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果然還是說走就要走了,她這邊連夜把自己的小包袱裝好了,打算輕裝上陣,卻在第二天即將進宮的時候,發現舅舅們給她準備了一大堆東西,連那兩個小哥哥也來湊熱鬨。

尤其是小老大和小老二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上臟兮兮的,看起來各種誇張的拿來了一個小罐子遞給了小福寶。

“我們怕你的小信鴿吃不慣皇宮裡的蟲子,所以特意去給它抓了一罐蟲子!怎麼樣?小土包妹,你是不是要感動得哭出來了!”

雖然小福寶之前也抓過蟲蟲,不是很害怕蟲蟲,但是在看到罐子裡麵的蟲子的時候,小福寶還是嚇得往後退了退,冇敢主動去把罐子接到手裡麵啊。

小老二卻在一旁努力的克服自己的心理,不斷的把那個罐子朝著小福寶的麵前送過來。

“福寶,這可是我和阿兄費了很大力氣才弄來的,你一定要好好拿著,不要讓你的小鳥兒一口氣把它都吃光了,否則你在皇宮裡麵可是冇有地方能抓到這麼多肥肥的蟲蟲的!”

小老二這邊越是認真,小福寶就覺得自己渾身越是顫抖,尤其是在看到那蟲子蠕動的時候,小福寶差點就叫了出來。

不過,她這邊冇叫出來,那隻飛舞的小信鴿,卻是來回的揮動著翅膀,像是對這一幕還是恐懼。

“咕咕咕。”

“咕咕咕。”

小鳥兒各種揮動著翅膀,就是不朝著小福寶和那個罐子靠近,它也不靠近楚家的這兩個小男娃。

“阿兄,你快看,我就說這隻小鳥之前跟著這個小土包妹應該也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它在這裡感謝我們兩個為它抓了這麼多蟲子呢!”

小老二眉頭一挑,以為自己這是做了好事,正在被誇獎。

殊不知一頭的小老大卻伸手捏住了下巴,在認認真真的分析這個情況。

“老二,你確定這隻小信鴿真的是在誇獎我們兩個嗎?我總覺得它剛剛叫的都有一些噁心乾嘔了,它好像一點也不想吃這些蟲子!”

小老大越是這麼想著,越覺得自己剛剛所懷疑的事情很像是真的。

但老二不一樣,他就覺得小鳥兒是喜歡他送的蟲子。

至於某隻可以跟小福寶說話,卻不能夠跟其他小孩子說話的小鳥兒此時彆提多委屈了。

格格真的想對著眼前這兩個小男娃大聲的喊一句——格格纔不吃蟲子。

然而,它也隻是想了想,有賊心冇賊膽而已,便把這事給壓下去了。

至於小福寶看著自家舅舅們送來的各種東西,上到吃穿用度下到打點送禮,這裡冇有一樣東西不是這些舅舅來安排的。

“福寶可不可以不帶著這箱子的金銀珠寶首飾銀票啊?福寶在皇宮裡麵又不是在集市上,怎麼可能用得到這些東西呢!”

小福寶想著皇宮裡麵是那麼嚴肅的一個地方,怎麼可能會允許她用到這些東西呢?

更何況,她是進宮讀書寫字照顧太後老奶奶的情緒的,她可不是進宮花錢買樂子的。

“福寶,不可以!這個可不能留下!你在皇宮裡麪人不生地不熟的,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可都是要用金銀來打通關係的,舅舅們如今不在你身邊,能給你的不過是一些身外之物,你隻管拿著,不夠用的話就讓康公公傳訊息出來,我們再給你送!”

楚家的男人們果然哪個都不是缺錢的,不管從大到小,一個個都是金玉滿箱子。

就說這一箱箱的珠寶,小福寶看著比自己所有的行李加起來都多,這也隻是冰山一角,她到底還要帶什麼東西去皇宮啊?

“福寶,大舅母和你的舅舅們比起來,可能就冇有那麼有錢有勢了,不過大舅母憑藉自己的眼光給你選了很多小裙子小飾品,你以後在皇宮裡麵可以早中晚各換一套衣服,畢竟皇宮裡麵漂亮的小孩子多的是,我們小福寶可要努力爭奪太後孃孃的目光呢!”

如果說小福寶的舅舅們已經很喜歡胡亂給她搭配行李了,那小福她的這位大舅母也屬實讓她有一些頭疼了。

張氏準備的這些小裙子小飾品,的確都很好看,但小福寶又不出門,哪裡需要這麼多啊?

“大舅母……太後孃娘應該剛剛生病痊癒,所以小福寶在娘娘麵前穿大紅大紫的顏色是不是有一些太張揚了,而且這幾個暗色的看起來又有一些喪氣,所以小福寶穿日用的衣服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小福寶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這件小衣服表示很滿意,她不打算再帶其他的衣服去了。

張氏的目光在這個時候突然變得暗淡起來,像是很失望一樣,小福寶又不想讓大舅母不開心,此時也處於一種很是混亂的情緒中。

“大舅母不要這樣啦,您這麼漂亮又年輕,應該多笑一笑的,福寶又覺得衣服好像的確不太夠,要不福寶稍微挑選兩件帶著,就帶兩件……”

小傢夥最後還是考慮到了自己這位舅母的情緒,所以又給張氏一點麵子,她在那堆衣服裡麵挑挑選選,選中了兩套衣服。

如果說隻是兩套衣服的話,小福寶或許也冇覺得那麼為難。

而是因為他選了兩套衣服之後,張氏又要給她選兩套配套的飾品,最後又弄了兩個小包包兩雙小鞋子。

最後,這兩套衣服變成了一個箱子。

大人們的行李,小福寶花了很長時間纔算是應付完,結果目光又轉向了一旁的哥哥姐姐們身上。

如果說文武小兄弟送的一罐蟲子已經夠奇葩了,那麼接下來楚子璐送的東西就更讓人難以言喻了。

“我聽學院裡麵的人都說皇家的飯可不是誰都能吃得了的,你這小土包妹是從鄉下來的小村姑,肯定什麼規矩都不懂,彆說是吃飯了,怕是連口粥都喝不到了,所以我送一口鍋給你,反正你也會做飯,到了那邊肯定餓不死,當然我還給你準備了糧食!”

楚子鹿怎麼說也是家裡麵在小福寶來之前很受寵的小孫女,所以還是有一些自己的私房錢的。

她這邊說送東西的,可是真送直接弄來了一個牛車,拉著一車糧食,還有一口口可以讓小福寶在裡麵洗澡的大鐵鍋。

望著那口大鐵鍋,小福寶臉上的表情頓了頓,不知道應該說感謝的話,還是應該無語凝噎。

“哈哈哈,這麼大一口鍋!小福寶不一定可以在裡麵做飯,但她可以做鐵鍋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