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對於自己突然想到了這件事很是驚喜,她想著要不要去告訴一下自己身邊的人。

結果,她這邊剛從小被窩裡麵爬出來,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她去把這件事情告訴誰呢,告訴舅舅們嗎?

舅舅們白天已經那麼辛苦了,現在應該是在休息了,如果小福寶把他們弄醒的話,簡直就對不起他們。

那小福寶把這件事情去告訴七皇子嗎?

但是小七是一個小孩子,和福寶一樣小,他們兩個可以做什麼呢?

更何況,小福寶要做的可是替孃親報仇的事情,她不想把自己最好的小夥伴牽扯進去。

那去告訴那位賢王殿下嗎?!

萬一賢王殿下和那壞人是一夥的呢,小福寶豈不是自投羅網了。

小福寶覺得自己糾結極了,她又重新坐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把小被子往身上蓋了蓋,然後開始進行沉思。

而一旁的小鳥兒看著小福寶的動作,出現了變化之後同樣落在了小福寶的被子上,和她一起沉思。

“格格,福寶這個時候是因為頭痛想著解決問題的方法,所以在思考,格格是在做什麼呢,該不會是白天吃太多了,所以在這裡醞釀要拉屎吧!”

小福寶一句話就戳中了格格的心窩子,而小鳥兒這邊瘋狂地搖著自己的小翅膀表示否定。

“不不不,格格今天的量幾乎已經在那位賢王殿下的手上解決完了,格格也在思考,格格之前被撿回來的那些事情,看看這位賢王殿下在格格的印象之中到底是不是一個好人!”

聽到格格突然說要開始回憶自己當年的事情,小福寶這邊充滿期待,瞪大自己的大眼睛坐在那裡等待著。

隻是,某位小鳥兒的記憶力彷彿和金魚一樣。

小福寶這邊等了好久好久,幾乎是眼皮都已經打顫,快要睜不開了,還是冇能等到格格的迴應。

因此,小福寶這邊抱著自己的小被子直接睡著了。

至於格格那邊看到小福寶睡著了之後,猛的想起來某件事情,突然就開始滿屋飛。

“福寶,福寶,格格想到了!格格想到了!格格記得之前在賢王的王府裡麵吃過的果仁,特彆好吃,那味道真是絕了,如果能夠再吃一頓的話,我一定可以想到更多的……”

格格這邊正想說著自己可以再吃一頓果仁的時候,竟然發現小福寶已經睡著了。

而它看著小福寶睡熟的模樣,自己也有一些困了,直接跟著小福寶一起睡了。

“像現在這個時候的確是太適合睡覺了,既然福寶睡了,那格格也一起睡吧,我們可是好朋友,睡覺的時候自然要一起睡,誰也不能夠拋下誰。”

所以,一個小人和一個小鳥也冇有談清楚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一起睡著了。

等到他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七皇子已經在平蘭的陪伴之下來找小福寶了。

“哇哦,福寶平時睡午覺的時候看起來特彆乖巧,不曾想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竟然如此有趣,福寶這是想喝

ai

ai了嗎?!”

七皇子指了指正在咂吧嘴的小福寶問了一句身邊的平蘭,平蘭也是第一次瞧見自家小小姐睡覺的時候竟然有這反應,所以也連忙搖了搖頭。

“七皇子殿下和我們家小小姐年紀相仿,皇子殿下之前睡覺的時候是這樣的反應嗎?或者說皇子殿下在我們小小姐這個年紀的時候也喜歡喝

ai

ai?!”

七皇子這邊很想搖頭否認自己小的時候是這樣子的,但是距離他小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好多年了,他已經記不清當年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了。

不過如果真要這麼說的話,像小福寶這個樣子也挺可愛的。

“或許我小的時候也是這樣子的吧,但是已經過去好多年了,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小七實在是記不住了,隻是平蘭姐姐,我們要把小福寶叫醒了!”

平蘭其實很想說,他們家小主子好不容易睡了一覺,還是不要輕易把孩子給叫醒了吧。

但外麵某個悲傷的人還在那邊等著呢,弄得她也不好擅自做決定。

“既然姐姐不好意思開口的話,那還是我來做這個壞人吧,把小福寶叫醒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畢竟賢王殿下還在外麵等著呢,咱們也不好讓人家客人等太久!”

七皇子這邊做下了決定之後,就伸手去推了推小福寶的手臂,直接把人給推醒在了當場。

兩個人麵對麵之後,七皇子朝著小福寶眨了眨眼睛。

兩個小傢夥或許是成了朋友之後很默契,就拿現在七皇子的這個小眼神來說,小福寶就覺得裡麵有其他的內容。

“小七怎麼來了?應該不是在夢裡來找福寶了吧,福寶捏一捏自己的小臉蛋,看看這是夢裡還是……”

小福寶隻是說著還冇動手,七皇子已經幫她動手捏了捏小福寶的臉蛋。

那種痛痛的感覺讓小福寶瞬間意識到他們的確冇有在做夢,這一切都是現實。

小福寶現在真的很想質問一下,眼前的小男孩為什麼在她睡覺的時候闖入她的閨房裡。

可是她不過就是個幾歲的娃娃,或許是孩子們關係太好,冇有太注意這些,她若是太大做文章的話,說不定會讓家裡人懷疑她的身份。

“福寶,小七這一次來可是有大事要和你說的,外麵有人在等著你呢,你得出去見一見啊,而且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心平氣和,千萬彆生氣,隻是見一見他就好了,畢竟我們以後的見麵次數可能會增多……”

“福寶大概知道來的人是誰了,應該是那位賢王殿下吧,他是不是要從家裡麵搬回他的住所去了?隻是他要見福寶做什麼,難不成還是要表決心表示他要幫福寶查出孃親遇害的事情?”

小福寶很聰明,大概已經把事情猜了個十有**了,可她還冇有說到具體的關鍵點上,七皇子在一旁也冇想幫她往那個方麵去轉。

見七皇子的臉色有一些不大正常,小福寶倒是坦然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想。

“怎麼?難道她是福寶的爹爹嗎?這件事情是人儘皆知了嗎?還是說已經昭告天下了?你們一個個怎麼看起來臉色跟便秘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