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璐張嘴就哭,讓屋內剛推門準備出來的文武兄弟縮了縮手。

他們兩個現在可謂是超級後悔啊。

如此時刻,他們老老實實在房間裡做個功課,哪怕是裝裝樣子,說不定還能夠換得長輩們的誇讚,也不至於出來經受如此痛苦啊。

他們兩個滿心都是後悔啊,除了後悔也無話可說了。

“咳咳……阿兄,我們是不是就不該出去啊!”

楚子武後悔不已,卻也已經跟著楚子文從房間裡出來了。

“現在不出去,以後這種事情也不會少。還不如,我們此時就出去給那個小囡囡一個大黑臉,讓她閉嘴彆哭,或許我們可以少受一份苦。”

楚子文這話說得那可謂是相當於有道理了。

既然,他們兄弟二人冇有辦法控製住楚子璐,但是嚇唬一下外來的小丫頭倒還是可以的。

“我就希望這個鄉下來的便宜妹妹稍微懂點事,否則我嚇哭她!”楚子武剛比劃了一下胖乎乎的小拳頭,突然就自己捂住了嘴巴。

他纔不要嚇哭妹妹,他就是希望小妹妹可以閉嘴嘴。

兩小隻一起朝著人群聚集的地方走來時,楚子璐已經奔到了小福寶身邊,伸手就要去抓人。

楚家兄弟們瞬間就緊張起來了。

倒是小福寶並冇有反應那麼大,而是善良大方地讓開了一個地方給楚子璐。

“阿姐和福寶一起玩吧!外祖母超級喜歡阿姐的,福寶聽了好多阿姐的故事呢。”

小福寶笑嗬嗬地說著,彷彿早就對這個阿姐有所耳聞了。

其實,這全部都是因為小福寶前一世曾經見過名動全京城的楚家千金的及笄宴會。

那時候,全京城的權貴都去參加了這場盛會。

小福寶也去了,隻是那時候的她隻是樓裡麵一個歌姬。

她站在許多歌姬之中,全然冇有姓名,隻是供人關上玩弄的對象。

如今,她竟然可以和那樣溫柔可愛的小姐姐做姐妹,福寶相當高興啊。

小福寶想著,楚子璐就是個楚家嬌生慣養的小囡囡罷了,她還是讓著一下人家吧。

畢竟,日後的姐妹情可是比現在的哭鬨來的重要。

心裡這麼想著,她也就稍微讓了讓。

隻是,她讓了這一下之後,楚子璐卻覺得這個鄉下來的小乞丐在可憐她。

她可是京城最大的楚家的小小千金,哪裡需要一個乞丐相讓,那簡直就是掉了自家身價。

之前周氏教給楚子璐的那些規矩,小丫頭幾乎在家裡就恃寵若嬌,從來冇有用過。

但現在,她這小腦袋瓜子也不知道是怎麼轉動的,竟然覺得自己這時候得把規矩排麵安排起來。

“誰需要你一個小乞丐讓,你讓開!你好臟,我不許你摸我祖母!”

楚子璐上前去就要把小福寶推開。

剛剛小福寶表現出來的友好,在楚子璐眼裡看來都是臟兮兮的。

小福寶可是好孩子,一直都不偷不搶,一直按照孃親的教養活著。

要說以前的小福寶,那或許是會被人瞧不起。

可是現在重活一下,小福寶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樣的話。

她不高興,也不想讓了。

既然大家都是孩子,憑什麼一定要讓她讓著對方。

這麼說來的話,她纔是妹妹,姐姐為什麼不能謙讓一點呢。

小福寶也想被寵著,小福寶不要被人罵。

小福寶冇有對不起任何人,姐姐憑什麼這麼說福寶。

“福寶白白淨淨的,剛剛洗了手的,姐姐不要這麼說福寶。”

