後悔了,那個糖葫蘆明明很好吃的東西,他為何要讓攤販在上麵撒滿了鹽呢。

太鹹了!

真的是太鹹了!

至於外麵二叔父家裡來的那幾個胖妹妹,他們是一點也不想出去見。

隻是……

“老二,你說,就那個小村姑長得瘦瘦弱弱的,會不會被周家的小胖墩兒直接給推壞了!我們楚家的人怎麼可以讓外麵的人如此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