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此,林墨又叫李豐派出眼線,探一探騾馬島的海盜有什麼動靜。

不日,李豐就告訴林墨,現在騾馬島還冇什麼動作,他已經叫人持續盯著了。

可這時,劉吉突然跑來告訴林墨:西部軍情告急,侯爺已經回府了。

“什麼情況?”看著劉吉十分焦急的樣子。

“西蒙三萬騎兵陳列邊關,隨時要發起進攻,侯爺已經先行回府,不日就要趕赴邊塞永城。”

這麼著急?

林墨也冇想到,西蒙軍隊來得這麼著急。

以至於慕容鬆都來不及和他細說,就派劉吉來接自己。

“好,我馬上安排好家裡的事,就隨你出發。”

按目前來看,騾馬島的海賊得先放一邊,讓李豐在家隨時監護動態,一有情況,就飛鴿傳書給自己。

而林墨回到家,芝芝高興壞了。

“當家的,你辛苦了!終於可以在家好好歇息幾天了吧。”

林墨趕緊將他馬上要出征的訊息告訴芝芝。

“一定要這麼急嗎?”芝芝心疼道。

西蒙這些年一直虎視眈眈著北武朝,陳兵邊關,隨時進攻,恐怕他們是早有預謀。

西蒙是北武朝西邊的強國,沃日國是北武朝東邊最具威脅性的國家,這兩國都不是善茬,這次西蒙突然出兵,絕不簡單!

“急,兵貴神速,所以侯爺都來不及向我細說。”

“當家的打算什麼時候走?”

“明天一早!”

林墨環顧四周,冇見楊梓的身影。

這次他真的離開,可是有很重要

的事交代楊梓的,紡織作坊的運轉可全都靠她了。

“楊梓呢?”

“當家的,還說不想納她做妾,一回來就想著她。”芝芝假裝有點吃醋。

“彆鬨,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說。”

“我知道……可是她病了。”

死鬼,離開之前想跟她一夜定終身吧。

我倆總算有默契。

芝芝心裡頭壞壞笑。

男人冇有不好色的,何況楊梓一個大美人,整天在林墨麵前晃來晃去,是個男人都該有想法吧。

“你怎麼還笑得出來,我真的有事叮囑她。”

林墨有點急了,但不知芝芝為何發笑。

“我說,她生病了你怎麼不去看看?”

“好,她在房間裡是不?”

“是啊。”

芝芝看到林墨匆匆走向楊梓的房間。

心裡在發笑:當家的還是這麼猴急。

楊梓聽到林墨的聲音,以電光火石的速度躺回床上,蓋上被子。

“楊梓,你睡了嗎?”

“冇呐,是林墨嗎?”

臥槽,這嬌滴滴的聲音,還是那個他認識的楊梓嗎?

“那我進來了。”

林墨進來之後,看到床上的果然是楊梓。

身為合夥人兼老闆,他也應該表示一下關心。

是問她有冇有吃藥?

有冇有看大夫?

冷不冷,熱不熱?

林墨腦子飛快運轉,可就在這時,楊梓突然爬起來,一下子撲到在林墨身上。

“我熱!”

門外的芝芝聽到響聲,掏出一把小鎖頭。

楊姑娘是第一次,當家的肯定也害羞,被彆人打擾了就不好了,幸虧我早有準

備。

“你乾嘛?發燒了!”

林墨感受到楊梓的熱烈,想將她推開。

“林墨,我發燒了,你給我想想辦法!”

林墨看旁邊也冇有水,總不能滋她一身……吧。

他轉身想去打開門,卻發現門被鎖住了。

“林墨,難道我就一點魅力都冇有嗎?”

楊梓這時不裝了,她攤牌了。

“楊梓,你忘了嗎?你還有家仇要報?”

“我冇忘,可是我也不想讓你忘了我!”

“我當然不會忘了你。”

林墨說著,便掏出了他早已準備好的東西。

一個錦囊。

“這裡麵有一張紡織行業的秘方,就算你一無所有,你憑著裡麵這張秘方,也能顛覆整個紡織行業,打敗十個周家,一百個周家!”

林墨將苧麻做成布的十二道工序寫在裡麵,他希望楊梓用不到。

僅憑著他做的紡車,目前稱霸北武朝的紡織業是冇有問題的。

楊梓將錦囊放在口袋中,她深情地看著林墨,良久道:“林墨,我還是想知道你心裡為何冇有我?”

“好,我告訴你,我不會娶一個心中有仇恨的女人,等你真正報了仇那天,再提男女之事吧。”

“好,記住你說的話!”

楊梓看著林墨離開的背影,大聲喊道。

林墨雖然不是武林告訴,但是一腳踹飛芝芝的小鎖頭,還是做得到的。

“當家的,這麼快!”

芝芝看林墨出來,趕緊過來看。

“你當家的快不快,難道你不知道?”

林墨一把抱起芝芝,朝臥房走

去。

“當家的,不要啊,明日你還要上戰場建功立業,要保重身體。”芝芝害羞道。

“放心,當家的今天隻用三成功力,對付你足矣!”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來人了,是劉吉和唐侍衛眾人。

林墨雖然心裡有點不爽,但他們這麼著急找自己,想必是重要的事。

“先生,侯爺說了,他要連夜啟程趕往永城,因為西蒙的軍隊已經攻陷了俠水關,不日便會攻到永城。”

臥槽,這來得也太快了吧。

“如果先生想去,那他在城裡路口等你,如果先生有所顧忌,這次先不必前往。”劉吉一口氣說完。

“這侯爺的意思?”林墨就納悶了。

這不擺明瞭說,不怕死的就來,怕死的就在家當縮頭烏龜。

“先生不要誤會,侯爺的意思是,永城的風險很大,先生該穩居後方為侯爺出謀劃策就好。”

劉吉再次強調慕容鬆的正確意圖。

可林墨隻是笑了笑。

“還記得我跟侯爺說,等一個時機的事嗎?”

“記得,先生。”

“我說的時機,不是為李蛋的婚事,也不是為剿匪,而是當前!”

“當前?”

劉吉有點懵,他之前看到侯爺被林墨坑了一百兩,以為這就是林墨臭不要的時機,然後看到林墨剿匪,覺得自己格局小了,剿匪纔是時機。

現在你又說剿匪不是時機,當下纔是。

林墨也不跟他囉嗦,叫出李蛋。

問他,願不願意跟自己上戰場。

李蛋雖然和娘子新婚

燕爾,但好歹趁林墨他們剿匪的時候,好好“發泄”了幾天。

“先生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李蛋對林墨完全冇有脾氣,雖然和娘子睡覺舒服,但是回來之後還可以繼續睡。

“先生,你要帶他一道?”

劉吉也震驚,林墨不但自己要去,還要帶上“徒弟”。

“各位放心,紡織作坊的事我已經全權交給楊梓,並且紡車結構她也瞭解透徹,出了故障修為,隻不過要比我們花多些時間罷了。”

“好,既然是先生的決定,我們遵從就是。”

劉吉當即拉來兩匹快馬。

-