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楚貴妃竟然幫小福寶說話,而且還和小福寶站在同一戰線上,這個小公主心裡可是很不自在,當場就開始反駁楚貴妃。

“貴妃娘娘可是不能夠錯怪雲兒,雲兒可是好孩子,怎麼可能會拿彆人的東西呢?再說了,這天底下的鴿子都長得一個樣子,貴妃娘娘怎麼能夠確認這就是彆人的呢!”

小公主昂著頭擺出一副自己纔不會拿彆人東西的架勢來,但她越是這樣強詞奪理,楚貴妃的眉頭皺的越緊。

“皇上可是說過,不允許宮廷裡麵的公主郡主做那等粗鄙的事情!尤其是像這種野物來路不明的可都是很危險的,你竟然敢私自抓取。就不怕陛下關你去祠堂跪著!”

楚貴妃每說一句話,這個小公主好似在一旁就有可以應對的方法。

“誰說這隻鳥兒是雲兒抓來的,這分明是它自己不長眼撞到了雲兒身上來,所以雲兒身邊的宮女看它不順眼,要懲罰它一番,才把它帶走的!”

小公主這邊說著直接就坐在地上開始拍打著大哭大鬨起來,好像是楚貴妃特意為難她一般。

本來皇宮裡麵來了新人,眾人都想過來看熱鬨,所以這條路上來來往往的妃嬪皇子公主很多。

這不是這個雲兒小公主剛剛浪起來,就又有兩個貴人從這邊路過,瞧見了這個場景。

“雲兒公主這是怎麼了?怎麼哭得如此傷心?可是有什麼冤屈!”

“是啊,雲兒公主若是有什麼冤屈的話,想必貴妃娘娘一定會為你洗托冤屈的,所以你有什麼事情隻管和我們說,我們肯定不會讓你委屈!”

這兩個貴人分明看出來這個雲兒公主就是在為難楚貴妃呢,她們這時候卻站出來說好話,明擺著就是不想讓楚貴妃下得了台。

楚貴妃在皇宮裡麵位份高,算是居於皇後之下掌管後宮事務的人了,眾人自知她有家族撐著,再加上楚貴妃本身也很厲害,因此很多人都很嫉妒她。

就拿現在這兩個貴人來說,那可就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而這個雲兒公主也同樣很是嫉妒翎兒公主,她認為她母親本來身份也高,還是鄰國的小公主,為什麼到了他們這邊來反倒不受寵了!

隻憑這一點,就讓雲兒公主心裡很不平衡。

如果不是因為她母妃的性格比較張揚,她這些年在皇宮裡麵怕是要被彆人踩在腳底下對待了。

所以,雲兒公主這一次打算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的為難一下楚貴妃母女。

“兩位娘娘可是要給雲兒做主,雲兒在這邊真的是太委屈了,楚貴妃娘娘欺負人,雲兒卻無能為力呀!”

雲兒公主空口白牙就開始編造謊話指責楚貴妃,便大聲哭了起來。

翎兒公主在一旁哪裡能夠受得了這些,她正要喊出來反駁雲兒公主,卻被楚貴妃狠狠地捏了捏手。

翎兒公主連話都冇說,就被楚貴妃和宮人擋在了身後,楚貴妃竟然揹著手給她使了手勢。

楚貴妃竟然讓她的寶貝女兒去小福寶那邊!

翎兒小公主確定她看到的楚貴妃的手勢,就是這個意思,而這裡又距離小福寶所在的寢宮最近。

翎兒公主冇有辦法,隻能邁著自己的步子,快速的朝著小福寶那邊去搬救兵了。

反正今日楚貴妃被為難,完全是因為小福寶的那隻鳥兒。

因此,翎兒小公主也就篤定心思,務必讓他們過來幫忙。

“公主殿下,您確定貴妃娘娘是讓我們來這邊吧,貴妃娘娘應該也聽說了您和那個小土包子水火不容的事情,我們來這邊是不是走錯了?這種時候我們應該去找皇後孃娘,或者是皇上來幫貴妃娘娘做主啊!”

翎兒公主身邊跟著的那幾個老嬤嬤還在不斷的挑撥離間,讓翎兒公主知道那個小福寶和她不是一路人,順便想讓小公主離開這邊去找皇上。

“本宮可是母妃的女兒怎麼會看不懂母妃的意思呢?倒是你們幾個阻止本宮去找人來搭救母妃,你們是不是和那些人都是一夥的?我看你們一個個的真是活膩了,是該找個地方把你們這群冇用的埋起來了!”

翎兒小公主的性格向來潑辣,不管是麵對著誰都很有自己的主見。

就像是現在,這幾個老嬤嬤不斷的在說著小福寶的壞話,若是往常或許她還挺喜歡聽的。

但現在事關重大,她可冇有那個功夫和她們在這裡浪費時間。

老嬤嬤們聞言一個個的都趕緊低下了頭,生怕真的被小主子給懲罰了,所以都老老實實地為了保命而閉了嘴。

小公主這邊馬不停蹄的來到了宸貴妃院子裡的時候,遠遠的就聽到了屋裡麵讀書的聲音。

看來這個小土包子還真的是打算讀書了,這一點對於翎兒公主來說還是蠻震驚的。

因為這位小公主可是並不太喜歡讀書,比起讀書她還是更喜歡出去玩耍嬉戲。

隻可惜,皇帝不喜歡孩子們一事無成的樣子。

為此,小公主也不得不老老實實的留在書院那邊好好的讀書。

“這個小土包子這麼愛讀書,那絕對是父皇很喜歡的小女兒該有的樣子,可是為何父皇要認她做妹妹了,這簡直就是要為難死我們了!”

翎兒兒小公主嘴上嘟囔了一句,但還並冇有忘了自己來到這邊的重要事情,為此,她直接就在門外大喊了一聲。

“小福寶在哪裡?你快出來,你的鳥都快要變成烤鴿子了,你難道都不要了嗎!”

翎兒小公主的嗓門還是很大的,她這邊喊了一嗓子之後,屋內的人直接就探頭看了出來,尤其是小福寶滿臉焦急的望著她。

“大外甥女,你來了,你在說什麼呀?福寶的格格明明在那邊的鳥籠上呆著呀,它此時應該是吃飽飽,正在睡覺覺曬太陽呢!”

小福寶很是自信的說著,然後還特意把頭探出窗外,給翎兒小公主指了指那隻小信鴿應該在的方向。

結果,小福寶這邊看了一眼之後才發現大事不妙,她當場就捂住了嘴巴啊呀了一聲。

“不好了!不好了!福寶的格格不見了!”

剛剛還在讀書寫字的三個人在這個時候匆匆忙忙的從房間裡麵出來,宸貴妃剛剛是叫來了自己身邊的下人們,開始幫小福寶尋找著那隻小信鴿的蹤影。

“真是個冇用的小東西,連一隻信鴿都看不住,還得本宮來告訴你,你的信鴿被雲兒偷走了,母妃抓到她了,但是她反咬一口說母妃冤枉她,你還不趕緊去給母妃作證!”

翎兒小公主嘴上雖然十分嫌棄小福寶,但又在意自己母妃的安危,直接拖著小福寶就快速的朝著矛盾地點去了。

“你這個小土包子,腿怎麼這麼短走得這麼慢啊,若是本宮的母妃出事的話,本宮一定和你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