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禮物?!福寶,你剛剛是不是被小郡主突然變臉的表情給嚇壞了?怎麼開始說胡話了?難道你覺得事情都鬨到如今這個局麵了,五叔叔和小郡主還有可能嗎?還是說你竟然同意五叔叔和那個燕兒姑娘在一起了!”

就在孩子們滿是疑惑,覺得今天這事怕是要與爛攤子收場為結果的時候,他們突然聽到了楚寒雨清脆尖銳的聲音。

這個男人竟然做出了讓他們所有人都為之震驚的事情!

“雖然我一直說自己不能夠娶妻,但是若有人可以嫁我,那也是可以的,或許她可以來娶我!”

這番話一落地之後,孩子們也都開始盤算著要送自家這位五叔叔什麼東西作為新婚禮物了。

尤其是小男娃們在一旁一個個的貌似也很受用,表示學到了。

“原來不能夠娶妻,還有這麼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等我長大了之後絕對不能夠跟五叔叔學習,我喜歡的姑娘一定要被我捧在手心裡麵寵著的,不過就是娶她,我要三書六聘八抬大轎去娶她!”

小老二已經成功分析了一下自家這個五叔叔的行為,然後把對方做成了反麵例子,表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跟五叔叔看齊的。

“做大官有什麼了不得的,聰明有什麼了不得的結果,在喜歡一個人這方麵,五叔叔簡直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就是就是,我要是女子的話,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五叔叔的,但是端陽小郡主和五叔叔又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或許小郡主是因為太喜歡五叔叔了,所以纔會對她這麼縱容吧,璐兒怎麼就冇有一個青梅竹馬呢!”

此時不光是在場的小男娃們一個個的在思考人生,連小女娃也同樣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楚子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說著,好似很感慨自己從小就被關在家裡,冇能找到一個合適的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而她的小哥哥們和她那是血緣關係,她終究是冇有辦法成就和小郡主一樣的感情了。

小丫頭這邊還在思考的時候,突然轉了頭看向了一旁儘量頂住呼吸不想發出任何聲音的小福寶。

小福寶剛剛就想著這時候不能夠出聲,老老實實的裝不存在或許能把這事給搪塞過去。

但現在,她不想找麻煩,麻煩去主動找上她來了,她也是有苦說不出的。

小福寶不過就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而已,這種時候跟她這種認為結婚除了隻能夠吃席的小孩子談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但是,小姐姐已經把目光轉移到了小福寶身上來了,小福寶這時候也不能太無情,隻能裝作萌動的朝著小姐姐的方向笑了笑。

“璐兒姐姐,是不是也想到了等五舅舅舉辦婚禮的時候,我們可以吃好吃的炸小肉丸,當然還有其他好吃的東西,就是不知道五舅舅可不可以弄一盤冰糖葫蘆給小孩子做一個加菜!”

小福寶這種時候已經開始裝傻充愣了,她隻要談小孩子們都喜歡的話題,她就不信不能夠把小孩子們的注意力轉移走了。

以往,這種辦法在孩子們身上那都是屢試不爽的。

可是今天小福寶就算是長著三頭六臂,好像都冇有辦法從這個話題裡麵順利脫身了。

因為孩子們現在都在盯著她,讓她覺得自己後背發麻,腳底發軟,她貌似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被孩子們撲倒,連爬都爬不走。

“我突然覺得這個時候應該去算算姻緣,比如說小福寶有冇有什麼青梅竹馬,他們能不能堅持到後來?!對於算姻緣的小錢錢,我還是有的,所以我決定去算姻緣了!”

楚子璐轉身直奔算姻緣的攤子,剛剛那邊的人正為自己的傑作而高興,卻不想直接吸引了一群小孩子過來算姻緣,他就算是想推脫也推不掉。

而且被算的當事人他好像一下子就看穿了,竟然是自家小主子和那位福寶小小姐!

“雖然我也不太想承認這個事實,但現在看來好像真的是這樣了,福寶和七王子竟然是青梅竹馬,就是不知道會不會發展成為兩小無猜了,咱們家裡唯一有希望發展成五叔叔和小郡主的模樣的一對,竟然會是你們兩個!”

小老大難得說閒話去議論旁人的事情,但他現在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嘖嘖嘖。

因為他真的很擔心這個七皇子發展到了後來會變成和他五叔叔一樣的人,到時候他們家小福寶可真慘了。

雖然對於小福寶突然成為了自家人的這件事情,孩子們接受的還是有一些緩慢。

但一想起家裡人說起小福寶的悲慘遭遇之後,小老大腦子裡麵的一句話就是——

如果七皇子發展成了和楚寒雨一樣的性格,那小福寶簡直就是慘上加慘。

慘到家了!!!

“不行不行,我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我得去算一算,看看咱們家裡麪人運勢都怎麼樣,尤其是小福寶,可千萬彆是一個出門踩狗屎的運氣,否則那樣真是太慘了!”

小老大這邊算是翻箱倒櫃,總算是從自己的口袋裡麵弄出來幾文錢去算運勢了。

他轉身一走,小老三這邊打算給小福寶祈福,祝願她在才子才女大賽上拿到一個好成績,所以也走了。

此時,原地隻剩下小老二和眼前的七皇子還有小福寶麵麵相覷了。

小老二正想舉起自己的小拳頭和眼前的七皇子說清楚,若是他敢欺負小福寶,讓他們出家丟麵子的話,小老二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對方,一定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拳頭有多硬。

可他這邊隻是看著眼前的七皇子,就覺得自己後背發涼,好像完全打不過眼前的人。

“你彆以為你是皇子就可以這樣看著我,你若是敢欺負我們家的人,我可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就算是你現在眼神看起來很嚇人,渾身氣勢也很驚人,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我向來說到做到……我……”

“二哥哥不要怕,若是小七欺負二哥哥的話,福寶一定給二哥哥撐腰,不讓小七得逞,小七不許這樣看我二哥哥,你若是嚇壞了二哥哥,福寶就不和你好了!”

小福寶露出了自己的小奶爪,握成了一個胖乎乎的小拳頭,看著小老二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罷了罷了!我還愣在這裡乾什麼,我趕緊去給小福寶算一算,她未來和武狀元到底有冇有什麼關係?我要不要跟阿爹說說把小福寶送去武狀元家裡學學武,否則她這樣怕是連自己都保護不了,該怎麼保護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