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路上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小囡囡,在這一刻還是暴露了。

剛剛還七嘴八舌甚至大打出手的張家女人們,此時把目光全部都轉移到了小囡囡身上來。

小福寶暴露了。

小信鴿就那麼呼扇著翅膀,覺得大事不妙。

它太小了,又打不過這麼多瘋女人,現在能做的就是去找後援。

“福寶,等我,我去找舅舅們來幫忙!等我!”

小信鴿為了和福寶說話,隻能低飛,在福寶耳畔留言。

結果,因為它飛的實在是太低了,直接就被張家的瘋狂女人們扯住了翅膀。

小信鴿身子傾斜,差一點就摔倒在地。

好在鳥兒有小翅膀,比較靈活,不是陸地上的凡人可以輕易控製的。

雖然幾個瘋狂的張家女人的圍追堵截之下,小鳥兒被扯掉了兩根翅膀上的羽毛,但好在信鴿還是飛走了。

“快!那個鳥兒是跟著這個小掃把星一起來的,不能讓它跑了!”

其中一個女人吼了一嗓子,馬上有其他人拚命跟上。

小信鴿這幾天在楚家吃的好東西,全部都在這一天消耗了。

小信鴿拚命飛,隻為了可以快點見到救兵們。

隻是……

“夭壽啦夭壽啦!格格不能和舅舅們說話啊!福寶,格格要怎麼辦啊!”

小信鴿的小腦袋瓜子要炸裂了。

眼看著它身後的女人們瘋狂追來,格格乾脆閉著眼睛俯衝。

“不管了不管了,救命啊!”

小信鴿就那麼直接衝到了前廳來,直直地奔著楚月影去。

大概是看到男人暗中攥緊的拳頭,格格不得不轉換了路線,奔著楚江海去了。

“救命啊!”

格格彷彿可以感受到小福寶被眾人擒拿住的痛苦。

它想都不想,直接就扯著楚正雲的袖口往一旁跑。

對於格格,楚家人都不是很陌生了。

這隻小信鴿可是小福寶的寶貝,但如今怎麼弄得這麼狼狽。

格格的翅膀尖尖,因為被人強硬扯掉了毛,直接就露出了紅色的星星點點。

楚江海畢竟是個做郎中的,對這一切還是很敏感的。

他很清楚小福寶不是那種暴力的孩子,她那麼喜歡格格,肯定不會對格格輕易動手的。

但是,格格現在受傷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再加上格格現在的反常,楚江海馬上意識到了小福寶出現了危險。

他左右環顧,並冇有看到小福寶的影子。

所以,楚江海想都冇想,起身就跟著小信鴿走。

方張氏這邊正拖延時間,不想讓楚家兄弟們去見那幾個瘋女人。

結果,她這邊什麼好處都冇得到,甚至都冇有被人正眼看一下,楚家兄弟們卻是要去後院了。

方張氏心裡雖然狠,但是麵上還是得能過得去。

“這位楚家哥哥,你這是要去哪裡啊?要不要小女子幫忙帶路啊!”

方張氏一臉堆笑地朝著楚正雲走來,再次被楚月影手裡的武器攔住了。

“你們在這邊老實看著祈福儀式,要是影響了儀式的進行,你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們,晦氣可是會纏繞著你們生生世世的。”

楚月影用嘴平靜的麵容說著最為驚人的話。

胡家本就遭遇瞭如此重創,胡老爹和胡老孃又是相當迷信,那可是相當聽從楚月影的話了。

“兒媳婦,你可是彆走,萬一你走了,衝撞了福神的話,咱們一家可是都要倒黴的啊!”

胡老孃這邊二話不說,就去拉著方張氏的手,不讓她離開。

倒是方張氏的目光一直放在楚家兄弟們身上。

要是這些個優秀的郎君,真的和後院那些廢物女人們在一起了,方張氏肯定要氣得半死的。

現在,她就對小福寶嫉妒萬分。

那個臭丫頭,一個小掃把星,憑什麼能夠得到她小半輩子都得不到的一起。

而且,那些個有身份有長相的男人,竟然會對那個小東西言聽計從。

光是想一想,方張氏就覺得嫉妒的快要死了。

“爹孃,你們和大誌在這邊守著就好了。畢竟楚梓楠是你們胡家的媳婦,又不是我的,我一個二房在這邊待著豈不是給人家添堵啊。我還是去看看福寶吧,畢竟這孩子也可憐,爹指望不上了,隻有我這個二孃可以去說說好話了。”

方張氏嘴上說著好話,實則已經朝著後院去了。

她這邊腳步不是很匆匆,而是一直打量著楚家男人們的反應。

若是那個小掃把星被張家的那群瘋婆子欺負了,她倒是可以衝上前去做個好小娘,假意保護孩子。

反正,那孩子還小,可能連話都說不清楚,到時候她一口咬定自己是個好孃親,孩子離不開她,楚家人說不定要用八抬大轎把她邀請去京城常住呢。

方張氏心裡敲打著小算盤,臉上是絲毫不收斂的得意的笑容。

“京城,貴夫人,我來了!”

方張氏笑著往後院去,卻是老遠就聽到了小福寶求饒的聲音。

“你鬆開我!你不要動我阿孃!你打福寶吧,你彆動我阿孃!”

小孩子的聲音一下子傳出了好遠,其中的淒楚和求饒不言而喻。

楚家兄弟們聞言,腳上恨不得生風,全部都擁到了後院來。

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家,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膽,在他們眼皮底下欺負福寶。

這些人當真是活膩了!

隻是,楚家人剛落定腳步,就被一股股刺鼻的脂粉味熏得當場打噴嚏流眼淚。

“阿嚏!”

剛還在嘰嘰喳喳地抓著小福寶讓她閉嘴的張家女人們,這一刻都震驚不已。

怪不得,當初縣城裡一直流傳關於楚家的歌謠。

說什麼嫁給楚家兒郎,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那時候,大家都覺得誇張不已。

隻是如今見到了楚家兒郎後,女人們差點如狼似虎地撲上來套近乎。

隻見眼前的男人們,一個個身形板正,看起來器宇軒昂,各有各的特色。

再加上男人們身上專有的獨特貴氣,讓人更是忍不住把目光死死貼在眾人身上。

看著這群女人饑渴誇張的表情,方張氏在心裡厭惡這些人。

好在她這邊的關注點還在那個小掃把星身上,她也就馬上斂了斂厭惡的表情,直接一副擔憂臉衝了上去。

“啊呀,福寶怎麼來這邊了?福寶可是有磕碰到嗎?福寶哪裡不舒服,快和小娘說,你可真是嚇壞了小娘了,小娘好心疼你啊!”

方張氏迎上去,伸手就要拉著福寶噓寒問暖。

小囡囡見狀,大力想要掙脫女人們的鉗製,嘴上不斷地求饒:“姨娘不要掐福寶,福寶聽話!小娘也不要打福寶,福寶冇有欺負姨娘們……福寶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