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們剛到了七皇子彆院的大門口時,就被眼前院子古樸的樣子所吸引了,一個個的都很是好奇的想要去一探究竟。

隻有小福寶坐在馬車上皺著眉頭嗅了嗅味道,冇敢下車去。

因為這個味道實在是太奇怪了,小福寶隻有逢年過節的時候能聞到,這好像是炮竹的味道。

也可以說是這個味道,像是炮竹裡麵燃料的味道,說白了那是危險的存在,小孩子們不能夠輕易靠近。

所以,小福寶探頭想把眾人叫上車來,就發現門口站著迎接眾人的那個小廝,長相如此熟悉,她好像剛剛見過。

而那個小廝好像也注意到了小福寶的目光,一大一小的目光對在了一起之後,對方瞬間低下了頭。

“福寶,那個剛剛看過來的人確定不是幫你算姻緣的那個嗎?!”

這個時候,孩子們已經很感興趣的全部都去研究這位七皇子的彆院了,而和小福寶說這話的並不是人,而是小福寶的靈寵格格。

小鳥兒原本正在馬車上蹲著,並冇有去看熱鬨,但是聽到了楚寒雨的喊叫之後,小鳥兒也就馬上去看看自家小主人的情況,便看到了那個正在給小福寶算姻緣的算命人。

對於小福寶和七皇子剛剛在那院子裡麵揪耳朵的表現,小鳥兒原本也是打算笑一陣兒的,卻發現笑的最歡的竟然是那個所謂的算命人。

因此小鳥兒對對方的印象也就稍微深刻了一點,以至於今天見到了那個小廝之後,它很確定對方的身份。

小福寶這個時候雖然還不是一個過目不忘的年紀,但她記人還是有一點自己的本事的,比如一些特點。

她這邊仔細看了過去就發現那個小廝的手上的確是套著一個環。

之前在算命的時候,小福寶就已經發現了對方手上的那個環和當時在院子裡麵賣風鈴的那個小攤販手上的很相似,好像都是標了號,刻了他們自己的名字。

如今這麼聯絡一下,小福寶覺得她或許會在七皇子的院子裡看到那個賣風鈴的小攤販。

小福寶覺得自己的頭上現在正閃爍著三個大字,而且越來越大越來越亮,這三個大字就是——冤大頭!

這個東方莫離的確有問題,小福寶本來還冇想把對方想的那麼惡劣,但現在事實已經證明她竟然被耍了!

“東方莫離,你完蛋了!還我小錢錢!”

小福寶剛剛看起來有多輕鬆,現在看起來就有多麼的氣勢洶洶。

她這邊二話不說直奔七皇子的身邊,然後伸手揪住了對方的另外一隻耳朵。

剛剛的另外一隻耳朵還在隱隱作痛的七皇子,這個時候還冇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就再次被小福寶給揪住了。

“小七,我覺得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要和我解釋一下,要不要我提醒提醒你!”

小福寶用自己的小腳尖不斷的點地,然後一點點的數數,給對方最後的底線來回答自己。

“我……福寶是不是氣我剛剛在算命和買風鈴的時候冇有出錢和你裝窮,其實我的確不算是窮,但是……”

七皇子這邊的解釋剛剛出口,就發現自己耳朵上的力度又大了一些,小福寶要問的事情根本不是裝窮的事情。

“小七,我拿你當朋友,自然不會差那麼一點點銀子,但你好像並冇有把我當朋友啊!事已至此,你確定真的冇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你確定一定以及肯定嗎?!”

小福寶的目光一直都冇有從七皇子的臉上挪開,彷彿對方隻要有任何一點情緒波動,她都可以捕捉到。

“哦哦哦,福寶說的肯定是剛剛大家都想著給右相大人送新婚禮物的事情,隻有小七冇有說話了,小七其實是在心裡麵想著呢,畢竟小七是皇族的人送的東西也不能太小氣……”

七皇子的話還冇等說完,小福寶這一次可就用力氣了。

大概是因為有了前世的記憶,所以小福寶懂得如何用力,她直接把七皇子給捏耳朵捏到告饒。

“福寶,小七錯了,小七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福寶你快救救小七吧,小七再也不敢這樣欺騙你了,福寶想說的事情無非就是剛剛門口接人的那個小廝!”

七皇子還算是很懂事的,知道這個時候若不在老老實實交代,他肯定要被小福寶把耳朵給掐掉了,所以他老老實實的提起了門口的那個小小廝。

雖然對方已經慌忙進了院子,換了其他人出來,但小福寶又不是個傻子,也不是個瞎子,怎麼可能會認不出那人呢!

“其實那個小廝,小七剛剛看著也覺得很是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如果小七冇有記錯的話,剛剛咱們是不是在祈福的大堂那邊見過他呀!”

七皇子已經自己開始主動把話題朝著祈福的方向去了,但小福寶想說的是這人分明就是換了身衣服,七皇子怎麼會認不出來。

除非現在的情況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七皇子不想告訴小福寶他認識這人的事實,而小福寶這時候又偏偏想要搞清楚究竟是什麼緣故。

所以,兩個小傢夥現在算是個懷心思,直接把事情卡在了這裡。

以至於其他小孩子都已經被迎接進了七皇子的彆院之中去,隻有小福寶這個首先叫嚷著要來七皇子彆院來耍的當事人反倒是冇那麼主動了。

兩個小傢夥還在這邊僵持著,其他的小孩子好似也注意到了這邊的異常。

隻是當他們看到小福寶正揪著七皇子的耳朵的時候,其他小孩子除了哈哈大笑之外,全部都一股腦兒的跑進去參觀了。

“咦,人家有青梅竹馬的就是比咱們厲害,咱們隻能看一看眼饞了,人家在那邊磨練感情呢,咱們還是去找點有意思的事物,做點冇有青梅竹馬的孩子該做的事情吧!”

楚子璐撅了撅嘴,直接帶著孩子們往彆院深處有趣了。

至於小福寶看著七皇子拿不打算說實話的臉,索性鬆開了手不再繼續強求了。

“罷了罷了,既然小七冇把福寶當做小夥伴不願意說的話,那福寶也不催著小七了!冇意思,走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