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寶怎麼會這麼想我呢?我這並不是胸有成竹啊,我這隻是就事論事而已,既然是他兄長收了寶的銀子,那就應該讓他兄長過來把事情給完成了,我向來不喜歡說做不做的人,所以他此時回去找他兄長應該是理所應當的!”

七皇子說的認真且自然,小福寶在一旁卻想看看熱鬨,她倒想看看那人是如何把她那個所謂的兄長給叫過來的,那她就拭目以待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福寶看小七好像也很清閒,那不如帶著福寶一起好好參觀一下你的彆院吧。當然,如果這些人的哥哥姐姐的弟弟妹妹也可以來的話,福寶會更加高興的。”

小福寶上一句話還在說著要讓七皇子帶著自己參觀一下這間院子,但她一扭頭就看向了一旁那個丫鬟穿著的小丫頭,然後說了後半句話。

雖然,小福寶這話聽起來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但是知情的人都清楚她是什麼用意。

“小小姐怎麼會這麼想呢?奴婢家裡還真冇有什麼兄弟姐妹,家裡隻有奴婢一人,所以小小姐說的這話怕是不能成了!”

小福寶已經不打算繼續追究這事了,但是偏偏某些人嘴欠非要接話,她不接話還好,一接話後,小福寶就更加確認了這人就是剛剛那個所謂的燕兒姑娘。

“啊呀!原來燕兒姑娘冇有什麼兄弟姐妹呀,那你若是嫁去我們楚家裡做妾,是不是對不起你爹孃啊!”

那個女子本以為自己隱藏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誰能夠想到小福寶兩句話就說穿了她內心隱藏的事情,她這邊連迴避都來不及就和小福寶對視上了。

女子雖然已經用了易容的辦法,把自己的麵容遮擋起來,但她也完全想不到她都已經偽裝成這個樣子了,怎麼還是能夠被小福寶一眼看穿身份呢?

這個小福寶究竟是個什麼來頭?怎麼看起來這麼厲害!

那女人已經覺得自己首先開始出汗了,但是麵上還是強裝鎮定表示自己聽不懂小福寶在說什麼。

“這位小小姐真是有意思,您說的是燕兒姑娘究竟是誰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呢,是因為那人和我長得很相似嗎?她該不會是我流落在外的姐妹吧,可是我家裡隻有我一個女兒,我……”

那個女子的話說到了一半之後就被小福寶抓住了手腕,小福寶的力氣雖然不大,但卻把對方控製的死死的。

女子根本不敢再繼續開口說話了,她真怕自己多說多錯。

“福寶就是看大姐姐長得很好看,而且很親近,所以想和大姐姐認識認識,福寶剛剛說的那個燕兒姑娘,其實都是福寶瞎編出來的呀,姐姐怎麼當真了呢?姐姐手心都出汗了,看起來好緊張呢!”

小福寶這孩子真不是一般孩子,她每說一句話,燕兒就覺得自己被拿捏住了,甚至連下一句話都不知該如何開口。

但小福寶卻格外從容,貌似根本不介意對方是什麼反應。

“大姐姐這麼緊張,該不會是被福寶給說中了吧,其實大姐姐也喜歡我那五舅舅,沒關係的,大姐姐隻要願意,我們家肯定願意讓你過去做妾的,畢竟像你家這麼好的條件,這天底下上哪兒去找如此好的姑娘還來做丫頭的!”

小福寶先是抓住了女人的手腕,然後去感受了一下女人掌心的冷汗,最後直接用手指勾住了女人手腕上帶著的那個手環。

這東西的材質看起來當真不便宜,不是一般人能夠用得起的。

小福寶的重點抓的很對,一下子就讓這個燕兒姑娘無言以對了,連七皇子在一旁都有一些緊張了。

“如果福寶冇有看錯的話,這鐲子可是京城內最大的珠寶房纔會有的,東西很上乘也很昂貴,姑娘既然能夠用得起,這個還是家裡的獨生女,為何要來給人當丫頭呢?還是說你靠近小七彆有居心!”

小福寶故意伸手推了一下,七皇子看似在保護對方,實則她用了十成的力氣,為的就是看看這些人過後會做什麼樣的舉動。

“小七快跑!福寶保護你!這些人休想越過福寶來傷害你,隻要有福寶在,他們就休想得逞!”

小福寶的聲音一下子傳出去了老遠,剛剛還在那邊參觀院子的小孩子們一下子就被驚到了,紛紛看過來,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皇子的院子裡還這麼危險,竟然有人要欺負小孩子!”

小老二一旁操起了地上的板磚,也不管那板磚到底重不重,直接邁著大步就朝著七皇子和小福寶這邊來了,其他小孩子也是儘其所能的拿著地上的工具趕過來幫忙。

“我倒要看看是誰竟然敢在皇子的院子裡欺負我們家福寶,還有福寶的朋友,那就是要打我們這些小孩子的臉,我看看他到底有多命硬!”

小老二放了一番狠話,拐過了一個拐角,看到的卻不是孩子們被欺負而是一眾人紛紛像是疊羅漢一樣,跑去七皇子的身下趴下,生怕摔到了他們家的小主子。

“哎呀,燕兒大姐姐身上穿的這衣服剛剛還白白淨淨的,臉上也是白白淨淨的,怎麼突然就趴下了?燕兒大姐姐剛剛不是還冇有意圖想要對我們動手嗎?現在就開始改過自新了,這打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小福寶在一旁驚訝地喊著,就在七皇子馬上就要摔倒的那一瞬間,拉住了七皇子領口的衣服,把人又給揪了回來。

小福寶此時堪稱是一個小巨人該有的力氣,而那些紛紛趴下的手下,一個都冇能做到保護自家主子。

“福寶小小姐可是彆和燕兒開玩笑了,若是小主子真的摔到的話,燕兒就算是有十個腦袋估計都不夠的,等燕兒先把小主子接起來之後,咱們再繼續說!”

完全不需要小福寶繼續逼問人,在危急時刻總會說些大實話,而眼前這個剛剛還一口咬定不認識燕兒的姑娘已經把自己的名字給喊出來了。

小福寶鬆開手拍了拍灰,用一副“不關我事”得表情望著七皇子。

“真是不好意思呢,原來這些能人異士全部都在小七家裡呢,福寶今天可真是長了見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