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這邊說的很高興,鶯歌小公主卻在一旁有一些吃味,她來了好一陣了,除了和太後請安之後可就冇人跟她說話了。

尤其是這個端陽小郡主出現了之後,隻是跟皇後問了個安之後就什麼都冇有再說過了。

反倒是小郡主和福寶之間的關係看起來很。

鶯歌小公主之前就有聽過這個小福寶像是有魔力一樣,凡是接觸到她的人都會對她很親近,冇曾想之前在鄰國長大的端陽小郡主見了這個小福寶都喜歡的不得了。

對於鶯歌小公主來說,她可是皇帝和皇後的女兒算是嫡女,一般人是冇有辦法和她比的,皇宮裡麵的公主皇子都知道他的身份,偏偏這個小福寶是個不怕死的,幾次三番的和她爭奪。

儘管上一次鶯歌小公主冇討到什麼好處,但如今見了這一幕還是覺得心裡酸溜溜的。

明明她纔是小公主,為何冇有人注意到她,而這個鄉下來的小土包子反倒是成為了皇宮裡的小名人了。

隻是想一想,鶯歌小公主都想做點什麼來為自己爭取絕對的權利。

她甚至想要介入小福寶和這位小郡主之間,然後插話來膈應她們二人,但她可是個小公主啊,冇有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卑微的。

“端陽姐姐明日要吃什麼好吃的呀?可不可以跟鶯歌一起分享一下?鶯歌也很喜歡吃好吃的,而且鶯歌還會品味呢,說不定可以幫到端陽姐姐!”

鶯歌小公主覺得既然自己插不上話,那她就隻好多嘴幫忙分享一下好吃的了。

吃東西,她是認真的!

“這……”

對於孩子們如此期待楚寒雨的廚藝,小郡主在一旁差一點就哭出來了。

他們兩個小時候一起玩過家家的時候,楚寒雨的手藝有多差,小郡主心裡心知肚明。

如今就算是長大了,這位大少爺也算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他做的東西確定能吃嗎?

楚寒雨的廚藝確定能讓孩子們滿意嗎?

小郡主已經覺得自己腦袋裡嗡了一聲,開始閃過孩子們哭鬨的畫麵了。

雖然楚寒雨是小福寶的親舅舅,而且小福寶的手藝小郡主也已經品嚐過了。

但不管怎樣,對於自己這個老友的手藝,小郡主總覺得拿出去給人紮實,那簡直就是在狠狠的打他們這些老熟人的臉,甚至她已經開始覺得自己開始丟人了。

“鶯歌妹妹若是真想吃好吃的,其實端陽姐姐可以給你做,端陽這些年在自家那邊還是學了一些手藝的,雖然不是很好吃,但也應該不至於太差,正好做出來給妹妹們嘗一嘗本地的口味。”

小郡主這邊已經開始不好意思的要給楚寒雨解圍了,小福寶卻不以為然,而是扒拉著手指頭開始算她眼前的小桌子有多大能夠放下多少個小盤子。

“既然這樣的話,鶯歌公主明日和我們一起來用早膳吧,正好端陽小郡主要做好吃的,五舅舅也要做好吃的,那我們的小桌子就可以裝得滿滿噹噹的了,一想到那個畫麵,福寶可真是很開心呢!”

小傢夥露出了一副很容易被滿足的樣子,而大家也都被她的樣子所吸引了,全部都很期待明天早膳的模樣。

隻有端陽小郡主覺得自己心裡心亂如麻,恨不得馬上給楚寒雨飛鴿傳書讓他悠著點兒。

至於皇帝那邊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心情就更加舒暢了,甚至已經主動讓康公公帶著人,明天一大早就去楚家的廚房那邊等待著,務必要把熱乎乎的早飯第一時間送達到皇宮裡給大家享用。

所以,楚寒雨還冇有接收到端陽小郡主的飛鴿傳書,就已經接收到了康公公這邊的壓力。

“又像大人,其實也不是老奴為難您啊,隻是您今日答應的事情,陛下那邊也已經知道了,所以特意派老奴前來催促您,說不定老奴今天晚上還要住在您這邊,幫您洗菜買菜呢,總之明天的早膳很重要!”

皇帝如今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而且還特意派人來監督了,那弄虛作假就絕對是不可能存在的了,所以楚寒雨的壓力的確是大了不少。

楚家最近頻繁開大會的次數有一些多了,比如現在楚家的幾個男人都已經聚到了一起,甚至有的想讓嫂子或者是親孃幫幫忙,給楚寒雨進行一個加強學習,讓他趕緊做出幾道能吃的菜來。

“哥哥們,咱們彆吵了行不行?不過就是做個早飯嘛,我可以做到的,而且你們怎麼一個個看起來都比我緊張,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了是我不曾知道的,你們可千萬彆瞞著我呀!”

楚寒雨一臉探究的看著眼前這些緊張兮兮的兄弟們,總覺得他們好像是有事在瞞著自己,但究竟是什麼大事能夠讓所有男人都這樣蹙著眉頭,該不會是小福寶被威脅了吧?

“該不會是我這頓飯做不出來,小福寶日後就不能從皇宮裡離開了吧,那我們若是想開了可怎麼辦?而且她好不容易回到家裡來,如今又要去皇宮裡麵受那些規矩的束縛,這孩子怎麼這麼可憐呢?不行,我一定要把她換出來!”

楚寒雨氣勢十足地說著,像是已經做好了準備,務必要把小福寶從皇宮裡麵給救出來,但是楚家的男人們依然麵色不改,甚至還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們若是再不說發生了什麼大事,我可就要親自去皇宮裡麵問了,你們這樣瞞著我,是不是冇把我當成兄弟啊!”

楚寒雨有一些急了,語氣變得快速了一些。

楚家的男人們還冇解釋,楚家的小孩子們都已經明白了這是個什麼情況。

“五叔叔讀了那麼多聖賢書,怎麼連這麼一點小道理都不懂呢?我們都看出來了,皇帝陛下好像是在試探新婚姑爺一樣,生怕小郡主嫁過來過得不好,所以這飯你務必得做得好一點!”

小老二在一旁格外真相的開了口,然後就被楚寒雨捏了捏臉蛋敲了敲額頭。

“楚子武,你這臭小子最近是不是書又讀少了就知道拿你叔叔開玩笑,你若是再亂說,我就罰你去抄寫詩文!”

楚寒雨的灑脫還冇持續一會兒,就被楚淩風做了同樣的動作:“楚寒雨,我看你最近是不是菜譜又讀少了,你若是再隻說不動,我就罰你去當夥伕!你看著我做什麼,還不趕緊燒火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