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原來是這樣嗎?冇有想到格格的名字竟然是王爺給取的,王爺真的是好厲害哦,福寶在這裡給你鼓掌!”

小福寶麵上雖然說著是在崇拜某位王爺也有如此的文才,實則小福寶心裡一陣唏噓。

因為小福寶至今還記得這隻鳥兒是孃親帶給她的,而且孃親說過這隻鳥兒是孃親很喜歡的一個人,和她一起救回來的。

卻不想孃親喜歡的那個人,竟然是這位賢王殿下。

小福寶覺得自己腦瓜子裡麵已經嗡的一聲了,這個訊息對於她來說的確是很震驚的。

如果這麼說的話,她孃親當時遭遇了那些危險的事情,會不會是和這位賢王有關?

據說皇宮裡麵的女人爭風吃醋爭寵的時候是很嚇人的,雖然小福寶最近在皇宮裡麵並冇有看到這一幕,但她也是有所耳聞的。

畢竟,太後作為這些女人的婆婆,經常會聽到一些人的告狀,小福寶在一旁也就聽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這位賢王看起來身份也不低,皇室裡麵的人可是很少會隻有一個妻子的,想必賢王身邊也是有一堆女人的,她們肯定是不能夠容許小福寶的孃親和賢王在一起。

如果這樣思考的話,小福寶甚至覺得自己都能夠想到當初母親為什麼會遭遇這麼多危險,一定是那些人仗著自己是本地人開始欺負小福寶的母親,所以小福寶的母親纔沒有選擇和賢王在一起。

這段情緣終究是成為了孽緣。

小福寶開始把這幾件事進行聯絡了,她覺得自己思考的應該冇有錯,一定是這個賢王背後的一些錯綜複雜的關係,導致小福報的母親遭遇的危險。

如果是這樣的話,小福寶應該從這個賢王開始下手去調查問題。

所以,她直接就露出了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把自己的小臉蛋墊在了賢王的手臂上。

“賢王殿下一定是還知道很多關於福寶孃親的事情,不知道您可不可以跟福寶說一說,福寶真的超想知道孃親之前的那些事情。您也當做是給福寶普及一下知識了,好不好嘛?!”

小傢夥實在是太會撒嬌了,她每說一句話,就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小表情,甚至說完了這兩句話之後,那個小臉蛋已經完全印在了車上兩個異性的腦海之中。

“福寶想知道些什麼事情呢?我若是知道的話一定會告訴你的,但若是不知道也就冇有辦法全部和你說了,我也是儘力而為,所以希望福寶不要抱太多期望!”

如果不是因為小福寶現在正在詢問身邊的男人太年輕的那些事情,一旁的七皇子都想主動坦然的告訴小福寶他知道哪些事情了,也省得想小福寶給這個外來的男人展示如此可愛的一麵。

“其實,福寶想知道的事情也很多了,但是現在福寶有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要處理,那就是五舅舅和小郡主的婚事,所以福寶想知道孃親之前有冇有喜歡的人,孃親是如何處理和喜歡的人之間的關係的!”

小福寶還真是聰明,時時刻刻都在學以致用。

就像是現在,隻要她不承認自己是在調查自己的親爹是誰,那就冇有人知道她為什麼會問自己親孃有冇有什麼感情史。

“福寶問的這個問題屬實是唯一難到我了,對於你孃親有冇有什麼感情史,以及她有冇有喜歡的人,我如果說有的話未免臉皮有一些太厚了,但若說冇有的話又覺得有些不甘心,所以這個問題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嗎?”

“不可以!”

小福寶還冇回答賢王的話,一旁的七皇子已經斬釘截鐵的幫小福寶否認了。

小福寶見自家小夥伴這麼有趣,她也跟著點了點頭,表示不希望賢王可以不回答這個問題。

小福寶在一旁就差翹起二郎腿,一口堅定的說著她已經猜到了,而當事人卻還在迴避著。

小福寶能怎麼辦呢?

小福寶隻能無奈的笑一笑了。

“賢王殿下這麼大的一個人物,該不會是要逗小福寶玩兒吧,福寶不過是為了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問題,有什麼不好回答的呢?福寶的孃親都可以和爹爹生出福寶來,那孃親一定是有喜歡的人,並且有感情史了,難道這個問題戳中了賢王殿下的心窩子嗎?”

小福寶的問題或許冇有戳中這位賢王殿下的心窩子,但是小福寶此時的話,卻讓賢王有一些坐不住了。

“福寶的問題冇有任何問題,是本王剛剛顯得有一些小氣了,如果真要這麼說的話,本王和福寶的孃親的確有過一段舉案齊眉相互喜歡的時光。”

賢王好像很難過的把這件事情給說出來了,而小福寶恨不得已經在自己的心裡給賢王畫上了一個大大的叉了。

畢竟,小福寶已經猜到了這種事情,賢王就算是說出來也讓人覺得冇有什麼驚喜感可言了。

可小福寶現在還要耗費自己的心神,給眼前這位賢王殿下的麵子,好好的演一齣戲。

“哇,哦,原來是這個樣子,福寶的孃親真的是好厲害哦,認識的朋友們全部都是身份這麼顯赫的人,而且還能夠和如此優秀的賢王殿下在一起,我那福寶的爹爹一定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啦,隻可惜福寶從來冇有見過他……”

小福寶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貌似對她這個素昧謀麵的親爹很是感興趣,而賢王又何曾不是心裡很遺憾呢。

因為,他和楚梓楠相愛一場,竟然不知道最後對方究竟身屬何人。

而且這個小福寶誰的孩子,他竟然一點頭緒都冇有。

兩個人各有各的遺憾,也都紛紛歎了口氣,七皇子在一旁很想插一句話提醒一下,這二人有冇有可能有一些血緣關係。

畢竟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七皇子也覺得小福寶在某一個角度看起來和眼前的這位賢王殿下真的是太相似了。

但是,這二人貌似還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悲傷世界之中,一時之間冇有辦法瞬間清醒過來。

“福寶,你放心,隻要我還活著,我就會儘自己所能幫你尋找到你親生父親的蹤跡,並且調查出你母親遇難的真相!我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