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子到底是不是楚寒雨的有緣人冇有人知道,因為下一刻這個女子腳踝就崴了一下,直接貼著楚寒雨不動彈了。

“這位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這腳踝好像剛剛來了一下,完全冇有辦法動了,不知您是否能夠把我扶到一旁的石墩子上坐一下!”

女人的語氣很溫柔,整個人看起來弱柳扶風的,和小郡主活潑的性格比起來還是很不一樣的,她們兩個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若不是這個所謂的有緣人是剛剛用幾文錢安排出來的,小福寶都快要相信對方是不是早就已經盯好了這邊,打算隨時出手了。

“既然姑娘已經傷到了腳,那我就過扶你過去坐下吧,我在城中認識幾個醫館姑娘,若是需要幫助的話,可以去這幾個醫館就醫,他們一定可以幫姑娘恢複如初的!”

楚寒雨倒是很熱情,大概這也是楚家男人身上所有的特質,他們這家人可謂是愛恨分明,睚眥必報。

但是,他們在需要幫助的人麵前也冇有那麼凶神惡煞,反倒是性格很分明。

隻是這時候楚寒雨熱情起來,那姑娘卻開始淚眼婆娑,彷彿開始入戲了。

“謝謝公子對燕兒的照顧,燕兒如今能夠遇到公子這樣的好人,真是三生有幸,燕兒本以為這一輩子大概也就這樣了,卻不想能夠遇到公子這樣的人!”

對於楚寒雨的熱情,這個姑娘反應也挺快的,她這邊說著感動的話,然後就伸手抓住了楚寒雨的胳膊。

一般人都知道她隻是想要記住楚寒雨的力量往前行走,但是自打這有緣人三個字出口之後,眾人都覺得奇奇怪怪的,甚至看著他們兩個人親密接觸的時候,都想捂住眼睛不看小郡主暴怒的表情。

“小七,你難道不覺得我們今天遇到的人和事都太有趣了嗎?尤其是剛剛那個小攤販還有算命的,以及現在這個有緣人,他們可真像戲班子出來了,隻是他們的水平這麼高,隻收了幾文錢,難道不會餓死嗎?還是說這些人已經賺得盆滿缽溢,此時出來隻是體驗生活?”

小福寶這個時候分明是可以跟眼前的七皇子討論一下這種事情的,但她現在一出口彷彿像是很篤定眼前這些人就是特意出現的,而她的話中之意義又像是特意在說給七皇子聽。

難道小福寶在懷疑七皇子和這些人是一夥的嗎?

七皇子就知道他這些手下今天好不容易出來轉悠一圈,果然是給他惹了點大事,他們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呢。

隻是小福寶冇有問到頭上來,七皇子這邊也絕對不會輕易的承認這些人和他是有關係的,他依然表示和他們並不是很熟悉。

“或許是吧,我聽說京城裡麵也是有幾個很大的戲班子的,他們平日裡出那幾場戲,可謂是場場爆滿,人滿為患,賺了很多很多銀子,所以平時也就不想演戲了,如今過來大概是感受生活,找找樂趣吧!”

“小七聽說的事情好多呀,我都不知道呢,如今在小七這裡聽到了之後,福寶好像也長了很多見識了,日後小七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一定要說給福報聽,我們可是好夥伴,小齊不能和福寶藏著掖著,那樣我們就不親密了!”

小福寶每一句話說著都像是小孩子們的約定,但她每一句話都說到了七皇子的心頭上,把七皇子說的心裡微微一顫。

小福寶的聰明伶俐,這不是一般人可以衡量的,連七皇子都很清楚,自己此時若是再這樣無動於衷下去,說不定就要被小福寶給戳穿了。

“其實也不要一定去城裡找大夫的,不瞞大家,小七身邊一直都跟著一些醫官廚子,這是小七家裡麵唯一的幾個人了,若是這位姑娘不嫌棄,小七可以讓醫官給姑娘檢查一下!”

看著自家小主子要給自己提供大夫看病,那個姑娘怎麼可能會拒絕呢?

她若是拒絕的話,那就是打了自家小主子的臉,所以她隻能麵露感謝的點了點頭。

“這位小小公子和小公子都是好人,燕兒把這一切都記在心裡了,若是公子有什麼需要燕兒報答的和去做的,燕兒都可以的,哪怕是以身相許。”

這個姑娘倒是夠直接踏著紅顏知己和所謂的有緣人,完全都不需要楚寒雨自己往上順,而是她主動就給自己扣上了個名頭。

聽說眼前的燕兒姑娘要對自己以身相許,楚寒雨嚇的差一點就坐在了地上。

但他的手臂又被對方攥著,怎麼都不能抽出來,因此他人此時的狀態看起來就是一個個麵,紅的不行,像是害羞一樣。

這一切在端陽小郡主的眼裡也是一樣的,那就是這個楚寒雨在聽說這位燕兒姑娘要以身相許的時候,竟然臉紅害羞了。

原來,楚寒雨喜歡的是這樣的女子,那端陽郡主今日跟著楚寒雨一起出來抽簽祈福,豈不是直接被對方當場否定了,讓他日後再也不要糾纏著楚寒雨了。

一時之間,端陽郡主就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算是被拋棄了,她這邊心裡一橫扭過頭去,不打算再看人家男女的卿卿我我了。

而楚寒雨也意識到了自己身邊的小郡主好像心情很不佳,扭過頭都不想看他了,他忙開口拒絕了這個燕兒姑孃的橄欖枝。

“燕兒姑娘,我想你是誤會了,今日就算撲向我的不是你,哪怕是一個大漢,我也會把他扶起來的,這是我幫人的本能,並不是因為我見你是個姑娘就看上你了,更何況我現在無心娶妻,並冇有辦法應允你的回報。”

楚寒雨不好說出自己喜歡小郡主,但是他不打算娶妻的事情是從他起初就已經定下來的目標。

因此在這個時候他能夠說的如此正義凜然,完全是因為他之前拒絕小郡主的時候用的也是這句話。

“什麼?可是燕兒瞧著眼前的公子也正值娶妻的年紀,你這時候若是還不娶妻的話,家裡的老人們難道不擔心啦?同齡人難道不催促嗎?你這樣怕是會耽誤下麵的兄弟姊妹婚嫁呀!”

燕兒姑娘還在追問的時候,那個大夫正好幫她捏了一下腳踝,痛得她大喊出聲。

“啊呀!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