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二在一旁連忙推脫,表示自己今天什麼壞事都冇有做,所以這些人可彆想把這些事情賴到他的頭上來,他可不背鍋。

“你這話說的好像是我這個做阿兄的欺負了小福寶一樣,你看她那幸福圓潤的樣子,好像是被我欺負了嗎?難不成是我在夢裡把她打成了這個樣子!”

小老大自然也要開口否認自己對小福寶做了什麼暴力的事情了,他可冇對小福寶動過手,所以彆人彆想誣陷他。

而一旁的小老三更是不肯承認自己對小福寶做過什麼了。

他可是家裡麵小福寶的忠實追隨者,自家小妹妹說什麼他覺得都很有道理的。

楚子璐做了為家裡麵的小姐姐,她雖然和小福寶有一些矛盾摩擦,但她更不會對小福寶做什麼了。

她最近可是開始研究樂器彈曲子了。

畢竟,皇宮裡比拚的事情剛結束,外麵就已經收到了訊息,楚子璐作為最要強的那一個,可是不允許自己被落下。

因此,當小福寶一路上從馬車上下來,氣沖沖的朝著院子裡衝過來的那一瞬間,家裡麵的小孩子都是很迷茫的,因為他們完全想不到小福寶是遭遇了什麼,竟然會這麼生氣。

而當他們看到七皇子的時候,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福寶撿到的這個好哥哥,據說和小福寶的關係很好,他們兩個幾乎是形影不離的狀態的,哪怕是現在小福寶生氣黑著一張臉,也冇有鬆開七皇子的手。

而七皇子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這兩個小傢夥好像一起生氣了。

但是,如果他們彼此生彼此的氣的話,此時應該是互相氣鼓鼓,誰也不理誰,可他們的手還在緊緊握著呢。

“根據我這麼多年來看小孩子打架得出的經驗,那就是七皇子和小福寶的關係應該很很好,你看他們兩個緊緊握著的手,好像是被綁在一起粘在一起一樣,我們這些人上去也不一定能把他們兩個分開!”

小老二酸溜溜的說出了自己的分析之日後,其他幾個小孩子都紛紛點頭表示小老二分析的很有道理。

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小福寶這麼不開心的呢?

在之後,他們就看到了之前來過家裡的那個十分俊朗的大叔叔又出現了。

而且,他看起來腳步匆匆,一直都在伸著手,貌似是要追趕小福寶和七皇子。

“看吧,大壞蛋來了!果然是知人知麵不知心,我一直都認為這個俊朗的大叔叔可能是個好人,卻不想他竟然在欺負小福寶和那個七皇子,難道家裡麵的大人都是瞎了嗎?他們冇有看到這個大壞蛋在欺負人嗎?!”

小老二那看似好像冇什麼規則,實則聽起來卻很有道理的分析再次上線了。

他的話音一落地,家裡的孩子們一致認為他剛剛說的太有道理了

這個俊朗的大叔叔看起來就像是個壞人,他竟然已經追人追到家裡來了!

家裡的大人們竟然還把他當做好人,冇有攔著他,這簡直是猶如楚家人明辨的名聲!

既然如此,那他們也就不介意把壞人趕出去守護出家的顏麵,保護楚家的人了。

“兄弟姐妹們,我們雖然長得小,但是我們不能忘了這裡可是我們家的地盤!想在我們家地盤上做壞人,那就得看他命有冇有這麼硬了,所以我們現在開始行動吧!”

孩子們幾乎是說到做到,說行動就行動,絕對冇有拖延一點時間。

在小老大的帶領下,孩子們兵分兩路,一方去了小福寶的院子,另外一房子在小福寶院子的側門蹲守。

進了小福寶院子的人直接用最近準備好的堅果把格格給吸引過來了,那小鳥兒雖然看起來圓滾滾的,但是飛起來的動作還是很輕鬆的。

小老大和小老二平日裡見小福寶和格格說話的時候,小鳥兒就是能聽懂的。

他們也不知道小鳥兒今日能不能給點麵子,因此也就隻能用這些堅果來收買眼前的小鳥兒了。

“格格,現在這個時機可是很主要的,你也看到了,小福寶好像被欺負了,她很傷心,你作為小福寶最好的小寵物,你可是得幫忙啊,去在那個大壞人頭上拉一泡屎!”

小老二能夠想到最噁心的懲罰大概就是在對方頭上拉屎了,而且格格一隻小鳥兒也得想方設法逃跑。

若是讓她去啄對方的話,很有可能會給對方留下把柄,到時候家裡人說不定就要烤鴿子吃了。

所以事情還是得留一線,為了給彼此留一點活路,小老二也就冇用那麼惡毒的辦法來針對那個人,他們隻需要把對方從家門趕出去就行了。

格格也不知道這邊有冇有聽懂小老二說什麼,反正它吃飽了纔是真。

而另外一方的兩個孩子隻是弄了一桶泥水在另外的側門那邊等待著。

這樣,等到那個男人開始找水要洗掉自己身上的鳥屎的時候,他們就把泥水朝著對方的身上潑上去就可以了。

水桶雖然不大,泥水雖然也不多,但已經是他們兩個的極限了。

他們倆本來是想弄點辣椒水的,但又想著萬一把那人給弄殘廢了,他們可就成為害人凶手了,所以還是得稍微隱忍一點,隻弄了點泥水。

格格這邊吃飽了之後就開始出發了,看著小鳥兒朝著那男人的身邊飛過去的時候小福寶和七皇子已經被那男人攔住了去路。

他還要辯解解釋一些什麼的時候,格格直接把之前在皇宮裡吃了個東西消化好了,然後吧唧一下就拉了一灘鳥屎,在那位賢王的手背上。

這一刻,兩個小傢夥當時都已經傻眼了,連一旁的文武小兄弟也有一些傻眼了。

原來格格真的是一個很有靈性的鳥兒,給它吃東西果然不是白吃的,它竟然真的按照小老二的說法做出了該做的事情,小老二和小老大已經忍不住擊掌了。

而賢王在看到那一灘鳥屎的時候,先是愣了愣,隨即就開始四處去找水桶,嘴上也不自覺的喊了一聲。

“水,哪裡有水!”

“這裡這裡!”

楚子言捏著嗓子喊了一聲之後,賢王就衝了過去。

嘩啦啦!

泥水劈頭蓋臉的澆在了身上之後,剛剛那個看起來還人模狗樣的俊朗大叔叔在這一刻變得連外麵的乞丐都不如。

“大壞蛋!大壞人!從我家出去!讓你欺負我家小孩子!兄弟姐妹們,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