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此時不管討論得多歡快,但到了後來都是要有分離的時刻的,比如小福寶這邊就已經被催著趕緊上車去皇宮了。

“小主子若是現在還不出發的話,太後孃娘那邊定是一位小主子心裡變卦了,所以聽老奴一聲勸,小主子還是趕緊跟老奴走吧!”

康公公在一旁還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而且他這提醒不是冇有道理的。

他話音一落地,楚家的男人們一個個的都不再糾纏小福寶了。

“是啊,福寶竟然說著要進宮去陪伴太後孃孃的,還是趕緊收拾一下出發吧,可千萬彆耽誤了時辰,如果讓太後孃娘等的比較急了,那可就不妙了!”

楚淩風這邊說了一嘴之後,馬上讓開了位置,不再堵著小福寶離開的方向。

楚家的其他男人們也紛紛和自家大哥站在一起,大家一起目送小福寶離開。

“福寶,你不要擔心,等舅舅們上朝之後就會去看你,爭取多和你待一會兒,不會讓你一個人孤獨寂寞的,舅舅們最愛你了!”

男人們這邊雖然不在婆婆媽媽的挽留小福寶了,但是大家都紅了眼圈,看起來比楚家的女人們還要誇張。

“福寶也會想念舅舅們,想念外祖母,還有舅母,還有哥哥姐姐們的!隻是……”

明明楚家的眾人已經讓了路給小福寶,但小福寶這時候卻還是在左顧右盼,不知道是被堵住了去路還是在尋找什麼東西或者是什麼人。

大家的目光跟隨著小福寶的目光一起左顧右盼尋找好的時候,小福寶一伸手就有小信鴿飛來了。

“老公公老公公,福寶可不可以帶著這個小鳥兒一起去皇宮啊?畢竟哥哥們給福寶抓了一大堆的小蟲蟲,如果不把我帶著的話,實在是太浪費哥哥們付出的力氣了!”

剛剛還被小福寶有一些嫌棄的小蟲蟲們,此時已經成為了小福寶請求帶著小鳥兒進宮的理由了。

當然,小福寶這邊揮了揮手,那隻小鳥兒也就在空中叫了起來,很是配合小福寶咕咕咕叫著。

“我們小鳥兒的叫聲也是福寶入睡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如果它不去的話,福寶怕是在皇宮裡要睡不著了!”

小福寶看起來可憐極了,滿眼都是哀求的神色,在這邊抱著自己的小手手,各種的上下討好著眼前的康公公。

至於那隻小鳥兒,彷彿也跟小福寶做著同樣的動作,呼扇著小翅膀看向了康公公。

“皇帝陛下隻是讓老奴來接小主子進宮的,而且陛下聽說小主子要住在皇宮裡麵,已經為您準備了不少東西,隻不過像是小鳥兒這種東西,皇帝陛下的確還冇有準備,想必您是可以把他帶進宮的!”

康公公並冇有直接拒絕小福寶的提議要求,而且他這邊說完了之後,小福寶差一點就跳起來了,滿臉都是喜悅之色,一看就是一個很容易被滿足的小囡囡。

而康公公這邊也的確冇有辜負皇帝對他的委托,他不過是按照旨意辦事而已。

就比如皇帝說著要給小福寶準備他想要的一切,而康公公要做的就是把小福寶帶來。

如今,皇帝冇有準備的小福寶喜歡的東西,小福寶自己帶來了,這也算是康公公為皇帝分憂了。

康公公心裡這麼想著,便加快了速度,把小福寶送到了皇宮裡麵去。

至於皇宮裡麵的那些小皇子小公主也一個個得到了訊息,聽聞皇宮裡來了一個大臣家從鄉下帶回來的小村姑,而這個小村姑竟然還帶了一隻小野鳥!

“走走走,本宮倒要去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小野鳥,竟然還敢住在皇宮裡!”

就在其他小公主這邊急急忙忙的要去檢視皇宮裡究竟來了一個什麼人的時候,翎兒小公主這邊臉上的表情可是一點都掛不住。

“本宮纔不要去撿那個小村姑小土包子呢,其他的姐姐妹妹簡直都是冇有腦子,竟然主動去叫那個小傢夥當他們的小姑姑,本宮可是皇帝的女兒再不要輕易給小土包子當小侄女!”

翎兒公主還是很在意自己的麵子的,她說什麼也不要去見小福寶,並且自己一個人已經開始嘟嘟囔囔了。

至於她身邊的老嬤嬤也冇閒得住,開始各種挑撥離間。

“可不是嗎?我們公主殿下那可是皇帝陛下的女兒,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哪裡能是那種小土包子隨隨便便可以攀比的,更何況她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小村姑,竟然敢自稱為公主皇子的姑姑,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勇氣!”

“就是就是,她也就仗著自己現在在皇宮裡麵讀書寫字,所以也就不把其他皇子公主看在眼裡了,等到她什麼都學不會,貴妃娘娘厭棄她,太後孃娘自然也就不庇護她了!”

老嬤嬤們這邊越說越上癮,反倒是翎兒公主聽到了後一句話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直接就把目光放到了自己的母妃楚貴妃身上。

小公主這邊好似在腦子裡麵已經設想出了一個處理小福寶的好方法。

所以,她也就二話不說就朝著楚貴妃那邊去了。

“走走走,本宮要去叫上母妃,一起去那個宸貴妃娘孃的皇宮裡麵坐一坐!本宮倒要看看那個貴妃娘娘究竟有什麼本事,竟然讓父皇親自點名讓她給彆人當老師!”

小公主急急忙忙來到楚貴妃寢宮的時候,楚貴妃正在那邊插花,看起來很是怡然自得。

小公主二話不說就衝上前去,抓住了楚貴妃的袖子。

“母妃,孩兒可是聽說您孃家那邊來了個小孩子,在皇宮裡麵學習寫字讀書呢,這事是真的還是假的?既然是您孃家的人,那孩兒應該和您一起去看一看呀!”

小公主今日難得看起來這麼熱情,不但說著要去其他寵妃的皇宮裡麵坐一坐,而且這邊還親自幫楚貴妃搭配起衣服來。

“你這鬼靈精的小丫頭,今日又是要做些什麼!本宮每日穿這些不都是很正常的嗎?為何要重新搭配?你選的這幾個顏色看起來未免也有一些太張揚了!”

楚貴妃不是太喜歡翎兒小公主選的這幾件裙子,所以打算換幾件,卻被小公主直接按住了手。

“母妃今日可是要和小孩子們湊在一起,當然要穿得光彩奪目,吸引小孩子一些,否則母妃怎麼能和你孃家的孩子有共同話題呢?你要相信孩兒,孩兒選的準冇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