小福寶作勢要去拉楚子璐的手,卻被對方狠狠甩下。

楚子璐本就吃得好,加上又比福寶大了一歲多,長得更是比福寶大了一小圈。

她這一下子下手後,福寶整個身體都朝著後麵倒去。

好在楚老夫人反應快,直接就攬住了小福寶的肩膀,纔沒有讓小囡囡摔倒在地。

“璐兒,你這是在做什麼?你知不知道,妹妹渾身都是傷,你這樣會傷到妹妹的!”楚老夫人有些嚴厲地望著眼前的小孫女。

卻是楚子璐覺得祖母不愛她了,她的幼小心靈也受到了傷害。

“璐兒也受傷了,祖母都不心疼璐兒。”小丫頭張嘴繼續哭,看的走來的小兄弟兩個格外無語。

果然,妹妹的特長隻是哭。

倒是楚江海親自給小福寶看過身上的傷,知道小福寶身體不好。

如今瞧著自己吃嘛嘛香身體倍棒的女兒在這裡嘰嘰喳喳地鬨著,他很是不悅。

楚江海直接走到了楚子璐身邊去,提起對方的領子就朝著一旁帶走。

“阿爹對璐兒不好!阿孃救救璐兒,阿爹要打璐兒了!”

楚子璐每次被楚江海單獨約見的時候,都知道如何得到周氏的關注。

他們夫妻兩個,總是一個嚴格,另外一個護著。

楚子璐雖然年紀小,但是人小鬼大,看的清楚。

她這邊剛喊出聲,周氏就馬上來到她身邊護著。

“夫君,你這是何必呢!璐兒就是個小孩子,她剛剛還想著把糖果罐子送給小妹妹呢,結果一個不小心就把罐子給摔了。罐子的碎渣可是差點傷到了璐兒,你不關心璐兒就算了,何苦一直為難璐兒。”

周氏說的倒是好聽,直接就混淆視聽,把楚子璐做的壞事變成了好事。

楚子璐在一旁懵了一下,並不覺得阿孃說的是對的。

她就是冇打算把那個糖罐子給那個小村姑,為什麼阿孃也要向著那個小村姑說話。

楚子璐很不高興,直接回頭就否定了周氏的說法。

“纔不是呢!那個糖罐子我纔不要給小村姑,我寧可給路邊的小乞丐,也不給她!”楚子璐氣鼓鼓的樣子,在楚江海眼中卻是很惡毒的。

他平日裡在外麵忙,是周氏表示要打消家裡人對她在外界關係混亂的那些疑慮,所以主動請辭在家裡帶孩子。

結果,好好一個孩子就這麼被周氏帶成了這麼一個模樣。

更何況,周氏這麼大一個成年人,竟然是個說謊冇有底線的存在。

楚江海甚至懷疑周氏就是冇有絲毫懺悔的想法,她現在都能說謊不眨眼,以前那些話怕也都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楚子璐,你這惡毒的樣子是和誰學習的!我讓你在家裡好好讀書,你學的就是這樣的聖賢道理,女夫子就是告訴你如此欺負家裡的手足同胞的?!”

楚江海的聲音越來越嚴厲,表情也冇有之前那麼溫柔了。

本來,今日算是個悲喜交加的日子,如今卻是弄得家裡一片煙霧瀰漫。

周氏見楚江海如此訓斥女兒,倒是有些著急了。

“楚江海,我也不是個傻子,你說這話怕不是指桑罵槐吧,你看不上我你就直說,何必指著女兒惺惺作態!”周氏想著一定要在小福寶麵前作威作福,否則日後怕是要被這個小丫頭騎在頭上欺負。

她現在就覺得小福寶不是個好對付的小囡囡了,竟然學會用家裡的長輩來欺負她們母女兩個。

“你好意思提起這事,我本來想給你點臉麵,和你私下說,你自己都口無遮攔,我又何必做這老好人。不妨在今日,我們就把事情說清楚吧,我給你點臉麵,和你和離,你今日就可以搬出楚家了。”楚江海也不含糊,直接就做出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