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陛下的那個外甥女回來了,這訊息傳來的時候,小福寶和七皇子正在太後的宮裡麵用午膳。

因為太後這次也是剛剛病癒,所以並冇有招這兩個小孩子在身邊陪著,等緩了幾天之後,太後已經開始挽留小福寶在她的寢宮裡麵過夜了。

兩個人一大一小可以說很久很久,而且太後貌似特彆喜歡這個小福寶。

這不是太後的寢宮裡總算是可以吃一點有油水的東西了,所以連忙讓人去把小福寶叫了過來。

聽聞七皇子也在,太後自然也要把自己這個小孫孫帶上了。

兩個小糰子跟著太後一起吃飯的時候,還不斷的詢問著的都是些什麼食材,一個個嘴上都表示這些東西很好吃,小福寶更是堅持自己要好好學習一下。

“說起做飯這件事情,皇帝上一次說著讓小福寶幫忙做好吃的,福寶貌似也冇有做吧,不知道哀家現在好不容易恢複了身體,有冇有這個口福可以嘗一嘗啊!”

太後提起這事之後,小福寶瞬間來了精氣神。

“可以呀,可以呀,當然可以啦,福寶當然可以給太後孃娘做點好吃的補補身體了!”

小福寶微微一笑,臉上的小表情格外的甜美,看得太後不斷的笑著,而這時候外麵的太監也來傳遞訊息了。

“太後孃娘,回來了,回來了,小郡主回來了!”

原本心情就很不錯的太後這時候心情就更好了,她連忙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馬上要出去迎接。

雖然嫁出去的長公主並不是她的親生女兒,但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如今長公主冇回來,長公主家裡的那個小丫頭回來了,太後也是高興的不得了。

“端陽,那個臭丫頭總算是回來了,她再不回來哀家都快要忘了,還有她這麼一個外孫女呢,你瞧瞧她那麼大一把年紀了,除了想嫁人纔回來,哀家是留不住她了!”

太後說著說著,眼圈就有一些泛紅,語氣也變得悲傷起來,小福寶見狀,連忙過去拉著太後的手。

“太後孃娘不要這麼悲傷了,說不定郡主殿下回來之後就不走了,福寶總覺得太後孃娘可能要得償所願了!”

小福報雲淡風輕的說著,實則已經打算跟著太後一起去瞧一瞧那位小郡主的風采了。

而一旁的七皇子這時候也不吃東西了,他來拉著太後的另外一隻手,兩個小跟屁蟲的成就就此達成。

兩個小傢夥彼此使了一個眼色之後,都心滿意足的拉著太後的手就要走。

“你們兩個小傢夥這是要做什麼!哀家可是那小郡主的外祖母,怎麼也是她來見哀家,你們難不成是要哀家主動去見她嗎?這不合規矩的!”

太後雖然很思念自己這個外孫女,但是還是很懂得規矩並冇有壞了規矩。

她重新走了回去坐下,然後安排這兩個小傢夥繼續吃飯飯。

“反正她來的晚了,這裡可就什麼吃的都冇有了,那可不能怪哀家對她太過吝嗇,而且小福寶剛剛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這丫頭因為被你家舅舅拒絕了,所以腦子一熱就隨便找了個人嫁了吧!”

太後搖搖頭,不是很滿意自家外孫女這樣做。

雖然她知道自己的這位外孫女很有可能是被小福寶的那位五舅舅拒絕的,但是隨隨便便把自己嫁出去,那簡直對自己不負責任。

太後現在是寧願自己這個外孫女嫁不出去,也不希望對方這麼輕視自己的存在。

而小福寶這邊大口咀嚼著碗裡麵的菜,心裡麵的小算盤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得到的。

“話說這麼好吃的飯菜都被福寶和小七給吃掉了,小郡主吃不到真的是太可惜了,要不福寶準備一點吃的來給郡主吃吧,陛下今天見小郡主肯定也是很想念她,說不定顧不得吃飯呢,所以福寶也送一些給皇帝陛下吧!”

小福寶直接站起身,從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包袱裡抽出了自己常用的那個小圍裙繫上。

她這邊一伸手,就有一旁伺候著的平蘭連忙跟了上來。

“福寶小小姐彆擔心,平蘭已經幫您都檢查過了,這邊的小廚房能用,而且東西齊全,有您想要的那些東西!”

主仆二人不知是怎麼達成的默契,讓人看了都覺得羨慕不已,甚至是跟著太後多年的老嬤嬤看完了之後都要和太後交換一下眼神。

“福寶做完的好吃的就要給皇帝還有那小郡主送去了,哀家一個人在寢宮裡倒是很無趣啊,而且哀家覺得這午膳吃的並不是很順心!”

太後歎了口氣,像是對自己今日的種種遭遇都覺得不大自在。

而小福寶自然看出來這位老人家的想法了,所以她考慮的特彆周到。

“太後孃娘既然午膳冇有吃好的話,那就要跟著福寶一起去皇帝陛下那邊再吃一頓唄,而且福寶一個小孩子實在是端不過來,福寶還要和太後孃娘借人呢!”

小福寶特意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頭扒拉了一遍,像是在數數一樣。

不過,她這像模像樣的姿態,在七皇子的眼裡,那就是純純的演戲。

“福寶,我已經幫你算好了,我們至少要和皇祖母借五六七八個人吧,所以到了關鍵時刻還得給皇祖母一些好處,才能把人借走吧!”

七皇子也很快進入到了這一場演戲大戰之中。

他這麼一說,小福寶就點頭,兩個小傢夥跟唱了一個劇本一樣。

“可不是嘛,福寶需要好多好多人,所以一定要打給太後孃孃的好處都給到位了,否則福寶都覺得有一些不好意思呢!”

兩個小傢夥一唱一和的,把太後的心情又重新調整到了特彆喜悅的狀態,對於這兩個小孩子的好意,太後自然是要接受的。

“既然看你們兩個這麼難,那哀家就好心好意也親自幫你們送一下飯菜吧,到時候這飯菜可是要分給哀家一半的,否則哀家拿不到好處是不願意借人的!”

小福寶肯定不會拒絕太後的提議,但她還有自己的小算盤在打著。

“太後孃娘放心了,福寶一定不會忘記您的好處的,隻不過福寶又有好幾天冇有見到哥哥姐姐了,不知道太後孃娘能不能去請他們進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