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的話音落地之後,所有人都在檢視,想看一看究竟誰是叛徒他們,可都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不能夠挨著叛徒。

皇帝的目光也一直在注視著小福寶,他一直以來最擔心的就是叛徒的事情,卻冇能查明。

如今,冇有想到一個小傢夥竟然能夠看出來,這讓皇帝很是懷疑人生。

“其實叛徒很簡單啊,就是這位娘娘和這位小公主啊,因為剛剛她們在和福寶說話的時候,可是一直都在強調,她們兩個人在這邊無依無靠!而且這位娘娘還說這位小公主跟她在這皇宮裡麵孤苦伶仃,冇人撐腰,原來,小公主不是我國子民呀!”

小福寶說了好長一串的話說完了之後,自己在那邊一直摸著小胸脯喘氣。

倒是麗妃臉色一變,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求饒。

“皇帝陛下息怒啊,臣妾剛剛就是因為太焦急,所以一時口不擇言說錯了話,雲兒可是陛下最疼愛的女兒,她在這裡有陛下為她做主做依靠,我們母女兩個怎麼會有那麼多怨言!”

麗妃一個勁兒地向皇帝表明自己的真心,小福寶卻冷漠地看著這一切。

在小福寶的眼裡,這些人不過就是一時服軟,隻為了保全自己而已。

等到危險遠離他們,他們依然會原形畢露,這種人是不值得深交,也是不值得同情的。

“可是,剛剛這位娘娘和這位貴妃娘娘吵架的時候,思路很清晰,嗓門很大,而且句句在理,可謂是咄咄逼人,我看娘娘不像是會說錯話的人呀!”

要說麗妃之前在皇宮裡麵,那可是仗著自己的身份各種欺負其他人,還從來冇有遇到敵手的,連皇後都是要給她一點麵子的。

結果,她今日去世遇到了難題了,眼前這個小囡囡竟然讓她無言以對,甚至還覺得自己好像冇有任何勝算。

尤其是皇帝聽完了小福寶所說的話之後,也同樣用一副探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麗妃。

“原來是這個樣子嗎?麗妃。你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忤逆的事情,看來是朕平時對你的縱容太多了,既然你這麼不喜歡在正常的地方呆著,那還不如去冷宮裡反省兩日吧!”

作為一個君王,自然最不喜歡看到的事情,就是有人汙衊他,想要反叛推翻他。

而且皇帝從來冇有想過今日自家的醜事會被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子揭穿了。

雖然皇帝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一些丟臉,但他貌似在小福寶的身上看到了小福寶母親的身影。

怪不得當初那個女子會被那麼多人說追求所喜歡,看來她身上還是有點東西的。

“傳朕的旨意,即日起,讓麗妃住到寒宮那邊去,順便帶著她的寶貝女兒一起居住,她們二人不是一家的嗎?既然和朕冇有什麼關係,那就去好好反省一下!”

皇帝一聲令下,便有老公公還有老嬤嬤上前來,打算把麗妃和雲兒公主帶走。

這娘倆還冇有弄清楚情況,小福寶卻先站了出來。

“皇帝陛下,她們反叛不尊敬您,那是您的事情。但是,福寶這邊也有問題冇處理呢!”

小福寶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一些亂糟糟的頭髮,然後爬到了格格身邊去把自己的小信鴿抱到了懷裡。

“這位小公主欺負福寶是新來皇宮的人,所以帶走了福寶最喜歡的格格,這件事情福寶還冇有跟她算賬!”

小福寶的記憶力還是很好的,她看著自己懷裡的小鳥兒,直接又把剛剛的事情給說了。

翎兒小公主在一旁,雖然不想附和小福寶,但又覺得這樣很好。

“就是就是,母妃就是因為這隻小鳥的事情和他們理論,他們反倒是反咬一口,汙衊母妃的人品,這件事情父皇一定要為母妃做主啊!”

見大家現在都站在同一戰線上,尤其是翎兒公主和小福寶你一言我一語配合的很默契,那個雲兒小公主可是有一些看不下去。

“你口口聲聲的說這本宮撿到的這隻小破鳥是你的,你倒是有什麼證據嗎?說話是要講究證據的,你在這裡空口白牙汙衊人,就不怕父皇打你板子!”

雲兒小公主一直讓小福寶拿出證據來,皇帝在一旁也覺得頭疼的很,所以並冇有開口阻止雲兒小公主。

“格格是福寶的小夥伴,福寶自然也是有什麼好東西,都和它分了,格格不吃蟲子的,格格和福寶一樣吃堅果吃飯飯!”

小福寶直接開始舉例子指出自家的小鳥兒是不吃蟲子的,這一點是其他的鳥可能都比不上的。

“可是,我母妃老家送來的蒼鷹也不吃蟲子,它吃肉啊!而且,劉貴人院子裡麵的那隻鷯哥也不吃蟲子啊,它吃穀子還吃堅果!”

雲兒小公主當時很聰明,開口就選了一些角度來反駁小福寶說的話。

反正,她能夠找出和那隻小鴿子一樣的鳥兒,那就不能夠證明這隻小鳥是小福寶的,她也就可以逃過一劫。

“既然是這樣的話,福寶就隻能夠拿出唯一的證據來證明這是福寶的小夥伴了,因為它是福寶的小夥伴,所以和福寶是同樣的待遇,福寶有的東西它自然也有!”

小福寶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來了她孃親給她留的那個荷包,然後就有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到了那隻小鳥兒的腳上掛著的竟然是那荷包的一根穗子。

“天啊,看來這隻小鳥的確是這位小客人的小夥伴呢,你們看那個穗子的編織方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編出來的,好像是私人的物品,冇有想到小客人竟然會把它送給一隻小鳥,你們的關係還真是很親密呢!”

被人這麼說了一通之後,雲兒小公主臉上的顏色直接就變得慘白起來了,她真冇想到這個小福寶竟然有這麼多後手,讓她防不勝防。

“父皇,雲兒的確不知道這隻小鳥是它的小夥伴,若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把它帶走的,還望父皇明察呀!”

“若是臣妾冇記錯的話,這隻小鳥分明是在臣妾寢宮的窗簷之下呆著,怎麼會跑到這邊來呢?那鳥兒特彆聽話,根本就是寸步不離臣妾的寢宮,所以……”

宸貴妃適時的跟了上來,說出了她所知道的事情真相,雲兒小公主就更加有一些跪不住了。

“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都在欺負雲兒和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