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寶,你這小囡囡就知道開端陽的玩笑,你若是再這樣說,端陽明日可就不來找你們玩了,端陽還要回去帶自己的學子,爭取在這一次的才子才女大賽上贏了你們呢!”

小郡主滿臉羞紅的說著,就打算原路返回回自己的住處去。

見她要走,小福寶直接伸手勾住了她的手指,然後晃著端陽小郡主的手,昂著頭,一臉委屈的挽留對方。

“郡主小姐姐不要走了,和福寶一起玩一會兒好不好呀?群主小姐姐好不容易回到皇宮裡,福寶可以逗你開心的,隻要你想去玩,福寶可以一直都陪著郡主小姐姐的,而且福寶如今還能叫幾聲小姐姐,再過段時間可就不行了!”

小福寶各種挽留著端陽小郡主讓對方不要走,而小郡主卻很疑惑福寶說的話。

“端陽又不是馬上離開了,還會在這邊待很久呢,福寶為什麼說日後就不能叫端陽為小姐姐了呢?端陽心裡有疑惑,福寶能不能給端陽解說一下!”

小郡主也是個直性子,有什麼問題直接就開口問出來,絕對不會拖很久,她可不想讓自己一直疑問滿滿的。

倒是楚淩風是個練家子,雖然走出去了很遠,但卻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眾人的談話。

“郡主小殿下大概還不知道吧,皇帝陛下已經收了我們家福寶做小妹妹,所以福寶的確不能把郡主小殿下叫姐姐,郡主小殿下應該把她叫小表姑呢!”

楚淩風真相了。

小郡主驚訝地張大了嘴,一句話也冇有說出來,小福寶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而看到這裡,小郡主直接把目光轉移到了楚淩風的身上去,而楚淩風卻毫無疑問地讓開了一個位置,把楚寒雨給露了出來。

兩個年輕人在這一刻總算是毫無疑問的對視起來了,而這一幕被在場的所有人都收在了眼裡,連前來叫孩子們去吃飯的康公公都看到了這一幕。

這位老人家在皇宮裡麵生活了這麼多年,見過的世麵多了,而眼前這一幕,他大概也確定是什麼意思了。

心裡這麼想著,康公公並冇有打斷兩人的對視,而是等著楚家人離遠了之後,康公公才上前來和小郡主等人問安。

“郡主小殿下還有兩位小主子,太後孃娘那邊準備了午膳,邀請您幾位過去一起用膳呢,老奴特意過來傳遞訊息,正好陛下和皇後孃娘也來了,大家一起過去坐一坐吧!”

這位康公公傳遞的訊息可是不少,尤其是說到了皇後來了。

小福寶和那位鶯歌公主之間的矛盾在皇宮裡麵的老人幾乎冇有幾個不知道的,而今日皇後竟然主動帶著那位鶯歌公主來到了太後的寢宮,小福寶無論如何都要和對方打個照麵了。

小福寶這邊還在思考著見麵之後要如何表現的時候,身旁的七皇子已經攥住了她的小手,給了她絕對的力量。

“福寶不用擔心了,有小七在這裡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小七都會跟福寶站在一起的,不過就是皇後孃娘來了不算是什麼大事,皇宮裡的人還是很講究規矩的,他們不會表現的太過分的!”

“福寶也覺得不會發生什麼大事,更何況皇後孃娘看起來還算是比較通情達理,所以他教養出來的女兒應該也不會太差,想必鶯歌公主隻是對福寶有一些誤會罷了。”

小傢夥說話還是很有分寸和力度的,端陽郡主在一旁都看出來這個小福寶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小孩子。

如果對方真的要參加小才子小才女大賽的話,說不定對方隻是在詩詞歌賦這方麵不敏感,其他方麵其他孩子不一定能夠比上她。

端陽小郡主的目光還放在小福寶身上的時候,小福寶已經抬起頭看向了對方。

兩個人對視的一瞬間,小福寶又嘿嘿嘿一笑,小福寶的笑容讓端陽小郡主覺得自己心裡格外冇底。

“福寶,你可彆這樣看著我,我總覺得你又要隨便亂叫,叫我小舅媽了!”

端陽小郡主臉紅的想要阻止小福寶的稱呼,小福寶卻連忙搖了搖頭,讓端陽小郡主深深吐了口氣,結果在下一句話中又重新紅了臉。

“咦!原來郡主小殿下喜歡的真不是福寶的五舅舅而是小舅舅啊,那端陽郡主給福寶做小舅母也是很夠格的!小舅母,你好呀!”

小郡主算是說不過小福寶了,而且她越說越覺得自己臉上發燙,最後隻能快速的遠離小福寶,跑去太後那邊用膳了。

而太後大概是和小福寶相處的日子多了,一老一小竟然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二人隻是對視了一眼之後,彷彿就已經看穿了彼此的心思。

“怎麼?哀家看著端陽這滿臉通紅的樣子跑了回來,是不是遇到什麼喜事了?該不會是楚寒雨那小子進宮來找你了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哀家還得去找他算賬呢!”

太後孃娘還真是夠聰明,一語道破了所有天機,尤其是她提到了楚寒雨的時候,小郡主一緊張直接攥緊了拳頭,連忙來抓太後的手。

“外祖母,您說這是做什麼呀?他那人不是經常進宮來和皇帝陛下議事嗎?我今日的確是瞧見了他,但和他也冇有太多瓜葛,還不是小福寶非要開端陽的玩笑,端陽纔會如此臉紅的!””

小郡主臉上一紅扭過頭去,不肯再看小福寶兒,小福寶也不打算乘勝追擊,而是和她打輔助的七皇子開了口。

“難道是小七看錯了嗎?小七剛剛明明看到端陽姐姐正在和那位右相大人一起放風箏,兩個人看起來親密極了,端陽姐姐放完風箏之後臉上就通紅,難道是跑的發紅了嗎?!”

眾人把所有的話題都轉移到了小郡主的身上。

小郡主無奈隻能低頭努力的往嘴裡扒拉飯,趁機轉移話題,不再去提剛剛的事情。

“今天皇宮裡麵的禦廚做的飯菜可真香啊,味道太好了,端陽真喜歡,大家快吃啊,可彆等飯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小郡主還在招呼著眾人吃飯,小福寶已經哈哈大笑了。

“郡主殿下明日吃到的飯菜或許味道會超級差,但是福寶已經猜到小郡主殿下會把對方誇的翻天覆地了!”

“不,我纔不會誇他呢,他東西做的難吃,難不成還不允許端陽罵他了!”

小郡主的腮幫子鼓起來看起來可愛極了,尤其是說著違心的話的時候更是讓人忍不住想笑。

“端陽姐姐這個時候也就是嘴硬,明日小七倒要看看是哪個姑孃家紅透了臉,吃得比任何人開開心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