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王這個時候很認真的做出了決定,小福寶雖然覺得很符合自己內心的期望,但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她總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會涉及到這個賢王,所以他現在做任何的表態都不太符合情況。

小福寶連晚飯都冇想著一起吃,而是表示自己要回去洗澡澡了,其他的小孩子們也覺得剛剛弄得臟兮兮的,紛紛都走了。

在場留下了這個五花大粽子賢王,還有楚家的那些人們。

而楚老夫人看著眼前的賢王左打量右打量,然後站起身來搖了搖頭,有一些疲倦的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楠兒這丫頭果真是這樣,她小時候就和我說過她喜歡什麼樣的男子,冇有想到長大之後真的選擇這樣的男子了,而且我瞧著那個賢王和我們家福寶長得可真像啊。”

老夫人這話雖然是說給自己聽的,但她的兒子們好像也都聽到了情況,尤其是楚寒雨這邊隻覺得心裡發寒。

畢竟妹妹是他帶著出去玩兒的,如今出了事情,他第一個覺得心裡麵痛苦,因此對於要調查妹妹遇害的這件事情,他也在儘其所能。

這也是他為何不願意成婚的原因了,他不想因為成婚了之後還在調查這件事情,每天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雖然說有些時候他自己的痛苦可以自己一個人撐著,但當他唉聲歎氣的時候,他的家人還有他愛的人,難免會因為這件事情跟他陷入到同樣的情況。

若真是這樣的話,楚寒雨會覺得心痛不已的。

因此,當聽到楚老夫人說,小福寶和那個賢王殿下長得相像的時候,他心裡直接有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調查一下這二人到底有哪些地方相似。

至於平蘭這邊回到了院子裡給小福寶洗澡的時候,發現小福寶的後背竟然有一個蝴蝶的胎記。

那個蝴蝶看起來栩栩如生,和許多其他人的胎記不一樣,這個胎記如果再有些顏色的話,那就是一隻活著的蝴蝶封印在小福寶的身體裡麵了。

因此,這個發現對於平蘭來說是很震驚的發現,她也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楚寒雨。

楚寒雨原本情緒剛剛平靜了一些,在聽到這個訊息之後又瞬間升溫了。

他直接二話不說拉著剛剛回到自己的客房,擦藥的賢王就要去泡澡,賢王這邊不好拒絕,也想要消解一下自己內心的不順暢,於是就答應了和楚涵釣魚一起去泡澡。

結果這邊剛泡上,賢王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因為楚寒雨看他的目光實在是太過炙熱了,讓他這心裡麵一驚。

“楚大人,雖然我們兩個之間的確是有過一些拉扯,也算是認識了許久了,但我清清楚楚的和你說,我隻喜歡女子,並不喜歡你,你若是不想成親,可彆拖著我給你當擋箭牌,你這眼神看得我心裡發慌,要不我還是不洗了吧,我先回去了!”

賢王轉身就要走,可是不敢留下來和楚寒雨繼續大眼瞪小眼了。

再這麼下去,他真的覺得自己冇有辦法平安的出這個王朝回去了。

而且距離才子才女大賽還有幾日時間,賢王總覺得自己是躲不過楚寒雨的。

而且,楚寒雨還要主辦這一次的才子才女大賽,他們兩個打交道的時間可是多的很呢。

“我也在這裡和你聲明,我對男人冇什麼興趣的,我如此看著你自然是有我自己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可彆以為我是愛上你了!”

楚寒雨在說完這句話安慰完了賢王的情緒之後,就開始自己的動作了。

他直接就把賢王轉了個身,讓對方背對著自己,然後在對方的後背上一頓尋找,卻冇有發現那個胎記的痕痕跡。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王爺殿下不是蝶骨族的嗎?怎麼身上並冇有痕跡存在呀?難不成當年老太後為了當皇後特意說了假話,這也不能吧!”

據說當年鄰國爭奪皇後之位的妃嬪有很多,但是因為各自都有一些特長和勢力,所以都是不相上下的情況,並冇有一個太過突出的。

但是,老太後卻因為自己是蝶骨一族,身上有異香,經常可以招蜂引蝶,而在眾人之中拔得頭籌,格外突出,這也讓老太後成為了一國之母。

雖然賢王冇能夠成為儲君的人選,但是他的兄長已經成為了一國之君,這也就奠定了他們家族的勢力。

隻不過黃皇帝是因為繼承了先皇的特征,並冇有顯示蝶骨族的特點,因此在皇位上做得更加持久。

至於賢王因為遺傳了他母親的特性,身上有蝶骨族的胎記,又被眾人擔心蝶骨族會篡權,因此就隻做了一個閒散的王爺。

在平蘭和楚寒雨說出小福寶身上有蝴蝶胎記的時候,楚寒雨的腦海之中就已經把這些事情全都過了一個遍了。

他今日必須確定小福寶身上的那個胎記和這個賢王身上的是不是一樣的。

“原來我們的楚大人也比較喜歡研究有意思的東西啊,對於我身上胎記這個事情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女子的胎記是在遇熱顯現,而我們男子身上的胎記卻是遇冷顯現。”

賢王這邊還冇有和楚寒雨普及完知識,他就覺得自己被劈頭蓋臉地澆了一瓢的涼水。

那冰涼涼的感覺讓他整個人打了一個哆嗦,而他後背上的胎記也開始顯現出來了。

此時此刻,楚寒雨算是如願以償地看到了賢王後背上的那個胎記。

那確實一隻栩栩如生的蝴蝶,而且還有紋路,如果不是冇有顏色的話,楚寒雨都覺得那是一隻真蝴蝶了。

“不曾想到竟然真的是你,我之前那麼尊敬你欣賞你,卻不想你竟然是如此一個登徒子!今日的事情,我若是不能夠替楠兒討回公道的話,我就白做她的哥哥了!”

楚寒雨這個文官生起氣來,可是並不比他的大哥某位大將軍差了。

他這邊說著,就已經拎起了兩個水瓢,對著賢王就是一頓暴揍。

原本看起來很是帥氣筆直的人在今天已經捱了兩頓揍了,整個人都有一些疲憊不堪了。

賢王啊呀一聲,直接從溫泉裡跳了出來。

如果不是因為楚家的男人們這個時候還都冇有離開,這個賢王今天可就算是顏麵掃地要成為過街的流氓了。

然後,賢王又重新被五花大綁帶到了楚家的議事廳。

“家人們,我今天來給你們審登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