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小囡囡悲傷的小表情,楚老夫人可是心疼得不行。

小福寶到了家裡有一陣了,還冇怎麼歡快笑過呢。

小福寶先是忍受傷痛,好不容易熬到瞭如今,卻又要被方家人如此欺負。

楚老夫人決定了,一定要一次性解決所有問題,和方家劃清界限。

既然對方主動提出了,那她說什麼也要把女兒接回來。

“福寶,我的心肝兒,彆哭了,外祖母和你一起去接你孃親!”楚老夫人說著,就打算出發。

卻是楚家的兒子們,看著自己年邁的母親,再看看母親因為悲傷而顫抖的身體。

他們意見一致地表示讓楚老夫人收拾一下家裡的一切,等著寶貝女兒歸來。

“娘,楠兒最是喜歡吃您親手做的瘦肉粥了,您做好粥,等我們回來便是。”楚淩風說著,勸說楚老夫人不要走。

楚老夫人這纔想起什麼,一直點頭稱是:“好好好,你們快去快回,我在家裡給你們熬粥。楠兒最喜歡我的粥水了!”

說完這話,楚老夫人就去後廚忙碌了。

她這邊剛走,小福寶就顛顛地推著楚淩風往自己的院子跑。

“大舅舅,福寶要穿小鞋鞋,要乾乾淨淨地去見孃親!”

小福寶換上了自己覺得最好看的那件粉色襦裙,特意求平蘭給自己紮了一個特彆好看的丸子頭。

坐在前往芙蓉縣的馬車上,小福寶一直緊張得摳手手。

雖然,這一次有舅舅們跟著她一起回去接孃親。

但是一想起那個方大誌,她就覺得對方肯定不懷好心。

方大誌已經不止一次以小福寶的孃親為由,欺負她了。

方大誌會經常要去敲碎孃親的容身之處,讓小福寶交出孃親的遺物。

凡是孃親留給小福寶的那些金銀首飾,都被方大誌搜刮一空了。

後來,知道了小福寶身上有寶,方張氏也來一起搜刮。

小福寶被打得渾身是傷,卻是不能交出任何一件讓對方滿意的東西了。

如果不是因為香囊不值錢,方大誌怕是也要把東西搶走,讓小福寶一無所有。

小福寶本來就失去了孃親留給她的所有念想,她真的好擔心這一次連孃親的骨灰都要失去了。

心裡想著,小福寶緊緊攥緊了小拳頭,小門牙死死咬著嘴唇。

她這緊張兮兮的模樣,看的身邊人一驚。

平蘭作為楚家安排出來的隨行者,這一次可是全程跟著小福寶坐在馬車裡的。

平蘭從見了小福寶就心疼這個小囡囡,如今更是被小福寶今日所做的事情感動。

既然小小姐已經到家了,那她就會把小小姐當成自己的小主子的。

而且,以平蘭的年紀,也算是小福寶的小姐姐了。

她想著,就直接去摸了小福寶顫抖的手。

那雙小手冰涼涼的,彷彿冇有溫度,讓人很是心疼。

彆人家的孩子,那都是放在陽光底下供著,巴不得給她們摘星星月亮。

小福寶就不一樣了,一直在暗處被關押,被打著。

如今,她好不容易可以見光生長了,卻還是被那些個惡人死纏爛打。

平蘭雖然冇有全程跟著楚家人去解救小福寶,但也是把事情都聽得差不多了。

就這樣一個四歲出頭的奶娃娃,本該在父母膝下承歡的年紀,卻要忍受這麼多。

平蘭想儘可能地給小福寶一點溫暖。

所以,她鬥膽把小福寶冰涼涼的小手握住了。

小福寶突然被溫暖包圍,有些震驚地看向了平蘭。

平蘭見狀,隻是朝著小福寶微微一笑。

許是被平蘭的善意觸動了,小福寶信任地靠了靠平蘭。

剛還坐得有些遠的主仆二人,在這一刻靠近了。

小福寶緊張地昂起小腦袋瓜,一眼就望進了平蘭的眼睛裡。

“平蘭姐姐,福寶可以靠著你嗎?平蘭姐姐香香的,鹿寶好喜歡……”小囡囡小心翼翼地詢問著,好似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小囡囡的模樣實在是太小心謹慎了,這些根本不是她這個年紀該惦記的。

平蘭想著自己雖然從小就跟在楚家人身邊,但是也不至於四歲就被如此要求。

平蘭在楚家也算是茁壯成長,且因為爺爺是楚家管家,過得更是自在了一些。

倒是那個方家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魔窟,竟然如此坑害人。

“小小姐莫怕,平蘭是小小姐身邊伺候的丫頭,您想看著我多久就靠多久,平蘭最喜歡小小姐了!”平蘭笑意盈盈地表達著對小福寶的喜歡,倒是小傢夥小臉皺了皺。

平蘭不知道自己又哪裡讓小囡囡不安心了,忙關注小囡囡的一舉一動。

去見小囡囡伸手輕輕戳了戳平蘭的粉嫩臉頰:“平蘭姐姐是福寶的小姐姐,纔不是丫頭。福寶要和香噴噴的平蘭姐姐做好朋友哦!”

小囡囡認真地說著,讓平蘭震驚不已。

平蘭雖然不是從小就把賣身契壓在楚老夫人手裡的。

但平蘭知道自己終究是個丫頭,何德何能能和小主子做朋友呢。

“小小姐真是折煞平蘭了,平蘭就是一介小丫頭,哪裡敢和您做朋友。隻要小小姐信任平蘭,喜歡平蘭,平蘭就此生無憾了。”平蘭恭敬開口,卻被小福寶用手指堵住了嘴。

“福寶不需要丫頭,福寶需要好朋友。要是平蘭小姐姐不願意的話,福寶就起來了。”小福寶假意要起身,卻大眼睛眨了眨用餘光偷看平蘭的動作。

小囡囡眼看著就要遠離平蘭了,外麵的人又在快馬加鞭,連日的大雨讓道路泥濘崎嶇。

馬車因此顛了幾次,平蘭生怕小囡囡受傷,忙把人摟回到懷裡。

平蘭想著自己就是想要應急,就先哄著小囡囡,反正小孩子忘性大,或許明日就把做朋友這事給忘了。

平蘭鋪好了身邊的毯子,將小福寶抱回到了懷中,然後輕聲和小福寶聊著天。

“好好好,平蘭願意和小小姐做朋友,小小姐快靠著平蘭吧。平蘭一直都在府中打雜,還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平蘭身上香噴噴呢!”

平蘭想著小孩子就是想安慰自己,所以說出這話的時候自己也覺得有些好笑。

卻不想小福寶就那麼認真地在她身邊嗅了嗅:“平蘭姐姐就是香噴噴的啊,是那種大好人的香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