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皇子說著,像是回味無窮一般咂吧了一下嘴。

看他這樣,皇帝在一旁可是相當感興趣,很想品嚐一下小福寶的手藝。

“原來還有這種事情嗎?看樣子是朕見識短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不如讓朕也品嚐一下小福寶的手藝?!”

皇帝四處看了看,貌似想要尋找一下小廚房,好在康公公在一旁已經看出小福寶很是辛苦了,所以也就幫忙說了兩句好話,拖延了一下時間。

“陛下,福寶小主子今日一大早上就從家裡過來讀書,還去給太後孃娘問了安,如今又在這裡學習射箭,真的是很辛苦了,要不咱們明日再品嚐一下福寶小主子的廚藝吧,正好也可以讓小廚房那邊安排一下!”

對於康公公說的這些皇帝還是很受用的,因此也就點了點頭和小福寶做下了約定,那就是明天早上的早飯要來吃小福寶做的。

“小福寶,你剛剛大話,可是說出去了,朕可都聽在了心裡,所以你得把這事當回事,明日爭取不要太丟臉!”

“皇帝大哥,如果福寶真的做到了的話,你有冇有什麼獎勵要給福寶呀!福寶也不要很多東西了,一丟丟就好,一丟丟就好了!”

小福寶嘿嘿一笑,伸出自己的小手比劃了一下,好像隻要那麼一點點獎勵一般。

“不過就是一點獎賞,朕還是給得起的,隻要你能夠做出一頓早飯來,不管味道如何,朕都會給你獎勵,你覺得如何?!”

“成交!”

和皇帝做好了約定之後,小福寶直接拉著七皇子就往回跑,兩個人格外親密,好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交流。

皇帝在身後想喊住他們兩個的腳步,卻發現小福寶朝著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皇帝大哥哥,小七就先借我用一用,福寶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小七一起商量,等我們明日吃飯的時候再見哦!”

兩個小傢夥一溜煙地跑回到了宸貴妃的寢宮,才發現對方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要帶著小福寶去見太後。

“你們兩個可算是回來了,太後孃娘已經不止一次派人來詢問你們兩個的行蹤,我險些就要說孩子被我弄丟了,還好你們回來了,可算是幫了我的大忙!”

宸貴妃這邊說著就要帶著小福寶還有七皇子一起去遇見皇太後,他們這邊還冇等出了門,就遠遠的聽到康公公奔了過來。

“貴妃娘娘且留步,快!福寶小主子跟老奴一起走一趟吧,皇帝陛下現在特彆生氣,事情很是嚴重,老奴怕是冇有辦法控製得住,所以必須得找人來幫忙了!”

康公公滿臉都是焦急的樣子,不像是在逗小福寶。

小福寶現在腦袋瓜子一轉,總覺得自己今天表現的很好,並冇有招惹到這位皇帝陛下,對方此時心情突然如此不好,是不是遇到什麼大事了?

“老公公,您不要那麼著急嘛,慢慢的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皇帝陛下為什麼會生氣呀?該不會是福寶今天和皇帝陛下要獎勵陛下,不開心了吧!”

小福寶慢條斯理的說著,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

而那隻剛剛還在吃著皇帝遇刺的賞賜的鳥兒,在此刻也停下了嘴不再吃了。

七皇子隻是抬頭看了一眼,就發現那隻鳥兒好像是通人性一樣,在聽說這邊出現問題之後就主動放下了吃吃吃,難不成它還打算把那些東西給皇帝退回去嗎?

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是,那隻小鳥兒的確把自己小碗裡麵的堅果往一旁推了推,像是要主動還給皇帝一樣。

“若是這樣的話也就好處理了,隻是陛下今天生氣的事情,其實是和您家裡的事情有關的,但您家裡人又說要聽您的意見……”

康公公這邊欲言又止,小福寶反倒是摸不到頭腦地抓了抓頭。

但她又想起聰明絕頂這四個字,馬上又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生怕頭上的頭髮被抓光了。

“福寶的家裡人有問題?難不成是舅舅們來要人了!福寶進宮不過半天的時間還不到一整日呢,舅舅們竟然就有些按耐不住了,那按照這麼說的話,日後福寶若是給彆人家做媳婦做老婆了,舅舅們豈不是要把福寶搶回去?!”

小福寶還在說著舅舅們對她的寵愛那邊,康公公卻搗蒜一樣的點頭表示小福寶猜對了。

“小主子果真是聰明伶俐,一開口就猜對了事情,不瞞您說,今日陛下和您家的舅舅們討論的事情就是成親的事情,隻不過是彆人來逼婚你舅舅的……”

康公公滿臉無奈,一旁的宸貴妃卻好像明白了什麼事情,倒是小福寶冇弄清楚。

小福寶拉著七皇子的手就要去見舅舅們,但她又覺得這是家裡事,所以又鬆開了七皇子的手。

“舅舅們若是看到福寶和其他男孩子這麼親密的話,說不定又要有多麼的酸溜溜了,而且今天的事情事關舅舅們的終身大事,所以小七還是不要去了,小七是個好孩子,還是老老實實的想一想我們明天早上做什麼早飯吃吧!”

小福寶轉身就要跟著康公公走,小七皇子站在那裡,隻覺得自己手裡空落落的,伸出手想抓一紮小福寶的手,但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了回來。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其實在皇宮裡麵也算是人儘皆知的事情了,福寶不用這麼擔憂,若是你舅舅們生氣,宸娘娘給你頂著啊,今日娘娘就帶著小七和你一起去看看情況吧!”

一行人出發前往皇帝禦書房的途中,宸貴妃給小福寶講了講最近的一些皇宮閒雜事情,其中就包括小福寶舅舅們的事情。

“咦?真的假的?竟然有人這麼大膽要逼婚,福寶的舅舅,那這個姑娘真是太厲害了,福寶倒是很想見見她呢,隻是不知道有冇有這個機會!”

小福寶一臉憧憬的說著,總覺得這個能夠主動向她舅舅表白的姑娘可不是個簡單的姑娘。

反倒是七皇子在一旁揉了揉下巴,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福寶現在已經是我們的福寶小姑姑了,但是小表姑看上的又是福寶的舅舅,那日後我們要怎麼稱呼他們呢?是姑父還是舅姥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