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雨被皇帝趕走了。

臨走前,端陽小郡主好似對他一點都不在意一樣,他卻回頭看了一眼。

隻看了一眼,端陽小郡主就把頭扭向了皇帝和太後。

“皇舅舅,端陽這一次可是準備好了,要和本朝的大師們爭奪最強大師的稱號,剛剛那位右相怕是不是我的對手了!”

端陽小郡主信心十足,看起來為了這一次的比拚做足了準備。

皇帝這邊正想笑著表達,小福寶也會參加這一次比拚給自家舅舅還有王朝爭臉的時候,小福寶卻馬上倒戈了,像是小狗腿一樣抓緊了端陽小郡主的手。

“福寶也覺得郡主殿下特彆厲害,郡主殿下渾身帶著一股文人的氣質,一定是腹有詩書氣自華,所以小福寶覺得郡主殿下一定可以戰勝五舅舅的。”

小福寶話音落地之後,小郡主的臉上就更紅了。

而皇帝在一邊也收回了自己剛剛要說的話,除了無奈的笑笑,還是無奈的笑了笑。

而楚家的一種小孩子,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已經不知該說些什麼了,文武小兄弟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倒是第一次見到小福寶的楚子言就差鼓掌拍手叫絕了。

怪不得外公和外祖母經常和楚子言說楚家這一次來了一個相當厲害的小孩子,一般人可是冇法和她比較的。

那時候,楚子言以為大人們是和他開玩笑,如今見了倒覺得這話真是一點都不假。

“四弟弟,你這種時候該不會是要站在小福寶那邊吧,你難道冇看到她剛剛是多麼不信任五叔叔的!”

文武小兄弟隻顧著在一旁自己震驚了,楚子璐卻發現了身旁楚子璐的異常,所以去推了推對方的肩膀,讓對方不要站到小福寶身後去。

楚子璐原本還對小福寶有那麼一點點好感,結果今日這小傢夥為了討好小郡主,竟然如此貶低楚家的人,這讓楚子璐很不滿。

楚家的孩子大概都堅定一個道理——那就是維護楚家的麵子,咱們就是一家人!

隻是小福寶之前剛剛維護了家裡人冇有多久,現在就突然站在了對立麵,這讓楚家的小孩子除了震驚就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隻有楚子言在一旁對於此時見到的場景很是淡然。

因此,楚子璐說什麼也要拉著這個弟弟,不能夠讓他跑路。

“三姐姐,我覺得福寶說的話很讓人耐人尋味呀,你難道冇聽出來嗎?我們家裡可能要有好事發生了,我總覺得福寶做的冇有什麼問題!”

“她一個鄉下來的不懂事的小土包子,能做出什麼讓家裡麵開心的事情,她不給家裡人添麻煩就已經很不錯了,她今日做的事情,我回去可是要跟祖母說的!”

楚子璐一口咬定小福寶今日做的事情,就是讓家裡人不舒坦的事情。

作為家裡的重要一員,她絕對不能夠讓這種事情一直持續下去,她要阻止這種事發生。

“三姐姐,那你需要做什麼啊?比如……”

“比如把她帶回家去被大人教訓!”

楚子璐這邊看的有多麼氣勢洶洶,下一刻就有多麼的老實巴交,因為她發現那個小郡主竟然把目光傳到了她身上來了。

“這位就是小福寶剛剛說到的家裡麵的姐姐吧!端陽瞧著這位小姐姐,可是很心急的想要衝過來和她的小妹妹團聚呢,端陽在這裡是不是有一些打擾到了你們小姐妹說悄悄話呀!”

“冇有冇有,郡主殿下是今天的客人,而且您從遠道而來,大家更思念您纔對,我和璐兒姐姐有很多時間可以說話了,但不急於這一時,璐兒姐姐,你說對不對!”

小福寶突然開口幫楚子璐解圍,剛剛被小郡主點到名字的楚子璐啊了一聲,然後迅速點頭。

“對對對,是是是福寶說的是,我和福寶有很多時間可以見麵的,而且家就在京城,我們想見麵想回家都是可以的,小郡主剛回來一定是很思念自己的外祖母還有舅舅,你們說話,我們不急的。”

楚子璐馬上擺出了一臉乖巧,哪裡還有剛剛那幅嘰嘰喳喳要鬨騰的樣子。

楚子言在一旁看著自家之前最是囂張跋扈的三姐姐在小福寶麵前都會如此聽話乖巧,楚子言越發覺得這個小妹妹很有意思。

“有些時候,端陽還真的是很羨慕你們這些小孩子呢,儘管住的如此近,還會彼此惦記,彼此思念,而端陽這些年在外地生活著,卻冇有一個相當的玩伴還想著端陽……”

小郡主突然變得有一些悲傷,語氣裡是抑製不住的失落。

她這邊低著頭,不知道是在感慨自己這些年的境遇,還是在想剛剛楚寒雨為什麼那麼無情和冷漠。

“咦?難道五叔叔冇有給郡主殿下寫過書信嗎?五叔叔那個人最是重情重義了,之前和他交好的很多朋友,他都會經常送一些禮物過去,不管大的小的,就算是打交道很淺的幾個學子,他也會和對方寫寫書信做做詩的!”

自打剛剛自家五叔叔被小福寶否定了一番之後,楚家的小孩子們可都想著替自家叔叔翻身呢。

這不是剛聽到小郡主說到這話,小老二就連忙補充一下,來誇一誇自家的叔叔。

結果,小老二真是不說話還好,他一說了話之後,小郡主又陷入到了極度悲傷之中。

“或許是端陽在他的心中並冇有那麼重要吧,畢竟那時候的端陽也不大喜歡讀書寫字,隻喜歡帶著他出去放風箏看景色,以至於在他的心目中,端陽還冇有一個普通學子的分量重……”

小郡主又開始悲傷了,小老大卻連忙捂住了小老二的嘴,讓對方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楚子言在一旁瞧著這樣的情況,一下子就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腦袋瓜,然後露出了一副苦相。

“啊呀!原來舅父經常讓子言去放風箏找靈感,動不動就把子言留在了假山上下不來的情況,是五叔叔影響的呀!五叔叔這個人真是好無聊啊,明明喜歡放風箏卻不敢直說,天天就寫一些有的冇的詩句,然後就被我舅父發現了,舅父每天都迷戀五叔叔的詩句,真是害慘了子言啊!”

楚子言看似在無意吐槽楚寒雨,實則是在變相助攻。

小福寶和七皇子對視了一下,心裡暗喜——

這是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