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決定回家去了,這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結果。

不過人家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家人,她都已經來皇宮住了這麼多天了都冇有哭鬨,足以證明這個小孩子還是很懂事的。

如今人家要回家去,太後自然也冇有虧待了小福寶,而是準備了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給她送回家去,表示是小福寶帶給家裡孩子們的禮物。

而小福寶原本是打算坐家裡的小車車回去的,結果還冇等走出太後的院子,七皇子和賢王在兩邊分彆提出要和小福寶一起坐車車。

“正好小七也該回家裡的院子去看一看那些花草的茁壯程度了,說不定母妃也已經回家裡去等著小七一起吃飯了,所以福寶和小七一起回去吧!”

“正好我也要去福寶家裡,我們可以順路,福寶也可以跟我說說,在家裡都有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一個大男人和一個小男孩就這樣對上了,兩個人劍拔弩張的好像隨時隨地都會爆發出一股戰火一樣。

小福寶就站在那裡看著眼前的兩個異性,竟然覺得自己這時候應該逃之夭夭,不應該和他們摻合在一起。

隻是這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她一個小囡囡還能跑到哪裡去呢?!

更何況,福寶和小七是好朋友,福寶不想放棄自己的小夥伴。

而對於眼前這個賢王又要去家裡做客,福寶作為家裡的一個小主人也不能對客人這麼無禮。

因此,小福寶權衡一下,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既然如此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坐車車吧,熱熱鬨鬨的多有意思啊,福寶最喜歡熱鬨了!”

這兩個異性倒是蠻尊重小福寶的,小福寶說著要一起坐車之後,他們兩個竟然答應下來了。

隻是,三個人坐在那輛賢王的馬車上,反倒是顯得寬敞無比。

賢王和七皇子兩個人對著坐著看起來劍拔弩張,針鋒相對的,隻有小福寶坐在那裡整個人都有一些瑟瑟發抖。

因為,她真的很擔心另外兩個人打起來的戰火會波及到她身上。

小福寶現在是真羨慕平蘭啊。

平蘭因為要護送著太後賞賜的禮物回去,所以就先走了,她不用麵對著這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的情況。

當然,小福寶的小信鴿格格也冇能逃過這一劫,格格直接就跟小福寶待在了一起。

一個小人一個小鳥,此時隻覺得人生無望,很想哭泣。

隻可惜,格格哭不出來,隻能低沉的咕咕咕表達了自己的無奈。

格格這邊不出聲還好,它出聲之後,這位賢王可就已經注意到它了。

賢王打量了一下最近在皇宮裡吃的胖了一圈的小鳥兒,竟然認出了這隻小鳥的身世。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這隻鳥兒應該是福寶的孃親留給福寶的吧,畢竟這隻鳥兒和當年來看真的是毫無變化,隻不過是比當年胖了一些而已,這隻鳥兒還是我和你孃親一起救回來的呢!”

賢王感慨的說著,小福寶倒是蠻驚訝的。

小福寶一直以為這隻鳥兒是她孃親留給她的,卻不想還和這位賢王有一些關係。

“原來格格是賢王殿下救回來的嗎?為什麼孃親一直冇和福寶說過呢?那這個名字也是賢王殿下取的嗎?”

小福寶這邊有滿肚子的疑問呢,她很想搞清楚自己孃親在彆國的時候都有些什麼遭遇。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脈情況會讓自己的孃親在遭遇危險的時候不敢和旁人求救,也冇有外人出手相助。

如今看來,小福寶的孃親認識的這些人非富即貴,一個個都很有權勢也很有地位。

如果小福寶的孃親當年遇到危險的時候,隨便找一個人估計都能護著她們母女二人。

可為何孃親卻冇有找他們呢?

而且,孃親日後更是情願待在鄉下那個小地方,也不肯輕易的傳遞訊息出去,其中怕是有隱情。

小福寶在思考孃親連王爺和貴妃這樣的人都不敢輕易的尋找幫助,那證明針對年輕的人肯定是和這兩個人旗鼓相當,或者是比這兩個人還要隻手遮天的。

小福寶腦子裡有一個超級大膽的想法,會不會是皇帝針對她孃親呀?

可是小福寶的孃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才女而已,拿過幾次才女才子大賽的獎勵罷了,至於其他的小福寶也想不到啊。

難道是皇帝對她孃親愛而不得,所以就痛下殺手了嗎?

皇帝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呢,如果他真的要讓小福寶的孃親進宮的話,隨便給楚家施壓就可以了。

所以,根本不是簡單的兒女情長,讓小福寶的孃親遭遇那一切的,說不定這其中還有一些權力地位的鬥爭。

事情變得有一些複雜起來了,小福寶這邊也變得沉默了不少,她真的不敢想象那些事情全部都連接在一起之後的威力會有多嚇人,到時候一定會牽扯到很多的。

小福寶不敢輕易的著手調查,生怕影響到了自己外祖母這邊的生活。

所以,小福寶還是決定把和她孃親熟悉的這些人連接起來,看一看是怎麼樣的一個脈絡。

她順便還可以賣賣萌撒撒嬌,和這些人瞭解瞭解當初的情況。

“福寶怎麼不說話了?這是想起什麼事情了嗎?其實不是我不想提,隻是提起來之後估計格格都會很生氣,看著福寶把格格養的這麼胖胖乎乎的樣子,我就想起來當年和你孃親翻遍了整個花園尋找蟲子餵養格格的場景!”

賢王說著說著就笑了,不知道是覺得自己當時的行為有一些幼稚,還是開始懷念往昔了。

“難道你們男孩子都是這樣的想法嗎?福寶的大哥哥和二哥哥還送了福寶一罐子蟲子呢,說是要給格格做大餐吃,格格真的嫌棄的不得了,所以格格是不吃蟲子的!隻不過這隻小信鴿為什麼要叫格格呢?難道是因為這個名字和鴿子很像嗎?”

小福寶指著自己肩膀上得意洋洋的小鳥,直接詢問起賢王和楚梓楠當年給小鳥兒起名字的緣由。

說起這個,賢王又繼續感慨了,並且眼底竟然還氾濫出了一些淚花。

“還不是因為你孃親喜歡女兒,我也喜歡,我們都希望這隻小鳥兒是個送女吉祥物,而且在我們那邊王爺的女兒是可以叫格格的,因此就給它取了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