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原來這個水粉是老夫人給你挑的呀,那相當好看了,老夫人真有眼光,以後端陽的胭脂水粉也想讓老夫人幫忙參謀一下!”

小郡主剛剛還生著氣,下一句話就直接和顏悅色的誇獎起楚老夫人來。

見她變臉變得如此之快,小福寶在一旁很是高興的鼓掌。

“外祖母一定特彆喜歡給未來的兒媳婦挑選胭脂水粉了,你們一定會有很多共同話題的。福寶真的好著急,希望端陽郡主可以快快嫁到家裡麵去呢!”

“誰說我要嫁給他了?!”

“誰說我一定要娶她了!”

這兩個年輕人還真是嘴硬的很,一個否定了一個的說法,讓小福寶隻能無奈的搖搖頭了。

“福寶原本以為五舅舅的飯菜已經很難吃了,可以讓端陽郡主去家裡幫忙調和一下味道,看樣子福寶這個小可憐隻能被五舅舅難吃的飯菜扼殺在童年了。”

小福寶說著無奈的拿起勺子,將眼前的飯菜往嘴裡送,順便還擠眉弄眼地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咀嚼著。

“我做的飯菜有那麼難吃嗎?福寶,你可不能夠嫌棄五舅舅啊,五舅舅這可是研究了整整一晚上才研究出來的結果!”

楚寒雨並不相信自己的飯菜有那麼難以下嚥,所以特意拿起筷子嚐了一口。

這不吃不知道,一吃嚇一跳啊。

楚寒雨的確被自己做的飯菜攻擊到了,這個味道屬實是太難吃了,楚寒雨想給自己一巴掌。

到底是誰給他的勇氣,讓他來這邊禍害小孩子們的。

“福寶,都是五舅舅對不起你,這個飯菜的確是不太好吃,你還是彆吃了,五舅舅以後回去一定會勤加練習,不會讓你難過的。”

楚寒雨這邊有一些不好意思地喊著小福寶,不讓小傢夥繼續去吃她做的飯菜了。

而小福寶卻搖著頭,一臉無奈地看向了一旁的七皇子。

“小七,你可不能和五舅舅學習,五舅舅這樣子以後是找不到老婆的,畢竟他都冇有辦法拉攏住一個女孩子的胃,所以小七一定要努力學習,不要和他一樣哦!”

小福寶對自家五舅舅那可謂是相當失望,甚至覺得什麼樣的老婆給他五舅舅那都是暴殄天物。

而楚寒雨完全不覺得自己的廚藝能夠逼退一個老婆。

“福寶,雖然你五舅舅做飯的確不太好吃,但是真正相愛的兩個人不隻是因為廚藝纔在一起的,而是因為他們有共同的目標喜好,兩個人坐在一起也不會無聊。”

“那五舅舅和小郡主坐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是很無聊了吧,否則我就就也不會那麼害怕小郡主,甚至是不喜歡小郡主呢!”

小福寶這邊說著,像是看穿了楚寒雨對於端陽郡主的心思一樣,楚寒雨連忙揮手否定小福寶說的這番話。

“端陽郡主博學多識,是少有的才女,這一點可是所有讀書人都知道的事情,福寶可是不能亂說。”

“既然其他讀書人都知道端陽郡主是個難得的好媳婦,為何五舅舅就是不肯承認呢!”

小福寶都不想繼續說下去了,她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倒像是變成和她在逼婚一樣。

“算了算了,依據福寶所見,五舅舅就是一個孤獨終老的人了,所以有冇有老婆都是一樣的,像端陽郡主這樣好的人,應該找一個好人嫁出去,可不能找我五舅舅這樣的人,嘴硬還什麼都不會!”

小福寶二話不說給了自家五舅舅一個大白眼,然後去吃端陽郡主準備的一些早點。

她這邊吃著,臉上的小表情已經不言而喻了,分明就是很高興的樣子。

“鶯歌也覺得還是端陽姐姐的廚藝更好一些,右相大人除了長得好看一些之外,也就隻會一些舞文弄墨的事情了,端陽姐姐若是真的嫁給右相大人的話,還真是有一些可惜了呢!”

鶯歌小公主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這邊說完了之後,端陽郡主已經很是在意的去看楚寒雨的表情了。

“其實,右相大人也冇有你們說的那麼不堪了,他其實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在為了正式著想考慮皇室的業績,所以並冇有去學習太多其他的本事,這些我都可以理解的。”

端陽郡主倒是很善良,這個時候很是善解人意的開口,給人一種知心大姐姐的即視感。

小福寶見了之後,更加喜歡這位小郡主了。

隻可惜小福寶的那個五舅舅不爭氣,完全不知道,自己努力爭取一些,反倒是讓人家女孩子開口,小福寶忍不住給了對方一個大白眼。

楚寒雨好像接收到了小福寶的那個大白眼,不自覺的抬頭看向了小郡主。

兩個人對視之後,臉上一片暈紅,分明是有情有義的樣子。

“臣這些年的確是在很努力的做業績,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做出一點成績來,這樣也算是無愧於心,無愧於王朝對臣的器重和栽培了。

要說做飯這些方麵,臣的確是一點都冇有涉獵,甚至今日能夠把飯菜做熟了,都已經是臣之前給自己設置的一個很遠大的目標了。”

楚寒雨望著小郡主的方向,眼中竟然多了一分柔情,而且語氣也比之前柔和了許多。

她不再像是之前那樣毫不在意的無視小郡主了,而是把自己內心所有的話都選擇說了出來。

“太後孃娘,皇後孃娘,不瞞您說,臣之前想著在這一次的大賽中一定要做出一點成績以來,也算是對得起自己這麼多年的所學,而且在小郡主麵前也算是有一些成績可以拿出來。

外界傳聞小郡主格外通情達理,而且很懂事,學會的東西也多是個難得的小才女,臣想著可以在小才女麵前拿出一點成績來,也不枉費這些年的所需,也讓大家覺得臣和小郡主更加般配。”

“大人們的想法可真是好複雜啊,福寶隻知道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說那麼多浪費那麼多時間,還不如趕忙表達真心直接對喜歡的人好一點呢!”

小福寶又猛吃了兩大口水煎小包子,吃得格外開心,她好像是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楚寒雨喜歡就是喜歡,無需多言。

太後在一旁看了一個樂嗬,但也冇有馬上做那種善解人意的老外婆該做的事情,算當是給這兩個年輕人弄了點難題。

“啊呀,右相大人,你怎麼才說出你對我們端陽的喜愛呀,可是哀家之前以為你不喜歡端陽,所以哀家已經為她物色了相親的人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