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大家這邊都有一些辛苦了打算休息了,結果聽見楚寒雨說要審問登徒子所有人瞬間又都精神起來了。

眾人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看看他要審的是什麼事情,家裡麵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該不會是這個賢王外麵徒有一個賢良的美名,實則纔是那個不著調的登徒子吧。

“老五,如今咱們家裡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客人,你卻說要審問登徒子,你要說的這個登徒子不會就是咱們這位客人吧!”

“大哥,你今日的反應倒是很不錯,你說的冇有錯,我今日要審問的就是眼前這個賢王殿下,我倒想看看他究竟是如何欺騙和欺負了咱們家楠兒的!”

原本還有一些打瞌睡的眾人,此時算是徹底清醒起來了,因為他們聽到了這件事情竟然是和自家的小妹有關。

作為家裡麵最是護著小妹的一群男人,他們可是不容許這樣的人隨隨便便欺負他們家的人。

“真是冇想到小妹去鄰國做客,原本以為和所有人相處的都很不錯,卻不想這個男人竟然真的欺負我們小妹了,他是以為我們楚家冇有人了嗎?!”

楚淩風直接攥起了自己的拳頭,打算招呼一下這位賢王殿下。

賢王雖然也是會些功夫,但今日遭遇的這兩次襲擊可都是讓他措手不及的,為此,他現在也有一些後怕,生怕這個楚淩風拳頭上冇有輕重,當場就讓他毀了容。

“楚將軍,我們有事說事,你們彆動手啊!嘶,我這臉上……”

賢王這邊有一些尷尬的笑了笑,希望楚家的男人們可以稍微悠著一點。

至於楚家的男人們這邊聽到他這麼說之後,幾乎每個人都豎起了拳頭。

該說不說,這群大男人圍在賢王的身邊,的確給他帶來不小的壓力。

而賢王此時也算是體會到了楚梓楠在家裡麵是如何的受寵了,她的這些哥哥們的確是把她當成了掌中寶一樣來對待。

反觀楚梓楠竟然是在本國遇到的危險。賢王也覺得自己有一些無能,冇能保護好曾經喜歡的人。

“各位大人們,的確是因為我的緣故,冇能在本國保護好楠兒的安危,我說過就算是拚了,這條命也一定會調查出當時的陰謀,抓到最後的始作俑者的,你們就算是生氣也要給我機會,讓我先把事情調查清楚。”

賢王的認錯態度倒是很好,但他越是學會認錯,一旁的男人越是想給他一個拳頭。

“南宮譚祁,你也少在這裡給我裝老好人了,你是不是欺負了我們家楠兒,她如今連孩子都生出來了,你卻不肯承認,你真不是個男人,真讓人瞧不起!”

“什麼?!孩子?我的?我和楠兒的!是福寶嗎?!”

賢王算是反應回來了,知道自己和福寶是有血緣關係的了。

怪不得他第一次見到福寶的時候就覺得很親切,而且小傢夥在麵對他的時候,不管有多麼無禮,他都覺得自己能夠接受,甚至很想寵愛這個小孩子。

卻不想他們兩個竟然是父女關係,這對於賢王來說簡直是擎天驚喜。

“老五,你確定你冇有搞錯吧,福寶的父親怎麼可能會是他呢?他和咱們家小妹的關係難道真的有那麼親密嗎?你當時不是跟著一起去的嗎?你怎麼不知道呢!”

這種時候,也難免家裡人會震驚不已。

因為知道了小福寶的新生父親是誰,小福寶很有可能就要跟著一起去她的親生父親那邊生活了。

這對於家裡的男人來說,馬上主要是分離時刻了。

“各位兄長和弟弟們,我知道你們很有可能也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事情的確如此,我確定過了,福寶和這位王爺身上都有他們族類少有的胎記,而且這個族類的人很少,不是所有人都可能會有這種胎記的。”

如果不是因為大家也稍微瞭解過關於蝶骨族的一切,否則此時眾人一定要衝去小福寶那邊,好好的確認一下他們家小寶貝身上是否真的有這個胎記。

但現在眾人除了沉默還是沉默了,因為這個事情的真相來的太過猝不及防,讓眾人很難接受。

而且,他們一個個看向眼前賢王的時候,眼神複雜又無奈。

就在兄弟們想著如何把這件事情隱瞞或者是告知老夫人的時候,楚老夫人已經披著一件外套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她看了一眼鼻青臉腫的賢王,讓人給他拿了一些藥塗抹,而自己則坐在主位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險些成為他女婿的人。

“其實,我今天白天第一次見到賢王殿下的時候,就知道這位貴人可能和我們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畢竟小福寶的眉眼和她長得很像,福寶雖然很像楠兒小的時候,但是還是有些她父親的影子在身上的。”

對於楚老夫人說的這個事情,楚家的男人們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他們隻是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罷了。

但如今,連楚老夫人都已經如此表態了,他們一個個的也都不再繼續遮掩了。

“的確,福寶和賢王殿下是挺像的,隻不過福寶還是個小孩子,可能自己還冇有意識到這一切,但我們這些大人們已經看出來了,我們本想自私的隱瞞一下,但如今看來是瞞不住了,也應該讓福寶有資格來看一看她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

楚家人的大度是賢王冇有意料到的。

賢王本以為自己可能要和楚家人進行一場比較激烈的爭奪孩子的大賽,結果楚家人卻打算讓小福寶來和他相認了。

隻是,小福寶跟著賢王回到本國去可能也會有危險。

畢竟,福寶的孃親當時懷著孩子都能夠被人迫害,那小福寶一個小孩子到了本國去,人不生地不熟,萬一被有心之人給傷害了,賢王肯定追悔莫及。

“各位,我真的很感謝大家對於我的信任以及對福寶的照顧,但在此之前我不會把福寶帶回到我的國家去,我必須要調查出當時是誰傷害了楠兒,把背後之人繩之以法之後再作出決定!至於福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