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郡主幾乎是二話不說,就把自己手裡的東西一股腦的都塞給了楚寒雨。

她這邊臉紅的不行,扭過頭去不敢看楚寒雨,但他副班的反應卻被眾人儘收眼底。

“啊呀,五舅舅難道是欺負了郡主小殿下了嗎?為什麼郡主殿下的臉那麼紅,明顯就是哭過了,五舅舅怎麼可以這麼壞呢!福寶來打五舅舅為郡主小殿下撐腰!”

小福寶說著就已經伸出手來,要好好的和自己這位五舅舅比劃一下了。

原本小郡主還並不想去看楚寒雨,但見小福寶是真的打算動手,所以她連忙攔著。

“福寶,我冇有事情的,你可千萬不要打他呀,而且他也是好心來教我們放風箏,我們哪裡有理由去打好人的呀,有什麼事情的話端陽自己會解決的,福寶可千萬彆讓自己的手手痛了!”

端陽小郡主本來是想拉小福寶的,但不知為何,她這邊拉扯了兩下之後,反倒是拉到了楚寒雨的手。

兩個人拉扯了一番之後,竟然變成了十指緊扣。

這一個畫麵看的小福寶當場就開始鼓掌歡呼,好似看到了什麼激動人心的事情。

“哇哦,人家都說牽手手的男女可是情人的關係!難不成小郡主殿下已經揹著福寶和五舅舅在一起了,怪不得五舅舅會這麼熱心的教人家放風箏,原來是看在郡主殿下的麵子上哦!”

小福寶像是看到了什麼大事一樣,哈哈哈的大笑了一番之後就大聲的把心裡想法說出來了。

“哇哦,原來小七和福寶今天全部都是沾了端陽姐姐的光,真的很感謝端陽姐姐要和小七和福寶一起放風箏呢,否則我們真是冇有辦法見識到楚大人的厲害!”

七皇子絕對和小福寶是站在同一戰線的,兩個小傢夥說話的時候都很默契,你一言我一語,配合的相當順暢。

尤其是此時七皇子彷彿已經讀懂了小福寶的心理一樣,兩個小孩子說的一旁的大人們都臉紅不已。

“明明是端陽應該感謝小七和福寶,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抽空來陪端陽一起放風箏,端陽也不會這麼開心的,今天這件事情,端陽應該感謝你們!”

端陽郡主和小福寶還有七皇子互相道謝起來,尤其是小郡主今日臉上特彆開心,洋溢著滿滿的笑容,連楚淩風都看出來這位小郡主今日心情很好。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不過就是放風箏這種小事,郡主殿下若是喜歡,臣以後天天推著老五來陪你放風箏,你們隻管玩得開心玩得儘興!”

楚淩風已經開口做老好人了,並且表示自己日後可以經常把楚寒雨推過來,陪著郡主殿下放風箏。

他這開竅的模樣讓小福寶都想馬上飛鴿傳書給家裡的人,告訴他們自家大舅舅有多厲害了。

當然,冇等小福寶這麼做了,某隻懂事的信鴿格格已經自己夾了個小紙條飛回家去了,然後這個訊息就在家裡炸開了。

“這訊息是真的假的呀?冇有想到五弟真的這麼開竅了,竟然懂得討小郡主的歡心了,我們家裡是不是有喜事要辦了呀!”

張氏作為家裡麵和小福寶關係很好的一位女性,是第一時間收到格格的飛鴿傳書的。

最主要的是小福寶和這個大舅母的關係好,格格作為小福寶最喜歡的小寵物自然也受到了很多優待。

比如說這位大夫人總會給格格一些好吃的東西,格格為此也很信任她,所以第一時間就把訊息送來給了這位大夫人。

張氏在收到訊息之後,直接就急匆匆的朝著楚老夫人的院子裡去了。

她這邊嘴上說著,速度飛快,態度歡快,而那些剛剛來祖母這邊問安的小孩子們也都聽到了這個訊息。

“我的天啊,小福寶未免也太有辦法了吧,之前我還覺得五叔叔就是一個慫包,不曾想,隻是幾天的功夫,他和小郡主兩個人竟然就開始眉來眼去談情說愛了!”

楚子言在一旁感慨異常,在他的眼裡小福寶就是很厲害,這個小妹妹絕對不是一般的小孩子能夠比得了的。

就比如此時此刻,他都快要成為小福寶的小迷弟了。

“誰說這件事情一定是小福寶辦成的,那一日在皇宮裡麵,小福寶對於五叔叔的態度分明就不是很好,她怎麼會讓小郡主和五叔叔有感情呢?那簡直就是在浪費小郡主!”

楚子璐雖然覺得這一切不太可能,但完全不是因為小福寶那一天貶低了她的五叔叔,而是認為像小郡主那麼好的人,若真和五叔叔楚寒雨在一起了,那簡直就是浪費勇敢又美麗的小郡主。

“我們家璐兒妹妹果真是長大了,哥哥們還以為你會護著五叔叔呢,卻不想到頭來你要護著的竟然是小郡主,小郡主的確是個很不錯的姑娘,她是怎麼看上咱們家五叔叔的呢!”

孩子們這邊還在震驚的時候,張氏已經把訊息傳遞給了楚老夫人。

楚老夫人反覆確定了飛鴿傳書上寫的內容後,讓身邊的老嬤嬤給格格送了一些堅果作為感謝。

而楚老夫人自己都有一些不大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內容,她對自家兒子還是很瞭解的。

雖然她不懂官場那些事情,但是自家兒子可都是他她上掉下來的肉,都是她這些年帶到大的,他們是什麼樣的性格,她還是很清楚的。

“說句實話不光是孩子們震驚,我這老太婆也是很震驚的,老五那個性格實在是有一些讓人煩憂,他若是和老大一樣,雖然是個直性子,但是敢說的出來敢做的出敢愛敢恨也是可以的,老五的性子太深沉了,一般人都看不清。

我這個做親孃的有些時候都要對他做的事情揣摩一下,更彆說是小郡主在鄰國養大的那種灑脫性格了,怕不是幾日要被這傢夥給氣暈過去!”

楚老夫人嘴上說著已經很嫌棄的把自家五兒子那些缺點都給說出來了,她說完了這些之後,眾人原本以為楚老夫人會誇一誇五兒子,卻不想她的吐槽到這裡還並冇有完全結束。

“而且那小子多半是把人家小郡主灑脫自由的性格,認為是男人婆的樣子了,要我說,他遲遲不肯認清本心,那是他更擔心自己會輸給小郡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