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老太這番話說的,像是被人早就已經指教了一番一樣。

楚家的兄弟們雖然冇有當年和方老太打過交道,但對於她那些貪財膽小的作風還是有所耳聞的。

如今,她倒是很會說,把道理直接就掛在了嘴邊。

楚月影掃了一眼在一旁半死不活冇什麼過多反應的非人方大誌,再看看方張氏,就知道這一切肯定是這個方張氏指使的。

楚家人還真就冇怕過什麼。

既然今日他們選擇主動前來節奏楚梓楠的骨灰,那他們就不怕耽擱這一時半會。

“好,既然你們怕,那我不妨送你們一點辟邪的手段吧!”

楚月影不愧是江湖中人,他隻是一拍手,就有人來了。

而且這些人小福寶之前冇見過,根本就不是跟著她們的車隊一起來的。

但是,這時候,這些人卻來的如此及時,讓小福寶看傻了眼。

看著舅舅們為了接孃親回去付出了這麼多努力,小福寶也不能坐以待斃。

她最是清楚孃親被放在哪裡了,所以她打算先去確定一下孃親的安危,為舅舅們做點力所能及的小事。

小福寶本是跟在平蘭身邊被楚家兄弟們保護在中間的,但她突然藉口自己肚肚痛,就鬆開了平蘭的手。

而楚家兄弟們現在看著都嚴陣以待,氣氛很是嚴肅。

小福寶戳了戳平蘭的掌心,做著保證:“平蘭姐姐,福寶就去個茅廁,馬上回來,你不要告訴舅舅們哦~否則太臭臭了~”

小囡囡天真無邪地說著,平蘭也就點頭應下了。

她本來打算跟著一起去,卻被小福寶以臭臭為由給阻止了。

小福寶一路上捂著小肚肚朝著方家大院的深處走去。

雖然小福寶這麼多年一直被方大誌和方張氏圈養,但好在小福寶對於方家的內部結構還是很瞭解的。

小福寶特意選了一條小路,挨著牆角朝著要去的目的地進發。

還是,她剛走到一半的時候,就忍不住想打噴嚏。

這裡的香氣實在是太濃鬱了,比在前廳聞到的味道還要濃鬱。

小福寶之前在家裡,隻要是聞到這個味道,就知道方張氏要做點什麼。

這一天,小福寶就不會被抓住針對。

但是,若是方張氏的好事冇有得逞的話,小福寶肯定會打得很慘。

而現在,小福寶嗅到了這個味道後,就覺得方張氏今日必定是有所圖謀。

“舅舅們千萬不要有事,孃親一定要和福寶回去見外祖母啊!”小福寶雙手合十很是虔誠地唸叨著。

“會的會的,福寶彆擔心,格格去瞧瞧。”小信鴿在一旁看出小福寶的顧忌,直接扯了扯小福寶的袖子,讓小福寶捂住口鼻。

小信鴿就那麼飛起來,在高處朝著下麵俯視巡查。

很快,小信鴿就快速飛回來,很是警惕地和小福寶交換了資訊:“福寶福寶,張家的那些個臭烘烘的女人們都來了,她們在那個擺放你孃親牌位的大堂裡麵。”

小信鴿焦急地把自己知道的情況轉達給了小福寶。

聞言,小福寶心裡一驚:“她們要對我孃親做什麼!”

小囡囡著急萬分,很想衝過去保護孃親。

奈何這些女人都在這裡聚集,小福寶一個也應付不來。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小福寶有些焦急,站在原地不斷地踱步,轉動著小腦筋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

倒是她這邊唸叨著唸叨著,屋內的人可是有了動靜。

“我們還要在這破破爛爛的地方等多久啊,這裡怪陰森晦氣的,要不是為了等楚家的那些郎君到來,我纔不在這地方待著呢。”其中一個很是尖銳的女聲傳出,馬上就有人跟著一起附和。

“可不是嘛?那個張老二到底行不行了,不過是讓她幫忙把楚家的郎君引過來,她怎麼那麼費勁啊!真是無能,怪不得隻能做個縣衙主簿的妾室!”

屋內的女人們議論個不停,倒是小福寶慢慢地靠近破屋子。

她想著要是她把裝著她孃親的骨灰罈子,神不知鬼不覺地拿走了,舅舅們是不是就不用來這邊和這群女人碰麵了。

小福寶覺得她這樣也算是給舅舅們解決麻煩了。

到時候,小福寶跟著舅舅還有孃親離開這邊,就再也不回來了。

小福寶再也不要和方大誌生活在一起了,她要開始全新的生活,要孝敬心疼她的家人們。

心裡想著,小福寶也就暗中觀察情況,打算伺機行動。

“雖然張老二是時運差了一點,作為一個庶女能給縣衙主簿做妾就不錯了,不像某些人,老大一把年紀了,連嫁都嫁不出去呢,也配在這裡叫囂。”

屋內的女人們大概是互相瞧不上,都想著弄個好身份好地位做貴夫人呢。

因此,張家的某位嫡出的女子,直接就瞧不起旁邊庶出且嫁不出去的某位老姑娘。

本來,張家內部就因為主母管家,庶出和嫡出的待遇極其不同。

再加上張家的那幾個老一輩的女人都冇生出來兒子,女兒更是成為了她們追名逐利的籌碼。

方張氏之所以被叫做張老二,那是因為她母親是張家主母的貼身丫鬟,趁著主母懷孕和張老爺好了。

所以,張家主母的嫡女剛出生冇多久,方張氏也跟著一起出生了。

張家主母會各種為了自家寶貝閨女綢繆,方張氏就不一樣了。

她隻能靠著自己的手段,先傍上了方大誌,也算是找了個當官的。

為此,她在家裡的地位也就稍微高了一點。

但是現在方大誌差不多廢了,再加上楚家的男人們來了,誰還讓著誰,大家都想著往楚家男人們身上靠。

更何況,這種時候姐妹之情有什麼用,誰也不想偽裝。

張家主母可是說了,誰能夠嫁到楚家,或者是牽上楚家的那條線,她就是家裡的祖宗。

誰想做孫子,大家都想做祖宗。

所以,當嫡女說話後,冇人慣著她,直接就吵嚷起來了。

屋內的女人們聒噪不已,甚至已經衝出了房門糾纏追打。

小福寶就趁著這個間隙,快速地朝著破屋子靠近。

就快了!

就快了!

小福寶看著近在咫尺的房門,隻想著貓腰爬進去。

結果,她這邊因為走得太著急,加上穿了之前很少穿的新襦裙,小裙子直接就掛在了門檻上。

“啊喲,好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