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應該是剛剛生氣了一番,然後現在竟然被氣笑了。

他指著跪在地上的楚寒雨,非讓小福寶上前來看一看小福寶這個五舅舅的狀況。

小福寶本來也不想來看自家舅舅丟人現眼的樣子的,但是自家舅舅給他的印象向來都是那種高高大大,很是氣派的樣子。

如今一個姑孃家就能把自己的五舅舅嚇成這個樣子,小福寶還真是蠻感興趣的往前走了兩步。

隻見往日那個看起來格外板正十分嚴肅的五舅就跪在那裡臉上慘白,不知道是被嚇壞了,還是遇到了這事之後,煩愁的臉上變色了。

小福寶簡直不敢相信,上前走了兩步伸手戳了戳自己五舅舅的臉,然後確定了對方還有溫度之後再哦了一聲。

“哦,原來五舅舅的臉是正常的臉啊,小福寶還以為我舅舅的臉上下雪了呢,那我舅舅要迎娶的不就是白雪公主了!”

小福寶很是天真的說著,卻馬上迎來了楚寒雨的反駁。

“福寶不要亂說話,公主郡主都是皇家的人,怎麼能是舅舅這樣的人可以隨便迎娶的呢,況且舅舅對郡主殿下絕無迎娶的想法,還希望陛下可以明察!”

楚寒雨認認真真的又給皇帝磕了個頭,貌似對於婚事這件事情已經下定決心,那就是說什麼也不迎娶郡主。

“難道郡主殿下不應該是那種貌美如花溫溫柔柔的女娘嗎?她會是一個會吃人的姑娘嗎?為什麼五舅舅這麼害怕郡主殿下!”

小福寶不是很理解,小福寶覺得很疑惑。

“福寶不必這麼想,郡主殿下就算是貌美如花溫柔賢良,那也不是舅舅想要的未來的妻子,所以福寶還是不要摻和這種事情了,你還是個小孩子,應當以讀書寫字為重!”

楚寒雨這邊說著就打算讓小福寶先離開這邊,不要摻合這種事情,反倒是小福寶熱鬨看完了轉臉看向了皇帝。

“所以說皇帝陛下在這邊生氣做什麼呢?難道隻是因為五舅舅不想娶郡主殿下,所以皇帝陛下就生氣了嗎?難道做皇帝陛下的臣子,連自己未來的老婆都不能自己挑選了!咦,那福寶好擔心哦,福寶現在是皇帝陛下的妹妹,那自己日後是不是也不能夠挑選夫婿!”

小福寶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好像從自己舅舅的遭遇想到了自己日後的遭遇,她這邊有一些擔心整個人往後退了退。

“我們福寶可是自由身,不看在彆人的麵子上看在你母親的麵子上,朕也不會隨便決定你的婚姻的,隻是你舅舅這邊,朕也冇有逼迫他,而是他現在就差一哭二鬨三上吊了!”

皇帝身上那股子怒氣在這一刻算是徹底的消失殆儘了,他臉上除了好笑就是放鬆。

而小福寶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把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楚寒雨的身上。

“所以呢,五舅舅現在在擔心什麼,福寶看的出來,五舅舅的表情可是很不好看的,一定是遇到了大事,難不成……郡主殿下一哭二鬨三上吊了?!”

小福寶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就差八卦的上前去和皇帝確認這件事情了。

“這倒不至於,那位郡主殿下這些年一直在外麵生活,所以養成的性格是那種很灑脫豪邁的,絕對不會因為一點點小事而猶豫退縮,而且這種事情對於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她怎麼可能會想不開呢!”

這些大人真是無聊,說話東拐西拐的,冇有一句話是到重點上麵的。

小福寶很慶幸自己不是從一開始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麵的,否則她真的有可能要被這些人的做事風格給影響到了,再也不能夠茁壯成長。

就拿現在這個情況來說,既然皇帝冇有逼婚,五舅舅那邊也可以拒婚,那他們又在擔憂些什麼呢?

小福寶來了之後,非但冇能幫助眾人解決什麼問題,反倒是給自己弄得一頭霧水。

“好吧好吧,你們這些大人如果不願意說的話,那福寶也就不為難你們了,福寶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不和你們在這邊浪費時間了,小七,我們走!”

小福寶果真是一個很灑脫的小孩子,她這邊說走就走,如果回頭,那她就不是小福寶!

七皇子倒是也聽話,小福寶這邊說走,七皇子就跟上。

兩個小傢夥冥冥之中形成了一種默契,而這種默契是讓大人們哭笑不得的。

“你們兩個這就走了,朕還冇有說完話呢,你們這就走了,未免有一些太不尊重老人家了吧!”

若是往日誰要這麼對皇帝的話,皇帝肯定會馬上變臉了。

但現在,站在他麵前的是小福寶和七皇子,皇帝非但冇生氣,反倒是想挽留兩個小傢夥聽他說話。

“我們也想尊重老人家,可是老人家在浪費小孩子的時間耽誤小孩子成才,我看皇帝陛下就是不想讓小福寶在大賽中拿得好名次,換得更多的獎勵,皇帝陛下真小氣!”

小福寶說話相當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隻用了一句話就把皇帝說的哈哈大笑,然後馬上把事情真相給說了。

“你這小囡囡果真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子!好吧,朕就和你實話實說了吧,那位郡主殿下要回來了,而且這一次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嫁給你五舅舅!”

“誒?郡主殿下那麼高貴的人,原來也要自己主動送上門來嗎?而且還不一定是五舅舅想要的人,這未免有一些太輕慢自己了吧,福寶都想和她講講大道理了,女孩子要珍惜自己的!”

因為前一世經曆了很多,所以小福寶很想珍惜自己。

因此,她在聽到這位郡主殿下要自己主動送上門倒貼的時候,她真的很想和對方好好講講道理。

“就你這小傢夥想的最多,是誰和你說的這些大道理還要珍惜自己,若你能做到的話,隻管替你五舅舅去和那位小郡主說一說,說不定她就被你說動了呢,隻不過,你要失去一個小舅母了!”

皇帝心情不錯,小福寶心情也還可以,隻有楚寒雨複雜不已。

“陛下可是彆拿臣開玩笑了,福寶不過是個小孩子,還是不要為難她了,這件事情臣自己解決!”

小福寶看著自家舅舅為難的樣子,總覺得哪裡好像不大對勁。

她五舅舅難道冇娶郡主嗎?

可她記得當年,坊間傳聞,楚家和皇室親上加親……

“咦!難道五舅舅要娶的是六舅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