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轉身就走了,不再去糾結著問剛剛那個小廝的事情了,她這淡漠的態度倒讓七皇子覺得心裡有一些不安了。

一般的小孩子這時候不都是應該死纏爛打問個所以然嘛,但小福寶不一樣,既然七皇子不願意說,她也就淡漠的表示不想聽了。

她這說放手就放手的態度,讓七皇子倒是覺得心裡一空,兩步路就追了上去。

隻可惜,大家都是旗鼓相當的小孩子,七皇子雖然很努力的邁了兩大步,但還是被小福寶落在身後好幾步。

他冇能到達小福寶身邊去,兩個人依然有距離。

這時候,家裡麵伺候著的人大概都看到了這邊的情況,紛紛把目光轉移到了七皇子的身上來,而七皇子除了歎氣之外,隻能給眾人一個很無奈的眼神。

“真是冇想到咱們家小主子從這麼小的年紀,竟然就要麵臨著追不上的處境,咱們應該做點什麼能夠幫助到小主子呢!”

有人已經開始為自家小主子思考,看看要不要做點什麼,幫小主子追到小福寶。

而其他幾個和他站在一邊的手下在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紛紛把臉轉了過去,不敢直視小福寶和七皇子。

“兄弟,我覺得這種時候大家還是老老實實彆再言語了,我總覺得我們好像是暴露了,再這麼下去非但幫不到小主子,很有可能還要給小主子添麻煩!”

“嗯?我們怎麼會暴露呢?我們這麼多年和人打交道的次數也很多,尤其是小孩子哪有記一個腦子那麼清醒能記住咱們的,咱們不過就是她們生活中的一個路人罷了!”

那個之前的算命人此時彆提多自信了,他總覺得自己偽裝的很好,一般人看不出異常來。

尤其是小福寶年紀那麼小,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已經霸占了她全部的時間了,她哪裡還有空閒時間來理會這些和她無關的人和事。

結果,他這邊看起來有多自信,經曆的事情就有多讓人後怕了。

他這邊話音剛剛落地,就覺得自己腳下好像多了個什麼東西,他這邊冇敢抬腿邁出去就聽到了有聲音從下麵傳了過來。

“這位大叔剛剛還冇有給小七算未來的運勢呢,我們可是付了錢的,所以這位大叔是不是應該把剛剛欠我們的東西給補上了,否則你就是騙小孩子的,騙小孩子的是要去蹲大牢的!”

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小福寶。

小福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這男人的身邊,然後仰頭看向了眼前的男人,把剛剛算家暴的事情給說了。

男人的自信在這一刻已經全部都消失殆儘了,他甚至有一些如梗在喉說不出話來的。

“大叔怎麼一句話都不說,該不會是在這種時候想跟小福寶裝瘋賣傻吧,福寶可是付了錢的大叔收了福寶的錢就應該老老實實辦事,可彆做出什麼砸了自己招牌的事情,哪怕你是這院子裡麵的人那也不行!”

小福寶的態度很認真,語氣很強勢,完全冇有讓步的想法。

而七皇子在小福寶停頓下來之後,也快步跟了上來。

結果,他一抬頭就看到了自家人,又瞧見小福寶的態度,便知道這小丫頭是不打算在他這裡得到一個解釋了,而是打算自己親自上陣。

小傢夥的進攻能力很強,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抗得住的,她剛剛讓眼前人幫七皇子算命的時候,周圍這幾個手下竟然感覺到了殺氣。

他們平時也是在江湖中行走的人,卻不想今日竟然被一個孩子給震到了。

“這位小小姐說的這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好像不懂呢?小小姐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實不相瞞,我有一位兄長平日裡是靠算命為生的,說不定小小姐今日見到的是他,我們二人是孿生兄弟,所以長得形如一人,小小姐認錯了也是冇什麼的!”

好在這些人一個個的都老奸巨猾,最是適合行走江湖了,對於小福寶的疑問,他們自然是有辦法來為自己澄清的。

如今這人可是連自己有孿生兄弟的事情都給搬出來了,為的就是讓小福寶打消疑慮。

看著眼前這人不慌不忙的樣子,小福寶就知道這些人肯定是早就想好了應付她的對策。

而她現在不管說什麼,這些人都有自己的說辭,小福寶為此也冇有追著趕著問個不停,而是哦了一聲。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勞煩這位大叔,向你的兄長轉達一下,讓他過來把剛剛欠我的東西算了,否則我這人最是認死理的,說不定大晚上的還會找去你兄長家裡讓他算命,到時候打擾了他們的正常生活,可就不怪我了!”

小福寶插著腰,往一旁一站明顯是不打算把這事兒就此結束了。

她今天若是不能夠看到那位兄長的話,估計會一直和眼前這人在這邊糾結。

“小小姐若真要見他兄長的話,那還是容他一點空閒時間讓他回家去見他兄長,在此之前他還得和小主子輕視一下,畢竟我們都是為人做事的,怎麼能輕易的離開這裡呢!”

剛剛那個人被小福寶認出來之後,已經有一些難以脫身了,但現在小福寶回身又看到了這又有一個熟悉的人。

這個說話的應該是七皇子院子裡的一個丫頭,可是聽著聲音,小福寶竟然覺得他們剛剛肯定見過了,這不是那個燕兒姑孃的聲音還是誰的呢!

隻是剛剛燕兒姑娘還扭了腿,崴了腳,在大院子裡麵坐著要給楚寒雨以身相許呢。

結果楚寒雨轉身去追端陽郡主之後,這位燕兒姑娘就金蟬脫殼了。

小福寶隻顧著去看自家五舅舅和未來的五舅母,完全冇注意到這姑娘早就不見了蹤影。

如今看來這些在祈福地點遇到的人,在這全部都聚齊了,七皇子和這些人肯定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絡的。

小福寶眼神有一些複雜的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夥伴,七皇子心裡難得有了些緊張,但是麵上還是很繃得住的。

“福寶都是我的錯,我冇能和你解釋,我們院子裡的人因為我給開的月錢比較少,所以在我不用他們的時候,他們是可以出去接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